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刘艳清秀、窈窕,满色愁容,她说只是想来丈夫出事的地方看一眼。这么年轻就成了寡妇还真是可怜。

  她进屋后,扫了一眼房间的摆设,眉头越皱越紧,突然问:“门上写着算命、解惑之类,那是什么意思?”

  “那是说我可以帮人解决一些异常问题?”

  “怎么个异常?”

  “超自然的、难以讲述的东西。”

  刘艳的情绪开始激动起来,她不明白李刚为什么会找我。虽然我一再表明,李刚并不是我的客户,他只是迷失方向想让我指引指引,但刘艳显然不信脸色也越发阴霾,然后她又看到那把蒙着床单的椅子。

  “你这是在做什么?这是祭祀用的?”

  “是的,看起来不寻常,其实很简单。我可以为你解释一下?”

  “那是血吗?”她盯着椅子上鲜红的颜色。

  “不不,是一种特殊的清漆可以软化木质。”

  刘艳的情绪更加激动起来,“为什么我丈夫会来这儿?”

  “真的没什么,他刚好路过,就让我帮他解一下梦。”

  “什么梦,他从来没有跟我提起过?”

  刘艳叫嚷起来:“你对我丈夫做了什么?”

  “我什么也没做。”

  “离我远点,滚开。”她呼吸急促仿佛一下子就能晕过去。

  “你,你……”突然,她眼神呆滞朝我倒了过来。不会吧,又来一个!

  我再一次打电话报警,通知杜冉来拉尸体。再一次目睹一个活生生的人被装进尸袋中,这种感觉非常诡异。我真的不抢死神的饭碗?

  2杜冉瞪着我,又看了看尸体,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别说她觉得奇怪,连我自已也十分纳闷。

  “杜冉你的心脏病致死的结论现在还行得通吗?”

  “你现在该担心的是你自己。”

  “先让我喘口气行不。”

  “两起猝死都在你工作室里,中间相隔时间不到6个小时,没把你逮起来,上司都快骂死我了。”

  “你的上司应该立即批准对李刚和刘艳验尸。”

  “多谢提醒,我已经叫人去殡仪馆把李刚的尸体带到停尸房去了。”

  我提出也要去,被杜冉拒绝了。

  那名负责抬尸体的警务人员眼神怪异的盯着我,“让一让,这是第二次了。”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他以为我乐意让人死在这儿吗?又不是我招来的,真是倒霉啊!

  杜冉让我不必担心,如果有什么发现,她会打电话给我。

  3

  警察刚一走,老包就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我希望这次你没忘了收集……”

  我微微一笑,冲他摇晃着手中一束头发,“我们开始做测试吧。”

  准备好药水,我默念咒语同时把头发放了进去。看看是不是有人对刘艳施了法术。

  老包倒觉得不可能有人施法,“他们死的时候基本都不太痛苦,施术者的目的是让他们死得痛苦。”

  “这样就可以被误诊为心脏病突发。”

  “馗哥,我知道你不想听到这个,不过这两起猝死都有一个你没注意的共同点。”老包露出一副于心不忍的表情。

  “什么?”

  “你——必须考虑这样一种可能。”他吞吞吐吐、欲言又止。“你每次靠近家用电器的时候,它就会短路,心脏搏动靠的是电脉冲提供能量的。所以你正经历某种核心能量波动……”

  “能量波动?”

  老包郑重其事的点着头。“是的。”

  我表情有些便秘,真能鬼扯,想像力真是丰富,“老包,我不会引起任何人心脏病发作!”

  “你这么认为?”

  “当然。”我大声吼道。

  “不过如果我是你的话,接下来几天我就不会靠近任何人。”

  我无语!等着吧,我一定会查清楚的。

  4

  没有跟杜冉打招呼我就去了停尸房。杜冉瞅见我一脸不高兴。“出去,墨坤宇!”

  “杜冉,我来只是想验证一件事。”

  “出去。”夜叉发威,河东狮吼,我不怕!杜冉向我走来,我竟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几步,与她保持一定距离。

  她奇怪:“你怎么了?”

  “没什么,一点小事,我只是不能接触任何人。”

  她白了我一眼,没好气道:“你还是打一针流感疫苗吧。”

  这时王警官推门进来,他手里拿着个骨灰盒,“李刚的尸体已经被火化了。”

  杜冉:“被火化了?”

  “殡仪馆的人说,是李刚的妻子要她这么做的。”

  杜冉哑然失笑:“真不敢相信。”一般亲人死后尸体都要停入放几天安排吊唁,没想到刘艳这么急着就把李刚火化了。

  “那我要来这一罐骨灰还有什么用?”王警官把骨灰递给了杜冉,杜冉嫌弃的后退了几步,“你把他放到工作台上就好。”

  我退到一边趁他们忙着检测刘艳的尸体,偷偷抓了把李刚的骨灰装到口袋里。然后若无其事靠在哪儿,听他们商量关于解刨的事。

  杜冉今天就想拿到解刨结果,而丁磊晚上八点还要出庭作证。所以,解刨要等到明天。

  杜冉看到我还在这儿怒喝:“出去。”

  我立即夹着尾巴灰溜溜的退了出去。

  这次测试物够用了,回到工作室我掏出包着李刚骨灰的手帕,把它平铺到桌面上。

  “准备好了吗?”

  酷匠"g网J永|q久r免V(费mN看b小Y说.

  一顿摩拳擦掌后,老包点点头,他伸出手按到骨灰上面,当他接触到骨灰时,一道金光闪过,沿着手臂往上,老包瞬间变成一个围着披肩身穿连衣裙的老太太。

  “你确定这是李刚骨灰?”

  “是王警察官从殡仪馆取来的,上面还贴着李刚的标签。”

  “那可能是他们的标签贴错了。”

  “肯定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我得打电话给杜冉,我们得找殡仪馆的人谈谈。”拉开门,我回过头看着老包这身装扮忍不住想笑。

  “你看起来挺漂亮。”

  老包看到镜中的自已惊恐道:“天,丑爆了,真不敢相信居然把披肩跟这双鞋搭配。”这得等好一会才能变回去。

  5

  九龙重案组杜冉正一筹莫展,王警官哭丧着脸跟在杜冉身后,那个假骨灰就是他拿过来的。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他还没找到那个偷换骨灰的女人。

  “墨坤宇,还没来报到吗?”

  “没有。”

  王警官不服气:“你为什么相信他会比我们早发现她?”

  “赌,二十块。”

  “来吧。”王警官挑着眉毛,就在时他听到一阵不和谐的声音,墨坤宇押着一个女人走了过来。他无奈的掏出二十块,心中流泪,墨坤宇你为什么不早一点回来。

  “就是这位不称职的殡仪馆小姐。”

  “放开我,我要投诉警方的野蛮行为。”

  “我不是警察。”

  “那就起诉你骚扰,绑架。”

  “但我知道你给警方的骨灰,并不是李刚的。”

  “你知道了?”她全然没了刚才泼妇的气势,胆怯的低下了头。

  据她交代那个让她偷换体的人竟然是法师助手,丁磊的助理金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