在电话中模糊的听到她在说什么已经睡下,还有就是什么时候打款,我擦难道真的是贩卖人体器官的。

  不过现在我实在是困的睁不开眼睛了,从来没有这样困过,不管了,还是先睡觉吧,眼皮跟坠着千斤中的东西一般。

  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陆欣已经不在了,在客厅的桌子上放了一张纸,上面写着她去上班了,饭已经做好,钥匙还在原来的地方。

  我揉着惺忪的睡眼去洗脸,盯着镜子里面的自己,怎么一天就变得这么憔悴了?

  突然感觉到一丝的不对,怎么镜子里面的自己突然变成了眼睛,嘴角青色脸上毫无血色的鬼魂一般的模样,吓得我大叫一声倒退几步,再往前面走了两步,看到里面的自己还是自己。

  松了口气,看来我应该找个时间给自己放个假,带上陆欣出去玩几天。

  很奇怪不知道为什么最近不管做什么总是想到陆欣。

  赶忙将脸上的水擦干净,出门上班。

  看来我今天是再一次的迟到了,这也不能怪我,谁让我是个屌丝,没钱买不起车,只好整天的骑着自行车。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认识了陆欣之后,越来越感觉以前我是一个富二代,只是怎么想都想不起来跟自己有关系的那一切,甚至有点想不起来自己父母的模样,还有自己小时候的样子。

  摇了两下脑袋,骑着自行车快速的去医院上班算了。

  走在路上总感觉有人在盯着我看,趁着过红绿灯往四周看了看,发现什么都没有,叹口气继续朝着医院走去。

  还好没有迟到,走到办公室就后悔了,怎么这么晦气,一大早就看到那对狗男女在办公室里秀恩爱,我没说话,直接端着手里不知道谁给我的咖啡走到办公桌前坐下。

  不就是嫁给了一个有钱人吗?本少爷也是一个富二代,总有你后悔的一天!

  我咳嗽了两声,随后开始翻看着病历,忽然看到一个患者的时候,感觉到了不对劲,这个座位好像不是我的!

  左右看了半天,明明是我的啊,我看着桌子上梁乱的病历本还有被仍在一旁的签字笔,顿时皱眉,我是有强迫症的,不知道谁把我的东西弄成这么乱,好像在找什么东西一样。

  我愤怒的站起来,吼了句:“谁弄乱了的?”

  原来吵闹的办公室立刻安静了下来,每个人都朝我投来疑惑的眼神。

  我那前女友冷哼一声说:“一副屌丝样,还希望哪个姑娘能嫁给你呢!”

  恰好在这个时候我兜里的手机响了,原来是陆欣。

  她要我下午下班后去找她,挂断电话,想到电话里温柔的陆欣,再想想刚才前女友那副得瑟样,顿时明白了一句话,这就是天壤之别啊。

  下班后急忙收拾完东西去找陆欣,走到医院门口,不小心跟一个男人撞了一下,男人冷脸看着我,说了句,着急去投胎啊!

  我赶忙道歉,看着他的眼神,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

  上车后给陆欣打了个电话,她告诉我,就在戏院的门口等我,到了的时候给她打电话就行,没有多远的路程,十几分钟便到了。

  下了公交车给她打电话,她说,等我到戏院门口的时候,就能看到她站在那里等我了。

  我问她站在外面多热,她说,不敢站在别的地方。估计是怕那身打扮吓坏了行人,我嘿嘿一笑,果然在她的脸上画着戏妆,看样子是刚刚画到了一半就出来接我了。

  她轻轻的挽着我的胳膊朝着里面走去,到了后台的确是感觉里面十分的诡异,里面有点阴暗,并且摆放着很多戏装,还有些舞台上的道具。

  都说这些东西容易招惹鬼魂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过怎么看,都感觉古怪,看的我全身冒着凉气。

  跟着她往后台走去,刚进门就听到有人在喊她的名字,叫她快点化妆,马上到她出场,她叫我在这里等着她,随便看看,她便走进去继续化妆。

  本来我就对什么都好奇,这下可是满足了我的兴趣。

  后台来回的转悠,这里的东西真的很奇怪,不知道为啥看那些戏装总感觉有点诡异。

  这个时候我听到女友在喊我的名字,我转身朝着里面走去,走到过道的时候,吊灯突然朝着我的头顶砸了下来,就好像有人在故意等我路过的时候,特意将电线剪断一般。

  吓得我急忙快速后退,退后没有几步,感觉头顶上一阵冷风,抬头一看,我擦,铁架子也掉了下来,顿时我抱着脑袋就往前面跑去,瞬间我就知道啥叫前后夹击了。

  随着巨大的响动,后台所有的人员都走了过来,特别在我蹲下去的瞬间,看到的是我女友嘴角上那抹怪异的微笑,难道是我看错了?

  终于老天还是放我了一条生路,在铁架子跟吊灯的中间有一个小的缝隙,我便在夹缝中捡了一条命。

  等我站起来的时候,走到她的身边,真是把我吓坏了,感觉身上的衣服已经湿透了。

  女友在看到我从里面走了出来,跑过来一把将我抱住,眼圈里面转着泪,我一边安慰她,一边安慰自己。

  ut酷T匠%J网唯一正版,"《其他y…都是,盗版

  戏院的领导这个时候走了过来,拍着我的肩膀问我有没有事,我当然没事了,要是有事的话,还能看见我站在这里说话吗?

  “奇怪!”

  随着一个声音,所有人朝着那个蹲在地面上的男人看去,女友告诉我,那人是这里后勤的,专门维修戏院里的电器什么的。

  女友正好要上台演出,我安慰了她几句,这才一步三不舍的上台演出去了,看着她走了,我朝着那个男人走去。

  我想过去看看那胳膊粗的铁架子是咋就突然折断的,他看到我走过去,迅速的挡在了铁架子前面,生怕我看到什么一样,脸上带着不自然的笑容看着我说道:“小伙子,去看演出吧,陆欣可是我们这里的台柱子。”

  可是我并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啊,听了他这话我更想知道他身后的铁架子到底是怎么了,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去看我女友唱戏。

  “大哥,那铁架子是怎么掉下来的?”

  我好奇的问着挡着后面铁架子的大哥。

  那男人冷着脸看了我一眼,不等我继续说话,拽起身后的铁架子朝着外面走了过去,不过就在他拽走铁架子的时候,我看到上面断开的地方,是一个光滑的平面,看来这次的事件并不是意外,而是有人要暗害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