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如果你一觉醒来发现自已结婚了,有个温柔漂亮的妻子,你该怎么办?正确的做法是,立即报警,否则你将生不如死。

  今天早上,工作室来了位非常焦虑的男子,他觉得自已快要死了,而且他脑海里经常会浮现这样的场景。

  “李先生,放轻松、冷静,喝点茶吧,对消除紧张情绪很有效果。你结婚了吗?”

  李刚两手握在胸前,皱着眉毛,“结婚十年了,我只是害怕……突然就撒手人寰离她而去。”

  “你有仇家一直在找你麻烦?”

  “不是被谋杀或是别的,就那么死了,有时候我看见自己在浴室里滑倒撞破了头。还有就是跑着跑着突然就跌倒了,很奇怪好像我有这种超自然的,超越肉体的体验,好像看见自己在演电影一样。”

  他望着我像是我知道答案一样,但我觉得这应该是心理学范畴,并不是什么超自然灵异现象。

  “你帮助我吗?”

  “我认识一个很棒的精神治疗医师,我介绍过很多人去找他,他也的确很有经验。”

  “你就不能帮我催眠,我的意思是做点什么可以屏蔽这些幻象。”

  我起身去找精神治疗医师的名片,只听‘噗通’一声,李刚突然摔到在地毯上。我大声叫着他的名子,走上前一探鼻息,他已经死了。

  真是倒霉,一大早就遇上这种事。

  片刻杜冉带着她的人马赶到,她质疑的望着我,“他是你的客户还是朋友?”

  “都不是,我刚和他见面,他过来咨询说,总预见自己会死,现在果然死了。”为了避免麻烦,我把我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了杜冉。

  “你说他结婚了,这大概就是死因。”

  “对于婚姻你就没什么好话说是吧?”

  “是的,关于我的前夫我没什么好话可说。”

  “请让一让。”身后三名警察抬着尸体不满的看着我。我赶紧让开。临走时杜冉说会让法医做一个全面的血液检测报告,看看是否能发现什么。

  送走了警察,我开始收拾被房间,整理那些被打翻掉到地上的东西。老包显出身形感慨道:“哎呀,真是可怜啊,可怜的李刚,没能安然度过今晚可能是你的茶害了他!”

  我无奈的瞪了他继续收拾散落到地上的东西,就听他说:“因为你没洗茶壶已经有千年之久了。

  他可真能鬼扯,我忙辩解“我想他并不是因为我没做好家务而死的。”

  “那是什么?有人下毒?”

  “人总会死的,我检查了他周围的空气很是干净的。”

  “不像你用过的餐具那么脏,你至少得检查一下杯子上的唾液,他喝了多少?”

  “我也不知道,两小口吧!”

  “量太少了,几乎无法检测。”老包皱着眉头那表情好像是我把人害死了一样。

  我没好气的问:“下次我取个肾脏来好吧。”

  “当然,再好不过。如果是心脏就更好了。”

  真搞不懂,这跟我的茶壶有什么有关系,老包非要把这件事贴上由于卫生安全问题引发死亡的标签。

  2

  法医解刨室,杜冉正低头看着法医丁磊手中的报告,普通的心脏病发作,心脏周围的生化酶值升高。中毒检测阴性,没有毒品酗酒中毒的征兆。

  “数据是很枯燥,可怜的人很可能过度担心致死的。”杜冉说。

  待她看过验尸报告,手也没碰报告一下,丁磊这才回过味来:“其实我经常洗手的。”

  “怎么了?”

  “我是说你有没有注意到,你从来不碰我我摸过的东西。”

  “没有啊。”

  丁磊表情很是委屈,他把报告一手托起,递给杜冉。如果杜冉不接,他打算跟她绝交。杜冉很自然的接过报告,待丁磊离开解刨室后,迅速把它放到一边的台子上。

  尸体旁边,李刚的妻子刘艳伤心不已,眼泪顺着她的脸颊慢慢滚落,杜冉走过去安慰的寒暄两句,告知她李刚死于心脏病突发。

  “心脏病突发?可他一直很健康啊,他今儿早上还跑了5英里。”

  亲人突然死亡,一般家属都不会立即接受现实,这很正常,这个叫刘艳的女人很可怜,不过她要继续纠结下去也会很麻烦。杜冉觉得需要再开导一下她便问“你需要喝水吗。”

  “嗯,谢谢你。我还可以问你一些事吗?”

  “当然可以。”

  “如果我丈夫是死于心脏病,为什么是警察通知我。”不出所料,刘艳果然对丈夫的突然死亡充满质疑。

  为了安抚她,杜冉就把事件的经过简单的跟她叙述了一下。

  “我丈夫死时在警方的顾问那里干什么?”

  “刘艳,你丈夫的确死于心脏病。请你节哀。你可以在这边多呆一会。”

  3

  李刚的死十分蹊跷,为了让自已安心,我打算测试一下他生前有没有沾上什么奇怪的东西,老包帮我在茶杯上盯了半天也没提取到一丝他的气息。

  杜冉打来电话说:李刚死于心脏病。这个结果我很不满意,直觉告诉我这背后另有真相。

  据我所知道的法术中。至少有50种咒语可以伪造成心脏病突发的症状,或许我应该换个测试物品。

  老包抱怨道:“在警察来之前你从尸体上拔几根头发下来就好了。”

  “我想我有主意了,外面还有一个。”

  “和你以往的点子有什么不同吗?”

  我调配好混合剂,把他均匀的的涂在李刚刚才坐过的那个椅子上。

  Ub酷匠网正版/首'发m

  老包驻足看了半天,非常夸张的嗅了嗅“整个房间都是混合剂的味道。”

  “我在努力抓住气息,而不是掩盖气息。”

  “得了,你能抓住的也就是一两只苍蝇。”

  晕,真是太瞧不起人了,虽然我不如老包当天那样厉害,但怎么说也是非常有潜力的术士。

  我示意他闭嘴,把白色床单蒙住椅子开始施术。但依旧什么也感觉不到。

  老包嘲笑道:“哎呀,是不是你的混合剂涂得太少了?”

  这时,外面传来“咚咚咚”急迫的敲门声。老包立即躲起来,我掀开门帘,外面站着个女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