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接二连三的在你面前死掉,而你却对此无能为力。这就像面对某中超时空效应,画面一再重现,让人感到非常恐惧。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我有可能是下一个李刚。

  杜冉带着他的人马再次来到我的工作室搬运尸体。这次连不信鬼神的杜冉表情都是怪怪的。

  她说:“今天早上我们明明见到李刚死了。”

  我无奈的回应道:“是啊,还有刚才那个王强,还有那个台湾的......都死了。杜冉我敢跟你打赌,那个家伙是跑步时死的,还有一个是在浴室里摔倒死了的。”

  杜冉瞪着她的猫眼好奇的问:“你怎么知道?”

  “李刚以前讲的死亡预感,我觉得那不是预感而是他的记忆。”

  杜冉说:“我们从死者身上查出一种毒药,是一种致瘫的特殊药物然后金莎伪造了验尸结果。”

  也就是说金莎早就预谋,而且是个惯犯。

  这时我后面传来两声刻意的咳嗽,我转过身那个负责抬尸体的警员脸色有些恐惧的盯着我,阴阳怪气道:“我想你应该懂的。”

  好吧,我再一次挡到他们的路了,我忙闪到一边,这才发现那些警员们都在小心翼翼的用眼角的余光偷瞄我。而且都刻意的跟我保持着距离,好像我身上携带了某种致命的细菌。真让人无语!这么多人接二连三在我这里死掉,怕是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我得提醒杜冉这可不是某种细菌或是毒药,这是危险的黑巫术,其实黑巫术也需要一种药水,可是现代医学是解释不了这种巫药的。但我又不能直接告诉杜冉,这是一个黑巫术杀人案,就算说了她也不会信,我只得一脸严肃的警告道:“她是身上可能携带某种危险物品,没有万全的准备任何人不能靠近她。”

  杜冉笑了笑,:“墨坤宇,紧张过头拉,他们不过是一伙骗子——为了骗人寿保险。”

  我随即就明白了杜冉的意思,就是说金莎利用黑巫术反复杀死李刚不过是为了骗保险金,她要这么多钱做什么?在我看来她已经拥有几倍子都花不玩的钱了,为什么还要玩弄别人的灵魂,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这时,王警官走了过来,他皱着眉头一脸无奈:“那个,李刚的妻子刘艳的尸体不见了。”

  杜冉脸色阴沉声音冰冷:“什么?”

  “我是说存放她尸体的抽屉空了……”王警官越说声音越发小了起来:“我让一队人去搜查王强的住处,房子已经着火了……”

  我无比同情的望着王警官,他平时一定没少受杜魔头的淫威欺辱,所以胆子才变得这么小。

  杜冉恨恨道:“是金莎她想毁尸灭迹!”

  不过,刘艳的尸体会失踪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她肯定也是被黑巫术所杀。“杜冉,我敢跟你打赌你一天的工资,刘艳现在还活着,但可能活不久!

  我话音刚落,王警官就不服冲我叫嚷起来“什么还活着,你乱说什么?真不知道你们这种人除了睁眼说瞎话,让案件越来越复杂还能帮上什么忙。”

  杜冉对我抱歉的笑了下立即拽着王警官衣服往外走。一边命令:“听我上车再跟你解释,走吧。”

  这个王警官也太激动了吧,一定是嫉妒我,长得帅,每次都能感到来自他的满满恶意。他对杜冉温柔的像只小猫,对我的态度倒像只饿狗,我也没想起来得罪过他啊。

  等所有的警察从我房子周围撤离后,我小心的锁上的正门,又检查了一下窗户,确定安全后,我来到地下室。

  老包换了一套风格不错的黑色西装,在房间里来回转着圈子。脸色沉痛,眉毛皱成一团。连我走进来他都没有反应。

  “老包,你怎么了?干嘛哭着一张脸!”

  “一想到你马上就要离我而去,而我要独自一个人面对漫长的岁月,就悲伤无比。”

  “所以你打算穿这套黑衣服为我送行?”

  “对,参加你葬礼时,这是今年杂志上最流行款式。馗哥,你根本对付不了那个人。”

  “我可不这样认为。”

  ‘更新(/最快A上酷f匠)网‘“

  “不不不,你没有认识到,那种力量的可怕!”老包瞪大了眼睛,露出恐惧的神色。

  “让人起死回生的力量?那个巫师的力量?”老包没有回答我,而是慢慢的低下了头,好像陷入了什么痛苦的回忆之中。

  老包身体有些颤抖,低音咆哮:“够了…灵魂被永远禁锢在自己的骷髅里我已经受够了。”

  我还没理解他这句话的意思。突然,就听到外面有开门的声音,老包奇怪的问:“你锁门了吗?”

  看来情况不妙,我拿起门边上的法杖走出地下室轻轻关上门。转了一个弯来到工作室。

  房间内一片漆黑,四周飘忽的烛光笼罩出诡秘的气氛。我记得在此之间我留了几盏电灯啊。不容我多想,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她坐在椅子上,垂着头一动不动,我走近才发现,她是刘艳,她怎么出现在这里?也就是说金莎也在附近!

  “我知道你在这里金莎。。。。。。!”我喊着她的名子四处张望,果然一个时髦的女人从玄关处走了出来。她现在这身打扮跟我在停尸馆见到那个法医助手真是判若两人。

  “这个房子倒挺大的,不过你真该改善屋子的安全系统,这已经是我今天第二次闯入了。”金莎面带微笑,看起来根本不像是一个凶手。

  “为什么要这样做,你一遍遍的从死人身上牟利?就为了保险金!”

  她脸上还是挂着温和微笑,“并不是完全因为金钱”。

  “那是为了什么?”突然我感到脖子一痛,是刘艳,她不知用什么东西扎了我的脖子。

  霎时,我的大脑一片空白,迷糊中我听到有人对我说:“你叫李明,你住在深圳市红树湾55号。这是你的妻子朱莉。你和她结婚八年了,你们非常恩爱。”然后我陷入一片黑暗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