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每天开门营业的时,我总是非常期待,能遇到一个诱人的女客户寻求我的帮助。她受到骚扰透漏着性和危险的气息。正当我还满怀希望时,一个跟我八字不合的人推门走了进来。

  “王警探什么风把你吹来了?”我跟他打了声招呼,继续给法杖输送灵力。它外表很像拐棍,所以没有人怀疑我拿着它还有别的用途。

  王警探趾高气昂环视一周,然后盯着闪过蓝色电花的拐棍,不屑道:“不错的小把戏。你的拐棍里有电池吧?”

  几乎每个人都会这样问,但不是每个人都会把我当成骗子。尽管我帮警方破获不少案件,但依旧改变不了王警探对我的偏见。

  “我在问你呢,墨坤宇——巫师?或许,我应该称呼你为墨大仙?”他朝我挤眉弄眼继续说道:“几年前你还说自已是道士下山,现在你又改口叫巫师了,可真是跟着潮流走啊。不过你可不可以…搞一点创意出来?”

  他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前段时间有部很火爆的电影叫《爱上巫师的你》大街小巷都是它的海报,我也因此占了光,不少人找到我的工作室,有的人只是想来看看巫师长什么样。

  “别人怎么称呼我是别人的自由,你也管的太宽了吧。”我没好气的说,刚开业就遇到来找茬的,真让人不爽。

  “你有经营这些的执照吗?”王警探一脸挑剔的继续在工作室里四处打量。

  “听着这里只接受私人到访,我既不办狂欢会也不卖春药,除非你有正经工作要我做。不然你怎么来的就怎么出去!”

  王警探黑着脸慢悠悠的说:“杜警官要见你!”

  2香港警局刑事侦缉处我向杜冉抱怨道:“你为什么派王警探来找我,这家伙只会找我麻烦。”

  听完我的诉控,杜冉露出一丝恶趣味的笑容“我要他去是因为我手头有案件要处理,你有兴趣吗?”

  她又碰到什么古怪案件了?

  这是一座豪华酒店,可以欣赏美丽夜景的套房。房间充满了浪漫与温馨,桌子上摆放着玫瑰、香槟、蜡烛、蛋糕。地上躺着两具年轻的尸体,他们打算共度良宵的,只是有人把他们的心脏给掏了出来。

  验尸官估计死亡时间是12个小时前、受害人夏安只是个大学生,既没有被逮捕过也没被开过罚单,没有任何不良记录。而陆逸凡是黑社会成员在堂口地区很有势力。

  “我们的假设是有人闯进来制伏了他们,切开他们的胸腔在心脏里塞满了烟火并且点燃,然后逃离这里。”杜冉有些无奈的望着我。

  我蹲在尸体旁边仔细的观察道:“只是没有任何破门而入的痕迹,既没有拖痕、也没有脚印,更没有火药燃烧的痕迹。受害人身上没有任何刀伤!”

  酷JG匠网。Y永久V'免.,费C看3小&=说

  王警探怪声怪气说:“巫师成了‘组织犯罪的鉴定专家’你的工作简历上可有得写了......”

  杜冉凶狠的横了他一眼,把手上的文件夹递到他手里,示意他赶紧走。王警探不得不悻悻离开。

  “这意味着我们的假设不奏效,所以才找你过来。”杜冉又挂上职业式的微笑。变脸变得也太快了吧,这真让人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好在她长得还算漂亮,不至于让人受不了。

  “杜冉,这两个人不是被刺杀致死的,他们的心脏从胸腔里爆出来的,是只有一种东西可以造成这种效果——黑魔法。”

  我拿出水晶灵摆垂直于空气中,一会儿它就自已转动起来,白水晶上聚集了黑色的雾气。

  杜冉惊愕的望着我:“凶器竟然是黑魔法?”

  “我们都知道这世界上有很多神秘的力量,杜冉帮自已个忙,忘记刚才我说的话。”说完我赶紧离开那个事非之地。

  我可不想再招惹黑魔法,而且是这么凶猛的黑魔法,虽然我很感谢杜冉给我介绍的工作,但我真的帮不上忙,要想解决这个案件我就得重现犯罪现场(再次使用黑魔法)如果我那么做的话,超委会不会放过我的。

  3

  超自然委员会高高在上说一不二,他们监管着一群身怀异术的人,尽力维持世界平衡,保护普通人平凡的生活不受魔法困扰。

  理论上讲他们都是好人,但如果你违背了他们……那你只有死路一条了。

  而我现在就有这种感觉,这条小巷里,四周寂静无人,雪地上传来沙沙的脚步声,却不仅是一个人的脚步声,我好像被什么人盯上了。

  “是陈颂吗?出来吧,我请你喝啤酒。”突然一把修长雪亮的剑刃横在我的脖颈上,陈颂显出身形对我命令道:“把你手里的那个棍子扔掉。”

  我硬生生挤出一副可爱的模样笑着说:“陈颂,你这是干嘛,刀剑无眼这种玩笑可开不得,你还是把剑收起来吧。我们有话好好说。”

  陈颂冷冰冰的说:“墨坤宇两个人死了被黑魔法所杀,这个城市里只有一个人可以使用这种魔法。”

  “不是我,我和这个没关系…”不管我怎么解释还是被陈颂押着去见了臧青。

  臧青正在那里专心致志的吃着她的牛肉排。旁边的碟子上已经放了十来块骨头了。

  我非常谄媚笑着说:“你今天看起来很年轻,像你这样年纪的人真不该吃这种东西的。”

  她白了我一眼,声音不温不火:“说些我想听得!”

  “我没杀那两个人。”

  臧青盯着我她的目光像要把我吃了一般。隐隐露出她本尊的模样,一个动物的脸孔,她是龙族龙女。

  她虎着脸对我说:“我没做陈颂也没做,所以只能是你了。”

  这是什么奇怪的逻辑,为什么不对我做无罪假设呢?只因为我曾经使用了这种黑魔法。八年前,我曾经使用黑魔法,杀死了我师叔。但我那是出于自卫,众所周知,我师叔是个疯子。超委会也巴不得他死,而我却为此背上一辈子的黑锅。

  “臧青你小心点这里是餐厅,你的脸变回原形了。”我小声提醒道。

  眨眼的功夫她的脸又变回美女的模样。“我生气就会控制不住自已的形象,你最好跟我说实话,不要让我生气。”

  “我发誓,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我们可以出城查找一下或者别的所谓不可能发生的情况甚至是一些自由巫师。”

  臧青冷飕飕的笑了笑:“这也是你为什么还活着了,如果是别人干的你就给我拿出证据,找到他。提他的头来见我,如果你办不到,那我就要你的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