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搏斗

  这支邪恶的断手,我要将它碎尸万段,我还没有来得急将断手摧毁,突然它反握住我,牛脂不断从它身上冒出,断手开始疯狂的生长,转眼变成一个人。一个面目狰狞的蜡人!

  他说:“看起来我好像是出来了!”接着朝我猛挥一拳,把我打倒在地。

  “是的,不过你依然还是个鬼魂。”

  他提起马克的衣领威胁道:“如果你想让那个孩子活下去就别妨碍我!”

  “那我们就有麻烦了,我不能放任你四处行凶。”我拿出一根金属法棍。

  “那我现在就让你再也不能找麻烦。”蜡人扔下马可朝我扑了过来。

  “噗~”我释放出灵力朝他打去,对每一次在对付危险人物的时候我会使用这种能量。

  很多人不明白灵力倒底是什么,你也可以理解为魔力。任何一个修行人都具有这种能力,不过它可不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修行者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只能积累一点点,所以天赋很重要,而且还要遇到对的师父。但不管怎么样,灵力这东西要省着点用。

  受到我的攻击后蜡人的身体只是微微的抖了一下,糟糕,好像对他没有作用。

  “呵呵。”他得意的笑道:“你就这点本事吗?。”然后又一拳朝我击来。

  靠,能不打脸么,我揉着酸胀的下巴,心存侥幸,刚才要不是我偏了一下身子,一定会被毁容。

  “修士,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不如我们合作,我会让你得到更多,你想要的东西。”

  “不吗,那不如这样,你跟我合作,我送你下地狱!”我笑着说道。

  “真是冥顽不灵!”他恨恨的骂着,又朝我扑了过来。

  我完全没有招架的能力,这家伙是蜡做的,我的任何攻击对它来说都是挠痒痒一点作用也没有。

  对啊,他是蜡烛!电光大光间我好像想到了什么。

  此时,我已经被他打得爬在地上,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我现在很想吃了你。”蜡人狂笑着一步一步向我靠近。

  “你好像忘了你不过是支蜡烛!”我快速把金属法棍插进他的身体里,默念咒语,火元素开始燃烧。他痛苦的挣扎着,拔出我的法棍,可惜太晚了,转间眼的功夫他便被烧得一点渣都不剩。

  “马可你会没事的。一会救护车就会赶到。”马克的情况看起来很不好,他还刚才还吐了血。不过我相信他能挺过去。

  2安排

  大多数人认为犯错人不值得同情,他们应该下地狱,但没有人不会犯错,有句话是这样说的:“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如果我们不原谅他们,这世界就不会有人改过自新,比如马可他并非为了金钱或者吸引大人的注意而偷窃。他偷窃是为了救他妈妈,也不像他的朋友们,他设法去对抗那支手,更重要的是林幂雇佣我去做的,她用生命当作报酬。

  我在医院看探望这个能抵抗黑魔法少年,很少有人能挣脱黑魔法的诱惑。

  “这束康乃馨是我路过公园时采的,希望你早点恢复健康。”看他的脸色比昨天好多了。

  “谢谢。”马可想起身坐起来,这个简单的动作又让他大声的咳嗽起来。

  我忙扶着他躺下:“别胡乱动弹拉,你现在需要体养。”

  马可有些担心问:“那个墨丘利在哪?。”

  “他永远的死去了你是唯一成功抵抗它的人。”

  “那我妈妈呢?她现在好吗?”马可的眼神有些焦急。

  “放心,你妈妈好着呢,她让我照看你。”

  “什么,我妈妈现在可以说话了?””这时马可才露出开心的模样。“真是太好了!”

  我笑眯眯的点着头说道:“马可,还有一件事,警察认为吴正楠和周杰发现了一种潜入安全系统的方法,所以才可以入室盗窃。他们也有证据表明,是周杰杀了吴正楠和林幂。而周杰是服药过量死亡。”

  “这些都是假的啊!”马可疑惑的望着我。

  “说得对这些都是假的。”我冲他眨眨眼睛,无奈道:“但是人们相信这些,接下来我的朋友杜冉警官会来看望你,她会问你很多问题,你一定要合作。你必须承认他们对你的一切控告。”

  马可瞪大了眼睛:“那我会怎么样?坐牢?他们会把我终身监禁的。”

  “是的。”我平静的说道:“不过我另一个朋友陈颂,他会把你救出来并且给你一个新工作。”

  陈颂这家伙凭空出现在病房里,马可看着他惊愕的大了嘴巴。他穿着黑色的皮衣看起来很拉风。

  陈颂说:“是你的触摸激活了那只手,而且你比其他人抵抗它的时间长很多,最终还摆脱了它的吸引力。这说明你有抗拒黑魔法的力量。这意味着你很有天赋,我们可以对你的天赋加以利用。”

  马可吃惊的问:“你们是谁?”

  “之后再回答你,你接受吗?”

  我向他打了一个眼色,示意他一定要接受,马可看着我思索了一会说道:“我…接受。”

  “好,我们再联系!”说完,陈颂就推开门走了出去。

  真是诡异,他居然用门。

  酷Q匠SQ网永久免)h费}u看☆√小\说u

  马可非常感激我为他做的这一切,他不明白我为什么要帮他。

  我说:“因为我们都曾犯过错,但我们需要知道犯错后做什么才更重要。记住,以后要再正确的事。”这个答案非常鸡汤却是我的亲身经力。

  在这个世界中墙壁它们无处不在,它们限制了我们思想行为,但我们可以绕着它转,可以穿过它们或者干脆放弃让它们逼近我们,

  偶尔,或许也会有人帮我们开了扇门,那就取决于我们是否有勇气走过那扇门。

  3尾声

  地下室老包蹲在哪里,看起来很累,还是那个姿势,俯身撅屁股,鼓着肚子,嘴巴用力。

  “老包算了,你休息一下吧。”

  “我不累,我一定会成功的。”

  “老包没人会嫌弃你。”

  老包没有理会我继续练习,真不过,他就不能换个姿势。

  忽然,我好像看到那张纸好像是动了一点点。难道这是我的错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