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二天早上,杜冉带着王警官再次来到墨坤宇的工作室,“啪啪啪”她敲着门喊道:“墨坤宇!”喊了半天也没有人回应,杜冉试了试轻轻推了一下,门就被她打开了,房间内空无一人,有一种不详的感觉让她非常不安。

  王警官撇着嘴说:“看来我们的一个犯罪嫌疑人,已经潜逃了。”

  真是见鬼,金莎有可能行动了,而现在墨坤宇却失踪了。杜冉在房间四处查看,墨坤宇的房间收拾得还算干净,架子上摆放着奇怪的东西,然后她沙发上发现了,墨坤宇常穿的那件有些年头的外套。

  而让王警官感觉不对劲的地方是,他一直觉得身后好像有什么人在盯着自已。可他回过头望去的时候却是什么都没看到。

  等他们从房间卧室绕回到工作室时,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空气中突然浮现出金黄的字体。上面写着:“李明,深圳市红树湾55号。”

  “这是怎么弄出来的?电流?他是怎么做到的。”杜冉环视的四周却并没有看到电线之类的东西。

  王警察更是惊讶,说话有些结巴:“他,他,他是怎么知道我们会来这里的?你认得李明吗?”

  “不知道,不过我们可以很快查出来。走吧!”杜冉猜测这一定是墨坤宇给他们留下的线索。而且她预感到墨坤宇可能遭遇到什么危险。他们必须赶快找到这个地址。

  2

  深圳市红树湾55号别墅一个身材火辣的金发美女,她上身穿着男式T恤,下身穿着短裤,打扮休闲又极其性感。在旁边的餐桌上还坐着位身穿职业装戴着眼睛的短发女人。虽然她们都换了新的造型,可相信熟悉的人还是能认出她们,消失的刘艳和女巫金莎。

  金莎说:“宝贝,我去银行开个新账户,之后我们得在12点跟保险经纪见个面。记住,一定要让他把果汁全部喝光。为了保证他绝对的服从我加了一倍的剂量。”

  刘艳高兴的说:“这样他还是能签保险单的,是吧?”

  “他会非常听话的,不过如果他找麻烦就杀了他!”金莎温柔的抚摸着刘艳的脸颊接着说:“宝贝,等我们做完这一票就远走高飞。没有人能找不到我们的。”

  当我从床上醒过来时头痛欲裂,房间里的一切装饰看起来都非常陌生,我竟然不知道自已是谁,这里又是哪里?我好像是一个醉酒的人,眼前的景象也是模糊的。

  这时一个长腿美女端着早餐盘朝我走了过来。“亲爱的,起来吃早餐了。”她脸上挂着甜美的笑容。

  “对不起,你是谁?”我绝对养不起这么漂亮的妻子,这一定是幻觉。

  “李明,我是你的妻子啊,你总是这么幽默。”美女温柔的说着,一边把手上的餐盘递给我。

  “快把这个果汁喝了,这是我特地为你鲜榨的。快喝吧!”

  我迷糊了,这个妻子身材九分以上,脸蛋也不错,只可惜不是我的菜,我端起那杯果汁,猛然把手里的果汁甩到她脸上,瞬即便冒出一股绿色烟雾,那杯果汁果然有问题。

  “啊。”她痛叫出声,我赶紧把床上的被子扔向她,乘机从床上跳了下来。而她手里却多了一把尖刀,在我身后穷追不舍。

  那杯本来是要对付我的药力开始生效,她的脚步虚浮起来,可那把尖刀依旧很有杀伤力的朝我砍来。我踉踉跄跄向外逃去。随手抓着东西档住砍刀,而那把砍确实锋利,不管什么都能被她砍个稀巴烂,有好几次我险些丢掉小命。此时房间内一片狼藉。

  这个女人已经疯了,她大声的叫嚷着:“我要杀了你。你把房子弄得这么乱。我要杀了你。”说着又恶狠狠的朝我砍了过来。这个疯娘们,中了巫术还这样凶恶。

  而我却越来越没有力气,当这个疯女人就要砍到我时,杜冉带着人及时赶到。

  “杜冉!”我抱着杜冉亲了两口,“你。。。。。。嘴真甜。”杜冉没好气的拍了我一巴掌:“墨坤宇,你醒醒。我想你是被下药了。”

  我被带到医院做了严格的检测,他们在我的身体内发现了不明物质,在确定任务不良影响后,杜冉才把我送回家,路上她一直追问我,如何在空气中写字。

  “那个是小把戏,但我不能告诉你。告诉你后就不灵了。”我煞有其事的说。

  “好吧,我只不过是好奇。”

  我怎么可能告诉她,那是灵魂写的字,反正告诉她也不会信,而且还会骂我是神经病。

  `最,新章\节"L上oR酷匠网‘/

  要说这次我能死里逃生还多亏了老包,要不是他给杜冉他们传递消息,我可能真的会挂掉。

  不过,关于死而复生的法术老包好像对我有什么隐瞒。

  回到地下时室,老包穿了件套蓝色道袍。许是因为头发短扎不了道髻还配了个帽子。

  “老包,你这是打算出家?”

  “我正在这里给你念经。如果你死了的话可以帮你超生。”老包一本正经道。

  “呃,我感觉如果你不念的话,我的霉运会少一些。还有你不觉得你的长相不适合穿道袍吗?我是说你一头银发配这个帽子很奇怪。”

  “那是因为你的审美有问题,现在穿道袍非常时尚你懂吗?”

  “我不懂,不过,你能告诉我一件事吗?就是关于那个死而复活与你被关在骷髅里的惩罚……如果你不愿意说就算拉。”

  老包神色变得凝重,眼睛也变得迷茫,声音有些飘渺:“艾伦莱,她是个女巫,她是我几百年前爱上的女人。然后她死了,我用黑魔法把她救活,我越界了,做了不应该做的事,而且不止一次,我太想让她活过来,却毁了我们俩。作为惩罚,我被判永远待在自己的头颅里!

  他的声音非常凄凉,我开始后悔向他提出这个问题。想安慰他却又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停顿了一会他又接着说道:“这种力量最可怕的之处,倒不是让人死而复生,而是让修行者迷失自我,从而变成魔鬼。没有人接近这种力量能不受诱惑,我不希望你也变成那样。”

  我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