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事情至此差不多水落石出了,这一切跟米思娜一点关系都没有。本来打算让她去跟臧青澄清一下,但一个滥用“第三只眼”人的证词实在没有多大说服力。好在我们已把嫌疑范围缩小,差不多可以确定目标了。

  “你看,他手里有样东西……”米思娜扒开娄斛左手,突然她一声惊呼把那个东西扔到地上。一个装有蓝色液体的试剂,瓶体已经碎裂,液体随之流了出来。

  “怎么了?你还好吗?”

  “是‘第三只眼’,我割到手了。”她抬起头惊恐的望向我,蓝色药水以极快的速度渗入到伤口中。米思娜瞳孔逐渐扩大,直到整个眼睛变成黑色。她尖尖的犬牙也伸了出来,朝我怒吼着十分暴躁。

  靠,别逼我做伤害你的事,我大声呼喊她的名子试图让她清醒一些,然而她还是向我发起了攻击。没办法,我只好用灵力狠狠地教训了她。

  老包看我把米思娜带回来惊恐不已,“馗哥,难道你就没有想过后果吗?如果让超委会发现,她就会死,你也会死,那么我就成了孤寡幽灵了。”

  米思娜望着眼前喋喋不休的老包奇怪道:“你怎么会跟他住一起?”

  “有时候我也想不通。”

  老包一脸怨念:“我还从来没有去公园散步……大部分日子里,我只是从这里走到那里就这样反复走。上帝啊——我完了!”

  “没错,你是完了,你都住在骷髅里了。现在闭嘴然后回你的骷髅里去。”

  “好吧,你至少应该警惕些,要提防着她。”

  “老包,我听到你说我坏话了。”

  “哦,我就是说给你听的。”老包瞪了米思娜一眼这才离开。

  “不好意思,让我帮你清理一下伤口。”我拿出药水擦拭着她额头上那片瘀痕。应该不至于毁容吧。

  “其实你不用这么做的。”米思娜神秘的笑笑,说着她的伤痕已逐渐消失了。

  “谢谢你。”她含情脉脉的看着我,“现在我要去把那个陷害我的小人解决掉。”“你知道他是谁了?”

  “我有一个好主意。这次不需要你帮忙了。这事和你再也没有关系了。”

  什么?这是打算过河拆桥么?我抓住她的胳膊,大声道:“我已经完全被卷进来了!我在帮你脱身明白吗!没有我你哪里都不许去!听到了吗?”

  “听到了。”米思娜像是被我的气势惊到,乖乖的点头。

  “嗯,很好。那你要去找谁?”

  “嗯……毒威士。”

  这个名字我听陈颂提到过,他到底是谁呢?米思娜接下来的话却让我有些吃惊,原来这个毒威士我认得,他就是司单米思娜前男友,五年前我出逃的事就是他给安排的。都说一夜夫妻百日恩,就算两人没有感情了,也不至于要害死对方吧。

  “司单,你的前男友。”

  “我的前生意伙伴。”米思娜纠正道。

  “前男友!”我更正着。

  米思娜翻了个白眼继续说道:“司单想要在我的俱乐部外面卖“第三只眼”

  我不同意所以我付钱让他走人。”

  “现在他回来了,而且他想取代你的位置。那么说他陷害你是为了把你赶出这里或者干脆让委员会来做。”

  “是个不错的主意。”

  “你认为他会跟你见面?”

  “我想我能够说服他。”

  2

  我们把约见地点设在,秦将被杀的那间仓库内。不出米思娜所料,他果然来了。他穿着黑色西装看来很帅气。

  “米思娜?”他四处张望,看到房间尽头,一个身姿婀娜的人影走出。

  “米思娜,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不是很好。”

  “你看起来很好。还是那么迷人。”

  《S酷匠)网{(首,发

  “谢谢。”他们微笑的交谈寒暄着,真看不出两个人有什么宿怨。这时我好不容易把全身武器装备穿戴完毕,从侧面跳了出来,司单看到我很是诧异。

  米思娜笑道:“你还记得墨坤宇吧?”

  “噢,是的,那个巫师。”司单看着我这身扮相奇怪的问:“你希望有场内部战争?”

  我回:“只是神经是有点紧张。”

  “那么到底怎么回事?你不是说有话要说,不知道你为什么选这个地方。”

  “嗯……我觉得这里很有诗意。这不就是你杀秦将的地方!”米思娜女王风范尽显:“而且也是“第三只眼”死去的地方。”

  出乎我们意料,司单对秦将的死毫不知情。他说他来这里唯一原因是,有一个买家要买第三只眼。

  “三年前我是想利用你的会馆卖第三只眼,你拒绝后我就离开了。现在我对东亚市场已经失去兴趣了。”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个人是谁?”

  就在这时我被两只利箭射中,撕心裂肺般疼痛,一时间天旋地转,我一头栽倒在地上。

  “是我。”尤塔带着一帮人气势汹汹出现在仓库内。她拿着枪出准了我们。

  “别看起来这么惊讶啊,我做的都是你教我的,做事要狠!”她脸上挂着甜美的微笑,却如此邪恶。

  “原来都是你搞的鬼!”米思娜声音平淡却让人觉得很凄凉。

  “是的,而且我不会象司单那样自动离开的。”

  “米思娜,我不知道她是买家。”司单解释着。

  “闭嘴!”尤塔朝他开了一枪威胁道:“否则下一次就是你的头!”

  “何必做这么多事仅仅是为了陷害我?为什么不干脆杀了我?”

  “本来我也想直接杀了你,可委员会不会允许这么做。他们有他们的规定,他们的秩序。那也正是我要改变的。”

  又一个狂妄的血族人物,表面看起来无害,实则非常腹黑毒蝎般的女人。自以为能逃脱得了超自然委员会的掌控。

  尤塔的计划是让超委会以为这些事都是司单所为,这样她就代替司单掌控第三只眼的市场,真是一食二鸟的计谋。

  “我为什么要那么做,你最好还是杀了我?”

  “没错,但是有很多种死法而且有些方法会让人死得很惨。”尤塔威胁道,并拿出了两瓶蓝色的药水。

  “他跑了。”有人惊叫,可惜这并不能救他的命,我快速结果了他。区区技俩就想杀死我?他们以为术士就那么好对付吗?乘尤塔分神之际,米思娜打开她的手枪,速度逃离她的掌控。

  尤塔举枪环视四周愤怒道:“都给我滚出来?”而等待她的只有我的子弹。把她射倒后,我立即扑了上去,这需要很大勇气,要知道吸血鬼的恢复能力很快,在这之前我必须用臧青给的手铐把她烤住。

  “如果你只是要求涨工资的话,一切就不会这么麻烦了。”

  “我那么相信你。”

  “那是因为你蠢…”米思娜狠狠地给了她一巴掌。这一巴掌够重的,直接她打飞了。

  “这样就可以了。”我劝道,不管在什么时候女人们打架总没好事。

  这时,超委会的人出现了。正好看到这一幕。他们不会误会什么吧。

  “臧青,这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解释道。

  “这就是我想象的那样。”臧青面无表情。“徒弟想把师父踢出门。”

  3

  我专门给米思娜开了瓶红酒,“怎么样,够‘红’了吗?”

  “那么我们庆祝什么?”米思娜穿了件黑色的低胸连衣裙,性感身材暴露无遗,可惜她将会永远这样性感,而我将会变得越来越老。

  “庆祝,我们逃离鬼门关。”

  “哪个鬼门关?尤塔的?还是臧青的?”米思娜浅笑。

  “你的。”她笑了,沉默了一会突然道:“那件事我很抱歉。”

  “嗯……我想我们都是在本能反映。”

  “我们就是我们,一对不可救药的生物…也许根本不应该存在,但是我们还是存在着,带着那么多血腥的历史。所以我们尽量补偿我们所造成的伤害。”

  “你打算怎么补偿?”几杯红洒下肚我感觉自已有些飘忽。

  “不如让你想象一下…有一天你有一个机会可以拯救我,那个就是我给你的礼物了。”

  我盯着她娇艳的红唇轻声说:“我想要的是所有的事情一笔勾销。”

  “谢谢你墨坤宇,谢谢你帮了我。我保证尽量不会再来打扰你了。”

  “你没有打扰我。”

  “我没有让你感到害怕?”

  “没有。”

  “我可爱的孩子!”她抚摸着我的脸:“正因为如此,我怕有一天会忍不住要把你的喉咙撕下来。”

  她动情的看着我,“谢谢你的酒。”

  “你都没有喝。”

  顷刻她的唇覆了过来,短暂的缠绵,“不,我喝了。”

  “好好照顾自己。墨坤宇!”她穿上外套起身离开,那么孤独、那么妖娆,或许以后我们还会见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