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包非常颓废的坐在椅子上,在得知早上那场车祸后,他就变得无比沮丧:“我该把她留在这里的,我该把她留在这里的,而我不过是一个被困住的无用的鬼魂而以。我就好像墙上的一幅画。对任何事情都无能为力。”

  “老包,你不用这么自责,如果你没用的话,很久以前我就把你的头骨扔进垃圾箱了。”

  “我不用你安慰……”老包忧郁的望着我。

  “你知道我不会安慰人,我说的都是事实。老包那个女孩的死并不是你的错。”

  如其说那是车祸不如说是蓄意谋杀,而我看到那个司机,看起来像是有两个人,叠坐在驾驶座上。有可能是附身,也有可能是障眼法。

  听了我的描述,老包眼神一下就亮了起来:“也许真的是鬼上身,偷来的车偷来的身体,两个身体占据同样的空间。”然后他走了过来,依附到我的身体上。

  “老包,你不要这样,我很不舒服。”我马上后退,头有些晕晕的,主要是这种感觉让人心里发毛。老包好像意犹未尽,不过他总算不再那么垂头丧气了。

  我有些无奈:“除了鬼上身,对于那些牛脂蜡烛你有什么想法?”

  “那你得让我想想。”突然老包惊叫道:“我想起来了。你电话上的红灯正在闪烁,你出去的时候确实有电话打过来。”

  我已经无力吐槽老包的记忆力了。赶忙来到办公桌前接通了那个电话,电话里一个女孩的声音传了出来:“是墨坤宇先生吗,我是林幂我需要你的帮助,因为我看到一些东西,需要和你当面谈谈,我这就过来找你。真希望你不是假的。”

  老包惋惜道:“看来她再也来不了了!”

  “我得去她的大学,最后找一下她的朋友看他们知不知道什么。”我想到她带在脖子上的吊坠,看起来像是学校某个社团的标志。”

  深港大学校园环境不错,占地面积颇广,我费了好长的路程才找到林幂居住的宿舍。

  她的室友告诉我,那个吊坠是怪物联谊会,这个社团在深港大学很出名。不过林幂之所以加入那个社团,完全是为了她的男朋友马可。他在学校附近的一个叫蓝色月光的酒吧里做兼职。

  离开学校后我就直奔那间酒吧,直觉告诉我,马可绝对知道些什么。

  ^@看正版章节.Q上e/酷*F匠SJ网o`

  “你好,马可,我叫墨坤宇个私家侦探,我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眼前这个小伙子跟照片一样帅气。但看起来并不阳光。

  “你问吧。”

  “林幂是你的女朋友吗?”

  “是的。”

  “林幂被杀的时候你在哪里?”

  “什么,她不是被车撞死的吗?”

  “看起来像是,但那起车祸不是个意外,我们怀疑她是被人谋杀的。所以我们怀疑每一个人跟她有接触的人。”

  “我在医院陪我妈妈,她中风了一直在医院治疗,已经几个月了,但她病情依然很重,需要有人在身边照顾她,他们正试着帮她恢复进食和说话,我们家已经为此花光了全部的积蓄。”

  “我很抱歉,那你知道有谁想杀了她吗?”

  马克疑惑的望着我,可以看出他非常悲伤:“不知道,林幂是个好女孩,所有人都喜欢她,没有人会想要杀了她。”

  调查至此,我发觉我陷入了一条死胡同,林幂死得彻底几乎没有留下任何有用的线索。幸运的是找到了他们曾经租住的公寓。差不多大多数情侣都会这样做。我偷偷的潜了进去,查找她留下的东西,看能不能找到那个杀人动机。

  最后我在房间里发现一条钻石项链,据我判断这应该是真货,这条项链价值不菲至少也要值几十万,他一个学生怎么可能买得起。

  突然从黑暗中有一个戴着面罩的人窜了出来袭击了我,他把我打倒在地,然后伸走跟我抢夺那条项链。我们扭打在一起,他的力量很大,我只得使用灵力将他弹开。

  他显然被我的灵力吓到,快速从地板上爬起来,跑进旁边的一个房间里。从门缝里透出奇诡的光束,等我打开那个房间时,发现里面一个人也没有。真是太不寻常了。

  杜冉帮我查到了那条钻石项链的来历,最近有一家珠宝商店曾被盗窃。奇怪的是,商店的门锁完好,也没有其他的入口,小偷是半夜从保险箱里把东西偷走的。连警报器都没有响,而且这种案件发生了不只一件整个区域,很多商家都遭到了偷窃。谁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好像是隔空取物那么简单。

  而我知道这件事绝对不会那么简单,我无法想象这一切背后所隐藏的东西,那里面有黑魔法!

  作为超委会管辖的守法者,我很快把这件事汇报给陈颂,“你难道不震惊吗?”

  “有什么好震惊的,这世界上充满了黑魔法,超自然委员会无时无刻不在和它战斗。”陈颂非常淡定。

  “但我现在只是需要你帮个小忙而以。”

  陈颂看起来很生气:“我可不是你的斗牛犬可以帮你解决一切问题。”

  “只要找出力量的来原,我会自已解决问题,不管我是否要抓到那个凶手,无论如何他都不应该出现在现实的框架中。”

  “我可以问你个问题吗?你为什么这么关心这件事?那个女孩死了,你也得不到任何报酬。”

  “你真的想知道?”

  陈颂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当然。”

  “我父亲被谋杀时你在哪?难道你在某个地方发动更重要的战争?对于能力者来说这是件小事,或许就能让世界变得不一样。”

  陈颂皱着眉头,有些无奈:“我这么跟你说如果真有黑魔法卷入的话那它好能隐藏在腐败的灵魂中,也可能还没有完全变成现实。除了这些我真不知道你在和什么对抗。除了为那些不值得保护的陌生人自我折磨,你是在拯救别人还是在拯救自己?”

  陈颂理解不了我的行为,我们在认识上有很大差距,因为我始终相信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也没有任何人的灵魂天生就是黑暗与邪恶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