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天就手中的软玉捏碎的一瞬间,也给詹天传过去一句话,叫他在人群混乱的时候,找机会动手,是场面变的比现在还要失控!

  张坤虽然不知道詹天要这样做的原因,但是,张坤还是这样做了。

  就在詹天和女子进行战斗的时候,张坤也是敏锐的感知到还有这另外一团人在这个乱局之中,只不过张坤已经不再顾及这些东西,目前还是先完成詹天的要求。

  张坤看着身边经过了一个个行色匆匆的黑衣人之后,在最后一个人经过自己身边的时候,猛地大喝一声,然后磅礴的魂气顷刻之间释放,整条手臂瞬间变大,粗壮的手臂将张坤的衣袖震碎。

  张坤身体向下微微顿了一下,然后张开手臂,两只手臂直接将接下来赶上来的黑衣人全部来了下来。张坤大叫了起来,气息粗重,一脚踏在地面之上,脚下的石板瞬间崩塌,破碎开来。然后又一脚踏上,另一块石板也是紧随着破碎开来,石块迸溅。

  张坤双腿一步步的向着人潮的反方向走去,裹满魂气的手臂直接将奔过来的众人全部拦下,并且将人潮朝着詹天和那女子战斗后的方向推去。

  “你是谁,竟然敢害我们,你难道不想在这红区生存了吗?”

  一个人声冒了出来,威吓张坤的行为,但是瞬间就被吵闹的人潮给淹没了。当然也有人施展魂气和手段想要反推开张坤,但是他们真正的去做的时候才发现张坤的巨大的力量和强悍的防御。自己怎么多的人一起使用力气来轰击张坤竟然没有撼动张坤分毫,张坤依旧是推着人潮向着詹天和女子战斗的地方。

  大概是距离不过十米之多,詹天早就注意到张坤的行为,也在计算着这其中的距离,所以在再人潮接近的时候,詹天直接一掌轰响女子,而那女子也是和他想象的一样,瞬间就躲了过去,詹天在掠过女子的时候,朝着女子微微摇摇头,然后身上魂气盘绕在双腿之中,整个人就像是猴子一样穿入了人潮之中。

  &!酷匠H{网+|唯◇一rB正《版Pr,"其他)都{X是!…盗…版VE

  然后尖叫起来“杀人啊!杀人啊!”

  手臂瞬间在自己经过的人身上点了点,魂气瞬间就封住了那些人的穴位,被封住穴位的人只是感觉手臂或者大腿一麻,一开始没有注意到什么,之后在詹天呼喊杀人的时候,想要去逃窜的时候,立刻就感觉到浑身无力,然后整个人直接软到在地上。

  一看见有人竟然毫无征兆的倒在地上的时候,所有的人都慌了起来。直接有人朝着拦着他们的张坤大骂起来,但是张坤依旧是推着这群人不断的后退。

  当有一个人试图攻击女子被女子一刀给震碎的时候,所有的人都被这仿佛是来自地狱的女子给吓个半死,如果只是将人一刀砍死也就好了,可是这女子竟然将人生生的一刀劈成粉碎,鲜血就像是雨水一样淋了下来,满地的碎肉瞬间就让目睹这一幕的人腹中翻涌,竟然呕吐了起来。

  随着女子的一步步走来,每个人求生的欲望在一瞬间膨胀起来,每个人使出了所有的魂气,人群的力量直接将冲破张坤的束缚,打破了张坤封锁的一角魂气。

  这个时候一个矮小的身影一瞬间钻过了那个破碎的一角,然后直接跨过张坤的身边。

  “走了,你先回去!”

  张坤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然后瞬间撤掉魂气,随后被有涌上来的人潮给淹没了,那女子看见詹天逃走的身影,原本想要冲过去,可是却被前面的人群给隔断了去路,几个呼吸之间詹天已经消失在她的视野之中。

  女子目光顿时变得阴冷起来,然后四下望了望,想要发现刚才讲人潮推过来的张坤,但是在女子寻找詹天的时候张坤就已经消失在深深的夜色之中。

  “可恶!狡猾的男人。”

  女子跺了剁脚,直接推出了人潮,来到一处没有人的房间之中,看着遍地的狼藉,瞬间就明白这里也是发生了一场争斗,就在女子想要离开的时候,,目光朝着窗户外的一个屋檐一望,淡淡的说道。

  “红白,白金。你们看到了刚才和我争斗的那个人了吗?他的去向是否知道。”

  女子声音刚刚落下的时候,两个身穿华丽衣冠的绝色女子立刻就出现在窗外,然后进了房间朝着女子跪了下来,恭敬的对女子叩拜了一下。

  “大小姐,一开始和你交手的那个矮个子的黑衣人实力实在是恐怖,在奴婢看来他已经可以和色爷相比较了,奴婢们一开始几乎将精力全部放在他的身上可是这夜色暗黑,在一瞬间,奴婢就失去了他的踪迹。大小姐恕罪!“

  穿着白金色大官袍,露出香肩的是白金。白金站了起来,朝着女子解释道。语气之中虽然尊称女子为大小姐,但是并没有多大的敬意,女子也不在意,只是微微歪着脑袋。

  “连七色定魂也不行吗?”

  女子眼睛微眯,露出一丝的杀气,瞬间让白金露出一丝的汗水。

  这个时候红白站了出来,朝着女子拱了拱手,淡淡的说道。

  “七色定魂是不能够随便使用的,先前我在反杀来两个小毛贼的时候动了杀气,所以没有办法使用需要平静之心才能够用出来的七色。”

  女子看了看红白身上的白色条纹已经别鲜血染成红色,也就不在继续这个话题了。

  “那另一个你们应该知道吧,虽然他也是印臣的实力,但是我还是能够感知到,他只有印臣初级的实力,这对你们来说应该不是问题吧。”

  女子找个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一点也不过周围还没有干涸的血液,不过让人奇怪的是这女子将人震为碎块的时候,自己身上却没有染上一丝的鲜血。女子看着红白和白金,而红白和白金拿出一个珠子,递给了女子。

  “这个珠子是七色定魂珠,它可以在不适用我们姐妹两特殊的魂气的情况下,使用出定魂的效果,但是唯一的缺点是对魂气的消耗是非常大的,这一点我们只是印师的阶段是承受不起的,但是对于大小姐来说就是很正常的了。”

  女子有趣的把玩这手中不及半个手掌大小的定魂珠,先是冷冷的笑出声来,开口说道。

  “七老头的玩意啊!你们还真是山里的规矩分的很清啊,难道就不怕我那大哥失去了势力时候,到时候我才是最后的赢家了嘛!”

  面对女子的调侃,红白和白金并没有多大的神色波动。

  “如果大小姐真的可以得到掌门的承认的话,我们姐妹两定当成为大小姐的武器全力的扶持。”

  女子无趣的撇了一下嘴,摊了摊手,看着窗外渐渐明亮的月亮。

  “如果有一天你们能够找回自己的情感的话,我倒是情愿你们不是我的武器,而是成为我的姐妹,这样至少我不会太过孤独。”

  红白和白金看着有些感伤的大小姐,她们似乎不知道大小姐这样的原因,因为他们没有感觉,没有感情,就像是他们自己说的那样,他们只是门派里面杀人或者用来做事的武器和工具,武器和工具是不可能有感情的。

  有些人出生的时候就是一种悲哀,他么堕落的就是失败者;有些人能够在悲哀的同时认清楚悲哀的是什么东西的话,他们能够活的很好,但是也活的行尸走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