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天并不打算知道穆青的算计,他有这个自信,特别是在对方的实力差不多全部展示出来的时候。

  “你说的这些,我也是知道,想必你也是明白我之所以如此淡然的和你们对峙,没有使用过于强大的实力来突破你们的围困,一方面是这阵法确实奇妙,而另一方面就是因为他们早就将你们算计在他们的包围圈之中,你们伤不了我,但是我们这边的人却能够无声无息之中制你们于死地,因为你们根本就没有实力同时对抗两个印臣!”

  詹天的话一落,特别是那两个印臣,顿时在五个人的心中掀起滔天大浪,竟然还有一个印臣埋伏在一边,除了穆青以外,其他四个人全部四下紧张的张望着,詹天能够清晰的看到这四个人脸上的恐惧之色,这其中也包括那不知觉就有一种贵气的水朵儿。

  “阁下说的这些,我自然是知道的。”

  穆青不露声色的笑了笑,但是詹天没有说话的时候,他身边的一个身穿红色官袍,看起来有些干瘦大约不过十六岁的少年倒是打破这般沉默。

  “什么,你早就知道了,那你为什么不说出来,你知道埋伏我们是什么人嘛!印臣,就算是家族的老祖宗···?”

  “闭嘴!红闹!你想死吗?”

  那个身穿红色官袍看样子就是叫红闹的少年顿时被水朵儿当头一喝,红闹似乎也是知道自己要说错话,顿时息住了声音,只是有些怨恨的看着穆青,眼中的仇视没有任何的掩饰。

  “这些就是你说的那些很团结的一群人?”

  躲在暗处,观察着一切的张坤提着虚弱不堪的刀疤,嘲讽的笑了起来。

  “看样子,表面看似团结的一群人,实际上才是最有矛盾的,刀疤啊,刀疤,你活了这么些年,竟然连我这个晚辈都看透的比你多。”

  刀疤没有任何的反驳,被扣住魂气流动的穴位的他,提不出一点力气,只能够看着树丛之外的那一场争斗,眼中流露迷茫的神色。

  “看来你是有所图谋,只不过你这样的图谋,应该是在杀我的途中给改变的吧。”

  詹天一举手,拿起大成刀,眼中闪烁过一丝精光,刚才在这群人之中那个叫红闹的家伙有些意动了,导致这光罩出现了一丝的破绽,而被詹天发现了,詹天一刀飞了过去,没有附加多少的魂气,甚至来连先前劈碎穆青一个分身的力量都没有,大成刀直接镶上看似闹不可破的光罩,然后再詹天微笑的面容和水朵儿等人惶恐地神色之中,渐渐的破碎,然后变成了光彩的斑斓色,消失在空气之中。

  詹天一手召回了大成刀,活动了身体,笑着说。

  “既然你要谈判,我们就应该站在同一个平台之中才是正确的,哪有人谈判的时候隔着一面屏障呢,你说是吧,木家大少爷。”

  詹天脸上浮现了轻松的笑意,但是穆青却因为詹天的一句话,一只平淡的神色,就像是暴雨一样忽然之间变动了起来,整个人直接疯狂的跑了过来,完全不过双方实力的差距,抓住詹天的胸口的衣服,恶狠狠的对上詹天戏弄的眼神。

  “你!怎么会知道?我是谁!你到底是谁?”

  对于穆青狰狞的面庞,詹天直接无视了,嘴角微微一扯,一只手抓住穆青揪住自己衣服的手,强大的力量瞬间就将穆青的手挣脱掉了,然后詹天看着穆青,直接猛地一挥手就将比自己个头还要大的穆青,一把扔了出去,淡淡的说道。

  “没有这那五方行者大阵,我要杀你易如反掌,但是我并不想随随便便就杀一个人。这样很不好,我也不喜欢这样,我既然知道你是木家大少爷,我自然有我的渠道,你如果想和我合作一件事的话,最好保持你先前那样的神色,虽然那种感觉很欠揍,但是起码比这样像一个疯子强一点。”

  穆青被詹天一下子扔了出去的时候,整个人直接快速的掠过了水朵儿的身边,波动了水朵儿的衣裙,然后快速的在地上滚动,划出了一道显眼的沟壑。但是水朵儿并没有转过身来去看穆青的情况,因为詹天的这一系列的作为,已经深深的镇住了水朵儿,自己这五方行者大阵虽然谈不上什么厉害的阵法,但是水朵儿也是极为清楚这阵法的威力的,困住一个印臣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就算是有人发现了其中的一丝弱点,但是没有在没有超越印臣实力的条件下,是不可能打破这光幕的。

  但是詹天确是做到了,而且看起来是那么的轻易。

  詹天看着不断在地上翻滚的穆青,身体一瞬间就消失在原地,一阵风刮过水朵儿的脸庞,二耳边的头发鼓动的飘了起来,然后又缓缓地落了下来,水朵儿震惊的转过了身来,却已经发现先前还只是在自己面前几百米的地方的詹天竟然一瞬间出现在自己的身后,这般实力!从来没有真正见过印臣级别的战斗力的水朵儿,第一次感受到印臣原来是这般强大。

  汗水从她的额头上一滴滴的滑落下来,水朵儿身边那些个原先就很怕死的三个人当场就被詹天的手段给吓到了。

  红闹顿时战战兢兢的转过身来,惊恐的看着水朵儿,身上的红色光芒一点点的消散,同时如果认真的探知一下也会感知到红闹身上的魂气也正在快速的消散,不仅仅是红闹其他两个人也是,同时也包括水朵儿和再一次别詹天提在手中的穆青,他们身上的魂气也在消散,只不过和红闹三人不同,他们的魂气消散的比较缓慢。

  “你难道没有发现,自己的魂气在消散吗?”

  被詹天拿在手中的穆青吐了一口鲜血,然后看着詹天。这个时候的他和之前被树蛟附身的时候是一样的,一个疯子。但是詹天却露出了笑容。

  “现在的你,才有资格和我谈判,你脑子之中的一些事情我不明白,我不知道你到底隐藏着什么悲伤的故事,因为你的血脉之中有着封印,一个关于记忆的封印。但是这种封印是近期的,而且是循环的,我在你的鲜血之中感知到莫名的悲伤,同时还有一次又一次去刻意忘记的悲愤。”

  詹天看着穆青渐渐恢复神智的眼神,只不过这样的眼神之中有着非常复杂的东西。

  “我想这一切应该就是你自己做的吧!”

  詹天放下了穆青,然后盘腿坐了下来,静静的看着穆青。

  穆青无力的倒在地上,有气无力的喘着气息,眼睛却紧紧的盯着詹天,盯着詹天,眼中阴郁毫不隐藏的暴露出来,但是詹天一点也不在意,只是盘着腿,看着穆青,微笑着。

  “或许你是对的,或许你是错的。”

  穆青挣扎着支起了身体,双手使力撑着身体,朝着詹天一笑,血迹粘在他的牙齿上,染红了他的全部牙齿。

  “但是,你并没有了解全部的事情,你不是传说中那个释教,你没有这种渡人的能力,你既然能够知道我是木家的唯一血脉的事情,想必是想在我的身上得到五行大印的消息吧,我估计你是从我这伪造的大印之中看到的端瑞的吧。”

  穆青有些艰难的伸出右手,然后稍微的散出一丝魂气,顿时周围树木之中属于木属性的自然魂气顿时汇聚在他的手中,不一会的时间,穆青的手中就出现了让詹天颇为麻烦的青色大印。

  “是的,除了你们木家我的五行大印以外,我感兴趣的还有一件事。”

  詹天看着穆青,笑而不语,这种把握事情本因的感觉还是很好的。

  @F更$新最N快#b上@☆酷?)匠/m网e:

  穆青的眼睛一亮,然后又快速的沉寂下去,失去了光亮。

  “那你还想得到什么,我身上的筹码除了那祖传的五行大印之外,难道还有你想要的吗!”

  詹天的贪心很大,大的让穆青一瞬间感觉到了恐惧,这种被人攥在手中的无力的感受,让穆青喘不过气来。

  “我想要的是你们魂团的魂令,我在古籍之中见过这种天地自动生成的物件,很是惊奇,这个世界之中竟然还有一种东西,能够将一个人组成一个团队,并且这个团队的一些功绩会自动成为一个人一生的历史,这在某一种程度之中就是一个荣耀的象征。”

  詹天说完之后,眼中竟然出现了闪亮的精芒,这种色彩不是一个活了无数年的人该有的,穆青将詹天当作了一个不出世的老怪物,所以在潜意识之中就已经将詹天的角度代入了进来,所以会深入层次的考虑詹天的打算。

  这也是詹天没有打断穆青的猜测的原因,因为穆青在猜测的时候已经说出了自身最有价值的东西,詹天并没有考虑那个五行大印,但是五行大印这个东西既然出来了,而且詹天对这五行大印也是极为的有兴趣的,所以也没有说破,就让穆青这样的误会下去了。

  “你是想打造属于自己的历史吗?”

  “这个你自然不用管了,我帮你实现愿望,你先将魂令给我,至于五行大印的信息,但我们帮你完成心愿之后,你在给我如何?”

  詹天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站了起来,伸出了手,朝向了穆青,穆青看着詹天伸过来的手,陷入了沉思。

  詹天的图谋穆青实在不懂,虽然穆青知道魂令的珍贵,但是在一个程度上相比较,远远没有木家祖传的那个五行大印有用,但是詹天似乎对五行大印没什么兴趣,反倒是对魂令很有兴趣,穆青仰着头看着詹天,心中困惑。

  你到底在想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姬无雪说:

  随着我的心意,我发现,没有必要全部按照大纲来写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