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这段时间我的生意渐渐有了起色,虽然尽是些寻物、算命、风水之类的小单子,至少我不用再为钱的事发愁。但我跟杜冉的关系却是越来越冷淡。

  我父亲曾经说过,我们的能力决定我们是什么样的人。他没有灵力不会法术是个普通人,所以需要不断学习很多技能来提高自已的能力。而我的先天本能让我不喜欢高科技的新事物,我现在还用拨号电话、老式炉子讨厌智能手机,没有社交账号,这让我的妹子圈很狭窄。而在我身边出现最多的女性就属杜冉了。

  于是我被老包一再嘲笑:“其实你对她是有特殊感情吧。可是你根本驾驭不了那种女人。”对此,我呵呵,无所谓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反正他也没有女朋友。

  虽然他很骚包,每天早上都要对着镜子照半天,为自已挑选衣服搭配颜色,好像要去哪里参加颁奖晚会,穿着正装,打着领带,上衣口袋叠有手巾。然后无聊的在房间里四处转悠。在我的工作室里装模作样,并试图像正常人一样拿起房间里的东西,当然他失败了。

  这天,老包像往常一样尝试着,试图翻开桌子上那本书,可惜他的手还是直接从书页上穿过去,什么也没有碰到。他不甘心的微微弯下身子,鼓着嘴往书页上吹气。

  “墨坤宇先生在不在?”突然有个声音在他身后响起,一个身穿黑色夹克学生模样的年轻女孩推门走了进来。

  “墨坤宇先生不在,或许我能帮你。我是他的副手老包。”老包满脸堆笑,英雄终有用武之地了。

  “喔,您是哪国人?”女孩打量着他,有些不敢确定的问道。

  “我是哪国人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对未知事物的了解,绝对不比他少。”老包挂着自以为迷人的微笑。

  “不好意思,我只想跟墨先生谈一谈。”女孩皱着眉头眼神流露中担忧的神色。

  “我也可以帮助你的……”老包的话还没有说完,女孩就打断道:“不,你帮不了的。”说完她转过身推门就走了。

  而我却在家门口亲眼目睹了一场车祸。有个年轻女孩被汽车直接撞倒,重重的摔在地上。那辆车绝对是故意撞过来的。我立即奔上前去查看她的脉搏,确定那个女孩已经死了。而那个司机我看到他身上好像有另一个人的灵魂,难道他被附身了?

  关键,周围除了我之外并没有第二个目击证人,真是倒霉啊!为了避免麻烦我只好打电话给杜冉。

  “你没有看到那个人的长相?”杜冉疑惑的望着我,好像我说的都是谎话一样。

  我强压下自已不规则的心跳,淡定的回道:“看不太清楚,当时太突然了,那辆车开的很快。”我自然是不能告诉她,我看到的那个奇怪现象,我可不想让她把我当成精神分裂患者对待。

  “你从来没有见过她?”

  “从来没有见过。”

  “那你能解释下这是什么。”杜冉打开那个女孩死前拿着的公文包,拿出一个笔记本,是个备忘录。里面记录了很多计划时间表。其中有一则是我在报纸上打的广告。

  “她不是跟你有预约吗?”杜冉依旧用怀疑的目光审视着我。

  “没。我不认识她。”我摇摇头。

  “她叫,林幂是深港大学的新生,或许她也是你的客户,你不打算查一查这是怎么回事吗?”

  “什么,杜冉,我根本听不懂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她真的不是我的客户,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找我。”

  杜冉不置可否的笑笑“墨坤宇,你不必说谎,我们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你依旧会我行我素,结果出来后,你再用慌话欺骗我。”杜冉生气的瞪着我。

  我很无奈,有些事情我也很想告诉她,但我们必须遵循某种规则,不能打破世界之间的界限,我这也是为她好。

  “但案件在某种意义上,可以完结不好吗?”

  杜冉白了我一眼,并没有理我,这时王警官走了进来:“找到肇事汽车了。就在几个街区外。”

  “好的,那么我们去现场看看吧!”杜冉仍然不打算理我。

  “杜冉!”我叫住她,“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你好。”

  她看着我沉默着,我不知道如何跟她解释,才能让她原谅我,而且她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小气。就当我以为她不会再理我的时候,她才开口说“那么,你一起来看看有什么线索吧。”

  “唔”我吁了一口气,吓死我了。

  现场勘察的情况却很不妙。这车是从一家汽车租用公司偷来的,车上有酒精味,看来是酒后驾车肇事后逃逸。可是却没有发现任何指纹,连轮胎都擦过了,车里车外非常干净。

  %酷e匠网ji唯!!一正w;版,;o其他都是…@盗版9!

  “我可以过去看看吗?”我对杜冉说。

  杜冉点了下头:“别摸任何东西。”

  王警官一脸不高兴的盯着我。挺身拦住我的去路“长官,他又不会侦查。”

  “别废话。”杜冉阴沉着脸,不怒自威。我得意的朝王警官甩去一个眼神,示意他让路。

  他只好极不情愿的退到一边,像是个被家长教训了的小孩,真是太有趣了,这让我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

  我支着半个身子探入汽车内,车身前面的档风玻璃,都被撞碎了,冲击力非常大,可见对方是故意要杀死那个女孩。

  车上真的是非常干净,幸运的是我在方向盘凹槽处发现了少量牛脂。“杜冉,你的人讲过这是什么了吗?”

  王警官听后立即暴走了大声道:“没有,我真的非常讨厌这家伙。就算发现了牛脂跟案件有关系吗真是胡扯?”

  杜冉没有理他,让我继续说。

  “这是一种提炼过的动物脂肪,用于制造一种老式蜡烛。”

  “你的意思是,我们发现了一个喝醉的驾驶员,开车时杯子里放着一个点燃的蜡烛,而并非一般的肇事逃跑案件?”

  其实当这个受害人公文夹里有夹着我的广告……就更不像一般案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