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我没想周太太会来找我,她支支吾吾的跟我讲了关于那支断手的来历,断手是她的丈夫偶然间得到的,此后她发现丈夫每天下班后不回家,经常在办公室里盯着那支手,就这样大概过了两年,他便死了,而他临死前还拿着那个东西。

  周太太的声音有些哽咽:“我早应该把它扔了,不过好像它不要我这么做似的。所以我就把它藏起来了。可小杰找到了它。接着有一天他带了个朋友回来——马可,一个很好的年轻人,我以为他可以成为小杰的好榜样。。。。。”

  “我儿子给他看了那支手,当马可触摸它的时候一些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我眼角的余光看到的那只手似乎在发光。”

  送走周太太后,我觉得整个事情可以串连起来了。马可有一个重病的母亲、周杰被父母抛弃的孩子、吴正楠是政客父亲忽略的儿子,墨丘利正是利用了他们的弱点窃取他们的生命。

  老包感慨的叹息道:“他变得更强壮更有力量了,他越来越有活力了,而且不久他就会完全自由。”

  我贼兮兮的冲老包坏笑着:“你嫉妒了吧。”

  “哦?对我早就对现在的状况处之泰然了!”老包一脸无所谓的模样。他是骗人的吧,我才不信呢。没有一个鬼魂能拒绝这样的诱惑吧。

  “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从吹气开始的,我现在正在翻阅玄黄五术,灵魂之所以没有力量,是因为不能聚集气体。。。。。。”

  我可没有兴趣听他讲如何练蛤蟆功,一想到老包撅着屁股在吹气,我就有一种遇到疯子的感觉。

  “那我怎么阻止那支断手——山寨墨丘利?”我皱着眉头,引开话题,照老包的话说,那支手断来断强大,怕是不好对付。

  老包调皮的笑了笑,“如果你不得不毁灭我的话你会怎么做?”

  “我会打碎你的头骨。”

  “好,那就找出那个混蛋的手把每个关节都打碎。不过我想问你个问题,是那些孩子自己选择使用这手的,他们本来可以抵制它的召唤。但他们偷窃、杀人甚至还牺牲了自己的伙伴,这样的孩子值得被拯救吗?

  我毫不犹豫的回道:“当然,林幂觉得值得。”

  2

  此时,马可和周杰刚刚偷完一家商店,他们疲惫的走在大街上。费了这么大的力气,他们才偷到一千块。这点钱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太少了。

  “让我们再找一个地方下手,那边有街角有一个超市,我们去大捞一把?”周杰一边说着,一边忍不住的咳嗽。

  y酷)b匠网;\唯一#正版,R其+他都du是盗'版&-

  马可觉得周杰很不对劲上前扶住了他劝道:“我们还是休息一下吧。或许,那个侦探说得对,这种事做多了对我们的身体不好。”

  周杰反驳道:“不会的,吴正楠他太软弱太慢了,所以才死的。”

  “可是林幂也死了,那个侦探说墨丘利也会杀了我们的。周杰,我们不要再做了,它会杀了你的。”马可无奈的跟在周杰的后面。

  他看到前面的那个人停住脚步,身子晃了下,突然倒了下去。

  “周杰,周杰!”马可奔了进去,周杰口吐鲜血脸色惨白。依旧死死抱住那支断手。

  “快扔了它,扔了它,这东西会要了你的命!”马可大声叫嚷着,他从周杰手里夺下那支断手,而周杰却还是死了。

  马可紧张的喘息着,他看着那支断手,想把它扔了,却有些不舍,忽然那支手闪着诡异的光。把他包裹在其中。他拿着断手穿到马路对面准着一面墙,墙面展开一个燃烧的火焰的洞口,他穿了进去。

  3就在我打算出门寻找那两个孩子时,接到杜冉打来的电话,她说有人在九江大街上发现了,周杰的尸体。

  “好的,我知道了,如果我遇到了马可,立即通知你。”

  九江大街那附近好像有一个大药房,说不定马可会到那里去。那支手不正是利用这孩子的孝心引诱他吗!

  “马可你是在给你妈妈找药吗?”对于我突然出现在他的身后,马可非常吃惊。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我是个侦探,寻人找物可是我的特长。”

  他怒吼道;“你给我滚!”

  “你如果继续听从墨丘利支配,你会死的,就像周杰与吴正楠一样。墨丘利既是个凶手又是个贼,而他现在正利用你们还魂呢?”我一边说着一边慢慢朝他靠近。

  马克从兜里掏出一把弹簧刀,对我喝道:“你别过来。”

  “林幂拼死也要阻止它,难道你想让她白死吗?你得阻止它,只有你可以阻止它,把那个手给我马可。”

  他握刀的手有些发抖,眼框通红,一副欲哭无泪的模样,真是可怜,他就把那个该死的手死我就好了嘛。

  我一个健步冲了上去,他把那包药朝我扔了过来,趁我躲过去的时候,把我推到一边,用那支手从墙上穿了过去。等我追到走廊时,只看到了他的背影,接着火光一闪,他又穿过一道墙。

  他连续穿墙两次,身体又十分虚弱,应该没有力量再穿越一次,不一会儿,我就找到他最后穿墙的那个房间。

  “马可,马可,你在吗?这个问题很简单你想活还是想死?你必须和它抗争,你会被诱惑但是你要抵抗啊。”

  这个房间好像是个仓库四周全是货柜,上面放着各种医疗器械。

  “我无法抵抗。我抗拒不了,他太强大了!”马可从一个柜子后面走了出来。他一手持刀指着指着我,另一只手拿着那支断手。我从他的脸上看到了绝望。

  “他没那么强大不然你早就死了,你得把他从你的身体里逼出来,你得放开它,马可把它给我。相信我,把它给我,为了你的妈妈,你得挺过去。”

  马可开始鼻血,而那支断手开始嚎叫,我慢慢的靠近马可,他把那支手递了过来。

  “加油马可,你要坚持住就是这样把它给我!”那支断手嚎叫的声音越来越大,我终于成功的握住了它。马可晕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