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如此,那么你又为何拦住我们的去路呢,我们只是路过而而已并不会去打扰你们的生活的。”

  詹天紧接着女子的声音说道,语气之中有着一丝的尊敬。

  “难懂前辈要和我们这群晚辈过不去吗?还是前辈不能释怀什么?”

  詹天见到那女子没有回到,却是忽然有些着急的喊了出来。

  “他这是在和谁说话呢?”

  一边的天从显然没有意识到他们要面对的人有多么的危险,拉了拉身边神情呆滞的张亮的衣袖,出声问道。

  张亮被天从一拉扯并没有任何的反应,天从见张亮竟然不理自己,顿时心中一气,右手直接穿过张亮的身体,瞬间一股直冲灵魂的波动顿时张亮回过了神来。

  张亮不由得擦了擦额头上根本就没有的汗水,有些恐惧的看着那团仿佛像是地狱门口的幽绿的萤火,深深的吸了口气,先前那女子攻过来的时候,詹天上去交战,兵器对碰出火花照亮女子的脸的时候,张亮无意之中看到了女子的眼睛,心神瞬间就失守了,不是说女子有多漂亮,而是那双眼睛寒意让张亮如坠冰窟,一瞬之间竟然让他有着对这个世界失去信心的的念头。

  那种痛苦绝望的神色,就算是局外人的张亮无意之中看到了也会心死如灰,仅仅只是一眼,就让他陷入这般幻觉之中,张亮看着正在和那女子对话的詹天,心中极为的震惊,他是如何抵抗住这般悲伤的情感的。还是他仅仅只是表面成熟,实际上还是有着属于他这个年纪的孩童思想?

  看正“I版,t章。节8,上酷匠网

  “他是在和一个故人说话。”

  张亮到最后还是回答了天从的问题,天从并没有满意这个回答。

  故人?难道是以前的朋友吗?

  詹天看着眼前这个故人,原本就应该故去的人,可是现在她依旧存在这个世界上,大概是个那欲望之魔一样吧,心中有着放弃不下的执念,这才将轮回寄托在世界之中,成为如今这般人物吧。

  “你和他不一样啊!”

  女子的声音悠悠的传了过来,一阵萤火铺面而来,穿过詹天,而詹天并没有任何的动作,只是等那萤火穿过,声音回荡在耳边,詹天听得出女子的落魄。这种隐藏在无尽岁月之中,几乎可以融化时间的悲伤,可是詹天的心中有着一份比这还要悲伤的记忆,一直存在他的内心深处,这般苦楚他是理解的。

  “难懂前辈就这样阻挠这可以通往启的道路,不让人去打扰他们吗,可是前辈别忘了启前辈的身体一直都在外面,只不过他一只迷失在曾经的美好之中,那充满鲜花和荆棘的道路之中,前辈之所以会这般痛苦,无非是你们二人都无法接受这样的一个夜晚而已。”

  詹天的话刚刚说完一股凌烈的杀气扑面而来,萤火瞬间就飞舞在他的身边,一道寒芒闪过,一柄短剑出现在半空之中,詹天眼中的青色的快速的消散,一点点的金光立刻布满他的瞳孔,散发着神圣的气息,明锐的眼睛所过直接可以看破对方的心中。

  先觉金瞳!十字旋转消失,九字慢慢的出现。

  詹天并没有去躲刺过来的短剑,而是直接双手裹上魂气硬生生的擒拿住短剑,那女子显然没有想到詹天会这样去做,原先想显出另一只短剑从旁边刺去的,可是才刚刚显现,女子看着詹天忽然之间变化的金色瞳孔之中,那个旋转的十字变成九字的时候,詹天就像知道自己的下一步动作一样,另一只快速的探出,抓住了自己刚刚出现的短剑。

  女子整个身体这个时候也从萤火之中现了出来女子似乎永远没有表情的眼睛之中盯着詹天,詹天金色瞳孔里面的九字也是慢慢散去,一个八字出现,于此同时,第三把短剑出现在詹天的身后,狠狠的朝着詹天的后背扎去,张亮是看到了,也是心中一惊,因为他看不出那控制第三只短剑的是什么东西,就当张亮出手的时候,詹天宛若无意识的一脚踏地,做出了要将女子扔飞的动作,第三把端到还没有刺下的时候,那女子就被詹天巨大的力量给甩飞。

  张亮颇为诧异的看着詹天,深意识之中确是认为这詹天可以未卜先知,但是只是一个念头,他就放弃了。虽然詹天有着可以从对方的魂印之中提取对方过去记忆的神鬼手段,但是那也仅仅是对于力量和实力都远逊自己的对手,而且那是针对已经发生的事情,而詹天现在所表现的恰恰是对未来的神秘窥探。

  这就让张亮有点丈二的和尚摸不到头脑了。

  “前辈,这般恼羞成怒,难道是被在下手中了吗?明前辈!”

  明对眼前这个小孩算是有着一些恐惧,这仅仅是一个小孩,却将她一个活了上千年上万年的人牢牢地握住在手中,而且实力竟然还这般强大,就算是自己因为万年的时间,魂气燃烧的差不多了,普通的印臣也不是自己的对手!

  不得不承认,向詹天这样的人这般年纪就有这样的天赋和实力,就算是放在过去那种天才满地走的,也是极为的难得的。

  “你,到底想从我这个得到什么?”

  明一开始在詹天的身上看到属于启那种向往光明却不得不堕入黑暗的影子,但是随着詹天的表现,明已经看不透詹天,甚至有着一瞬间错觉,眼前这个孩子是一个活了亿万年的老妖物!

  詹天听闻笑了笑。

  “我想得到的不是其他,而是明前辈的一份证明,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天从谷的上古开辟前辈就是你与启前辈吧!”

  詹天还真是语出惊人。

  詹天这种言论一出,不仅仅是明脸色一变,就算在天从谷的谷主听到这也是脸色大变,这詹天实在是恐怖,竟然还知道这些!

  “你是如何知道的难道是启告诉你的?”

  明的语气之中竟然有了些迫切,但是当听到詹天否定的回到之后,又瞬间失落起来。

  “说实话,我其实很好奇,为何你们直接明明只是距离了一堵墙的距离为何不去见上一面呢,这堵墙并不宽厚,凭借前辈的实力还是很容易就能够过去的吧!”

  詹天话音之中有着一些好笑的味道,但是明却是苦涩起来。

  “你不知道,我只是害怕我会迷失过去。”

  “既然你害怕你会迷失在过去之中的话,那么就请让我们过去,我们可不会随随便便就回去想到什么失败的事情,你不去做,就永远在失败。”

  詹天落下这句话之后,就直接越过那萤火聚集的地方,大步走向了更加黑暗的地方之中,而那明再也没有攻击他,萤火闪烁这微微的光芒,想必她此刻的心情也是极为的复杂吧。

  张亮看着詹天神奇般的解决着这场看似几乎就是生死相拼的局面,颇为的惊讶,对詹天为人处事的手段也算是有一次认识到了,这个詹天似乎对杀人的事情很是顾及啊。

  先前的那个六法不是他杀的,骨魔某种程度算是他杀的,可是那样的詹天和丧失理智没什么两样,然后便是差一点将他们算计死的欲望之魔,到最后也没有杀死,就连那个先前偷袭他们的变色蜥蜴,詹天也是颇为仁慈的放了过去,张亮对这样的人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虽然听过龙昊说詹天在他面前杀过人,但是那个时候的詹天在杀死对方的时候似乎也说了一些东西。

  这些种种就算不让张亮在意就不行,而现在这样的事情有发生了,张亮走在詹天的身后,小天从也是一声不吭的跟着,因为这样沉默的气氛让她有害怕,而且随着越走越黑的环境,小孩子怕黑的天性也是随之出现,张亮拉着天从,也警惕着身后,提防着那个明,但是,一切并没有发生什么。张亮也不得不佩服詹天的魄力,这样能够后将后背如此坦然让给一个敌人,张亮自认是做不来的,也是无法想像的。

  或许有的人天生就有这样的大魄力吧,詹天也是注意这身后的,但是他失望了,明并没有跟上来,这让后来的事情会变得很麻烦。

  詹天有一些细节没有和龙昊他们说过,就是在两条出现的路中间传说会出现一条天道的基石,而这块基石是需要得到守护者的两种力量的,也就是说那明和启都是这天道基石的守护者,要不然上万年的岁月变化,就算是实力通天之辈在失去肉体的时候也会力量全失,根本就不会出现明那样的直接强大的实力,詹天看的出来,明在和他交手的时候并没有使用权利。与其说是袭击不如说是试炼或者会更加的合理。

  詹天相信龙昊他们遇到的肯定是启了。但是那里的启不再是一个无头战神了,那里的启是明认识的那个启,那个还没有被砍下头颅的启,这也是詹天看到明和启明明就相隔一线,却不敢相见的原因,一个是不知道去,一个是知道但是不敢去。

  这两个人,就好比一个活在美好的记忆,一个则活在痛苦的记忆,时间将他们俩分开,其实他们只要在往前走一步,没准就会发现自己所坚持的那种不原谅其实只是一种愚昧无知。

  随着往前走的位置越来越深入,一股股寒气也随之清透而来,而一处光亮也随之出现在光亮的门口处,待到詹天金瞳变为青光的时候,目及之处,不由得苦笑。

  是她,她为何会出现在那里,詹天看清楚了等待的人之后,不由得有了些苦涩的味道,回绕在口中,不知道如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姬无雪说:

  猜一猜下一章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