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自然委员会的司法系统并不像正规的法律系统那样,它更偏向老式的司法系统,形式陈旧执行起来却很迅速。所以不管臧青要我做什么,我都不可以向上申诉。而且如果我搞砸了也没有缓刑的机会。

  我拿出之前在命案现场时偷偷弄到的头发。把头发的一端圈住水晶,用手紧紧握住灵摆,默念咒语,当我再打开时头发已全部缠绕到水晶上,灵摆就可以使用了。

  科学可能会通过dna查找罪犯,而我们这种人只需要得到某人的一部分:血液头发或者别的都行就可以顺藤摸瓜,

  而我到达那套豪华的公寓时,正好遇到了杜冉,她莫名其妙的盯着我问:“你为什么又改变主意了?”

  我无奈的笑了笑含糊过去,哪能告诉她我要是不查出来,超委会就会要了我的命。被大人物压榨的小蚂蚁命苦啊。真是倒霉!

  我跟在杜冉身后仔细的打算着房间,一边听着杜冉介绍他们调查到的信息。

  公寓是租借合同上是陆逸凡的名字,既然他已经给她弄了一个这么漂亮的小窝,他们还去酒店干嘛?换个风景?有钱人真是任性。

  从柜子上我看到了很多照片,有她父母的也有跟朋友一起的,照片上她笑容灿烂,张张都是洋溢着幸福的笑脸。看来夏安是一个不错的姑娘,她非常阳光,喜欢运动。而且人缘也不错,然而一张有些诡异的老式肖像画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指着照片问道:“这是谁?”

  “方雯也是夏安的朋友。不过夏安只是次要人物,我们是通过陆逸凡才找到这里的。”

  “你们只是假设陆逸凡是主要目标。”我纠正道。

  最;新/章G节上!酷p匠8A网

  杜冉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你还没告诉我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我们去找个地方坐下来休息一会。你先请!”趁杜冉没有注意,我顺手把那张照片收到口袋里。

  她坐到客厅的沙发上一瞬不瞬的注视着我,我在她对面找了个地方坐下,看到周围的警察都各忙各的没有人注意我们,这才小声说:“好吧从技术上讲我不该和普通人谈起这些东西。所以你必须假装不要相信我说的每一句话。”

  杜冉笑着点头应道:“我想我可以做到的。”

  “首先你得知道这世界有很多神秘现象,还有些人天赋异斌,他们能通过某种方式控制从自然界中提到某种能量,比如说法术,你已经见识过召唤、预言、迷惑,可问题是凶手不在酒店内。”

  “所以凶手看不到被害人,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幻术,幻术可以用远程控制来实现,比如巫毒玩偶。先要拿到受害人的头发或血液把这些放进代表受害人的玩偶里,然后不管玩偶发生了什么,受害人也会遭受同样的事。问题是要实施这种幻术,巫师必须要有强烈的情感才可以,爱或者是愤怒、憎恨,恨之入骨要把陆逸凡和夏安杀了还挖出心脏。大多数人一生之中是不会经历这样的情感。”

  “陆逸凡是个混蛋给别人制造了很多痛苦。”杜冉感慨着说道,她想起了自已的前夫,那也是一个混蛋。

  我无奈的点着头应到:“是的,但是我们应该关注的是谁会那么憎恨无辜的夏安。”

  夏安死于别人对她的憎恨,但是要恨一个人你至少得先认识她才可以。所以当我寻找一个人的仇家时,我总会从她的朋友们开始查起,越亲近的越好。

  我穿上西装,为自已好好拾到了一下。驱车来到方雯的家。不错的联排别墅,看来方家经济条件应该不错。

  “我找到你找谁?”一个穿着得体的中年妇女警惕的望着我。

  我立即堆起善意的微笑问道:“请问是何女士吗?”

  “我叫墨坤宇,是香港警凶案调查顾问,我想问一下关于你女儿的事情。不知你没有空?”

  她愣了愣诧异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说:“我不明白,方雯一年前已经死于毒品摄入过量你现在来干什么?”

  已经死了?毒品摄入过量?

  何女士面色变得难看起来,她生气的质问:“你倒底是不是警察的人?”一只手拉着门把手打算关门。

  “我是的,我正在调查夏安的死因。”

  何女士露出惊讶的神色,不可置信惊呼出声:“夏安死了?”

  “是的,所以我想向你了解一些情况,方雯和夏安非常亲密是吧?”

  刚开始何女士不愿意回答我的问题,我不得不使出浑身的解数,说了大段的心灵鸡汤,并表示自已也失去了所爱的人,跟她讲述了我的悲惨童年,我父母在我小时候就离开了我。

  何女士这才有所动容,把我请进房间。她说夏安与方雯确实比较亲密,如果不是因为夏安和周雪,她女儿也不会死。她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哽咽的说:“方雯认识她们之前是不吸毒的,她们让我失去了一切,我的女儿和丈夫。”

  “你丈夫?”我皱起了眉头。“你还失去了你丈夫?”

  何女士神情变得更加憔悴:“方雯死后他对一切都失去了兴趣,他不再去工作而只是整天呆在小雯的房间不停的端详她的遗物。有一天我发现他倒在办公室里,我甚至不知道他有一支枪……你走吧。”

  她是个不幸的女人,家庭造遇如此变故任何人都会做出更疯狂的事吧,悲痛是一种很强有力的情感,它可以被治愈也会被扭曲成黑暗而变成破坏力的愤怒。

  何女士失去了她的丈夫和女儿,不过这会使她变成一个悲伤者抑或是一个凶手?

  我刚离开她家还没有坐到车上,突然有一种力量朝我袭击过来,我觉得我的五脏六腑都痛了起来。强忍着疼痛,我费劲朝车上奔过去,拿着法杖。

  是谁?竟然有如此强大的法力,这种只有在高等修行者身上才可以见到的力量,据然会出现在方家门口,这是巧合吗?我从来没见过如此偶然的巧合,看来夏安的死与方雯绝对有关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