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天来到张坤身边,看着张坤扛着的刀疤一眼。

  “大师兄,你有没有看见一个拿着三尺长剑,留着羊角胡的一个中年人呢?”

  张坤疑惑的看了看詹天一眼,詹天在看到张坤的表情的时候,就知道张坤没有并没有发现那个羊角胡子的人,但是一想到那胡子也只不过是印师巅峰的实力也就不再没有去在意了。

  和张坤说了声没事之后就单独的走在前面带路,不知不觉之中,他似乎就成为了这个团队的领头羊,一想到这,詹天就苦笑了起来,一个责任!很难啊!

  就在詹天等人向德森堡前进的时候,他们必定会经过一个寨子,兽林寨!

  酷匠e网{唯一正m版X,{其他都,是pF盗版

  这个兽林寨是人类在德森堡和大海之森之间一个中转站,同时也是预防大海之森出现兽潮的第一个防御站。而这兽林寨之中有着德森堡各大家族的驻扎势力同时也有着一些亡命之徒聚集在这里。这里同时也是德森堡兽族交易的最大输送站,同时兽林寨很乱,死一个人其实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就算是詹天一行人的实力很强,但是在这个混乱的地方,需要的还是低调,低调再低调。

  “龙昊,德森堡之中谁的势力是最强大的?”

  “这德森堡之中要说势力最为强大的不是一个而是两个,其中一个是堡主的势力,另一个就是刀疤的魂团,他们的魂团叫做嗜血!只不过嗜血这些年在德森堡的影响力有些下降了。等会我们要路过兽林寨那里的势力可是鱼龙混杂,就算是嗜血在那里也不会太过嚣张!"

  "嗜血!还真没有想到啊!没想到我们刚刚踏出大海之森就已经面对了一个,看来下一个是在这兽林寨之中国等着我们咯。也不知道这两个势力的矛盾如何?”

  詹天看着穆青,有看看刀疤。

  穆青阴险的一笑,刀疤则是动了动嘴唇,也没有发出声音。

  詹天轻轻的一笑,没有发出声音,他的眼前一个半圆形的建筑在慢慢的出现。

  一个建筑渐渐的随着众人的接近而出现在眼前。建筑是一个半圆型的大格局,四周包围着尖锐的倒戈和荆棘。几乎每隔四米都有一个箭塔,上面各有着两个人在警惕的看着周围。半圆建筑的后面是一个不高的山壁,山壁之中似乎有着一个又一个挖出的山洞。詹天黑色的双眼立刻变成了青色,顿时远在千米之外兽林寨清晰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看来不只是城墙之中有着箭塔,门寨的大门是一个威武的不知门的兽头骨,大约有着三米之巨,透露着一股肃杀的气息,通往大门的路口有着一根根尖锐的巨大骨刺,看起来华而不实,想必是为了起着威慑的作用。

  瞳中青光大作,詹天四下环顾了一下之后,也是看见一些藏在拿出的金属格局,可是能够透视作用的黑白金瞳的距离太短了,千米的距离超过了势力的范围,詹天还没办法看透内部的构造。

  “怎么样了?”

  詹天收了眼中的青芒之后,龙昊就走了前来,詹天的瞳术,龙昊已经知道了。明白这样强大的天赋,他自然是要将这种天赋发挥到极致,詹天将自己看到的情况简单一说之后,龙昊摸了摸头发,眼睛灵动的转了转,然后说道。

  “我们就这样的走,现在我们就是嗜血魂团了,穆青说魂团被他藏在兽林寨之中一个可以相信的人手中,我们就这样的进去,按照嗜血的威慑力是没有任何人敢出来阻拦我们的。”

  龙昊忽然之间喊了出来,张亮和詹天都是眼睛一咪,顿时就明白了龙昊的意图。

  一旁沉默的刀疤眼中闪过一丝的精光,然后瞬间暗淡下来,继续沉默的跟在张坤的身边。而阴笑的穆青面目一沉,似乎明白了龙昊的意图,看着龙昊,目光之中出现深深的忌惮。龙昊微瞥了嗜血众人的神色,嘴角一扯,然后大步的走在詹天的身边。

  兽林寨在慢慢的接近,一种诡异的气氛也在缓缓地酝酿起来,詹天顿时变得严肃起来,目光也变得凶狠了起来,然后将大成刀背在身上,一个人单独的走在前面,龙昊等知情的人走在后面,但是穆青和水朵儿等人却是困惑的看着一个人前进的詹天,虽然詹天的实力很强,但是想要一个人强攻兽林寨的话,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群人到底想要做什么。

  詹天将大成刀一下子砸在地上,一声巨响,裂缝快速的向远处延伸。詹天青色的眼睛慢慢的变成了黑白金色,同时金色之中隐约的出现猩红,一股强大的煞气冲天而起,一瞬间,每个人都仿佛看到自己面前出现了尸山尸海!

  兽林寨顿时如临大敌,所有的人立刻出现在城墙之中,无数的弓箭朝着詹天,一个个浑身散发着强大的魂气的陌生人出现在城墙,皆是极为谨慎的盯着詹天,但是却没有一个人下来。

  “看到没,他们差不多都出来了,没出来想必也在暗处观察。”

  龙昊有些得意的朝着嗜血的众人说道。

  穆青看着龙昊这副小孩子的神态,自然而然对龙昊的谨慎下降了一些。

  满是笑意的龙昊转过了身来,笑容顿时收住,目光之中瞬间变得波澜不惊起来。

  “阁下,是谁?”

  一个声音突兀的打破了僵局,詹天循声识人,便将目光定在站在一群大老爷们之中一个女人的目光之中。

  “难道不知道在问别人问题的时候,要先自保家门吗?”

  似乎被詹天轻狂的语气给刺激到,那个身穿白色衣袖的女人轻巧的坐了下来,伸出皙白的手臂揽了揽被风吹乱的头发,样子极为的妩媚。

  “我便是这兽林寨的寨主,我叫唐文。你自然可以叫我糖糖!”

  这女人眼中含笑的看了詹天,眉目传情,一股阴柔的气息瞬间蔓延开来。但是詹天却不由得心中一寒,有些恶心。

  城墙上一个身穿白色的羽衣的女人。这人手指之上套着五颜六色的宝石戒指,在阳光之中闪烁着耀眼的光芒,随着这唐文的动作的时候,竟然有着一股子贵气,只不过这样的气质和水朵儿想比就差远了。这个人的脸上有着一股阴柔之气,同时又有着长长的黑发披在肩上,看起来像是一个俊秀的女人,但是要不是龙昊提前和詹天说了这人是个男的话,詹天没准就真的将他当作了女的了。

  一个男的竟然比女人还女人,詹天的心脏承受能力莫名其妙的变大了许多。

  还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敢生!

  詹天嘀咕一句,但是并没有减弱他的声音兽林寨的人全部都听得到詹天的话语。一瞬间那唐文风和日丽的脸上顿时布满杀气,周围的人听了詹天的话之后,顿时明白,先是有了一声偷笑,紧接着笑声此起彼伏,而那唐文的阴柔俊秀的脸顿时变得极为的扭曲。

  挥手之间,一股黄色的魂气变化成为了刀,直接将靠近他并且取笑与他的人,拦腰砍成两半,然后那魂气变化成为的刀转了一个弯,便飞快的朝着詹天斩去。

  这唐文是印臣中级的实力在这兽林寨算是一把手,这一手顿时将原先哄笑的场面变得极为的沉默,毕竟这个唐文也是一个喜怒无常的狠角色。

  在兽林寨附近还没有人能够和唐文抗争的,就算是那嗜血的团长刀疤也不可能,所以唐文在兽林寨有着绝对的话语权,不仅仅是他背后的家族还有他的强大的实力。

  一瞬间所有人都看向了詹天,这个子矮小,但是全身却是散发着恐怖深不可测的杀气的蒙面人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底牌或者阴谋来面对整个兽林寨的。

  詹天抬眼看着越来越近的魂刀,并没有任何的动作,然后看着那划破空气,鸣叫着刺耳声音的魂刀,好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远处的穆青水朵儿等人则是震惊而又惊恐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因为在兽林寨生活这么些年,不要看着魂刀平平无奇,可是这就这简简单单那的一道魂气变化的刀气,直接将一开始晋升为印臣的刀疤给一招打败,在刀疤的脸上和胸口上留下了深可见骨的巨大伤疤,虽然刀疤最后活了下来,但是那恐怖的伤疤是不可能恢复的所以,刀疤的名字也就是从那个时候渐渐的被这样叫了出来。

  对于刀疤或许是耻辱,但是对于唐文来说,一招击败一个印臣初级,不是一个很值得吹嘘的事情,所以当时唐文是这样和刀疤说的。

  他说,你的天分不足,资源不足,际遇不足,你这一辈子也就止步于印臣了,我不杀你是想要等下次兽潮来的时候,你能够出一份力,省得我太麻烦。当时整个嗜血的人都在,刚刚晋升印臣的刀疤被一招击败之后,导致许多原先嗜血的人都脱离嗜血然后加入了唐家,无论是刀疤还是穆青或者水朵儿他们依旧能够记得那时候唐文轻蔑的模样,就像是看蝼蚁一样的看着他们。

  想到此处,一旁一直沉默的刀疤不由得握住了双手,奇耻大辱他又如何能够忘记,张坤隐隐的瞥了一眼刀疤,又收回了目光,继续看着詹天接下来的动作。

  詹天看着魂刀快速的朝着自己斩来,由于魂刀的速度太快,夹杂的惯性,带来了城墙上被砍成两半的人的尸体也随着掉了下来,眉头闪过一丝的憎恶。

  一只手挑起了大成刀,然后再众目睽睽之下,一只手举起大成刀,橙色的魂气瞬间爆发起来,数量庞大的恐怖,橙色的光泽直接将城墙上的众人下了一跳,但是看清楚魂气的颜色之后,有舒了一口气,还好只是印师。

  但是詹天的作秀显然并没有这样结束。

  一切才刚刚开始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姬无雪说:

  装逼的时候到了,全部退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