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诺的被毁的干净死去的在梦里醒来梦想的终会成为现实现实的还会死去詹天越是听闻就越是心惊,心中越是不想去随着这词的方向去想,可是脑海中却是不由他自己的浮现自己还在堕龙谷梦见的一幕一幕。

  承诺的,被毁的干净!

  他梦里的那个人承诺给一名女子幸福,可是却被天雷轰杀。

  死去的,在梦里醒来!

  这难道真的只是一个梦吗,可是那个梦却是这样的真实,那个人死去了,可是我同样也醒了,这句话和我来说是如何的相像。究竟是梦里的是梦,还是这里的是梦,詹天不由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双手上还在的伤痕告诉他这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

  詹天不知道,在他陷入思考的时候,那名吟唱结束的老者正在看着他,眼中多了几分赞赏的意味。

  梦想的,终会成为现实。现实的,还会死去。

  这是我的未来嘛!

  詹天不由的咂舌,想不明白就不想了,詹天在纠结半分的时候,一个人忽然拍了他的肩膀,瞬间将詹天拉回了现实。詹天扭头一看是龙昊,朝着龙昊一点头,意思自己没有什么事情。

  龙昊也不多问,老者的这些话,他也想出一些事情,他的根慧是有的,但是他没有詹天这般诡异的就像另一个世界的记忆。所以他醒得很快,扭头是忽然发现詹天竟然满头大汗,不由的惊奇,明白詹天也是和自己一样进入一个思想的扩展区,就明白了詹天似乎进入了被自己挖出来的死胡同。

  醒过来的詹天竟然发现除了张炎这小子是清醒的以外,张亮张坤多少有了自己先前的那种状态,这个老者还真是厉害啊!一句话竟然直接将众人拉入不愿思考的禁区,而且莫名其妙的走了进去。

  天从似乎不知道众人进入了玄妙的思想境界,在老者出来的时候,整个人亲切的招呼了过去,摸了摸老者的白胡子,扯了扯老者身后的长辫子,然后偷偷的和老者说着悄悄话,眼光还不时的瞥了一下龙昊和詹天。

  醒过来的詹天感知是如何灵敏,知道这小姑娘这向老者简绍自己一行人,以及目的。便提出了想让他们就进谷求药的要求。

  詹天心中笑道,这小丫头倒是挺有意思的,竟然没有揭发自己和她斗嘴的事情,估计就算是揭发了以这老者的风度也会一笑而过。

  不过还真是,天从在说出詹天一行人的进谷求药的目的之后,便向老者告发詹天在一路上欺负她的恶性,简直让人听了之后恨不得直接将詹天碎尸万段,天从幽怨的说了詹天的坏话之后,又向老者说龙昊如何如何的保护她,如何如何的好。

  詹天不由的脑门大汗,这小姑娘颠倒黑白的能力真是强的没话说,老者只好说喜呵呵的听着,便没有应答什么。

  詹天舒了口气,这个老头给他的感觉太神秘了,在他心中竟然有着一种和他爷爷一样深不可测的感觉,要知道他的爷爷可是一个兽族的皇,是真正的皇者!

  龙昊凑了上来。

  “詹天哥,你知道那小丫头说什么了吗?”

  龙昊虽然没有詹天这样明锐的感知,但是天从在和老者说话的时候,明显的望了他几眼,他还是可以感觉的到的。

  “只要不碍于我们进谷求药就好了。”

  龙昊在说完一句话的时候,有低声的叹道,毕竟是有求与人,求人的滋味可以不好受的。

  詹天心中却是大笑,这小子,人家在说你好话呢,竟然有一种带着丈夫会娘家的感觉。

  詹天的心智可是比龙昊成熟,如果说龙昊的心智为一个成年人的话,那么这个成年人的心里年龄还是有点小的,对待什么男女情绪的感觉就跟你是我的玩伴一样,单纯的简单。

  但是詹天却不是,他的心中就像是有着另外一个人一样,这个人好像活了无尽的岁月,在詹天开始有了自己的记忆的时候,就开始慢慢的醒来,传授詹天无尽的见识和知识,不要看詹天表面是一个孩子,可是有着一个孩子心的他同样也有着另外一颗心脏,一颗沧桑了岁月的心。

  \c最3R新O章r节4上酷`匠网。4

  “小丫头正在向着老者说我们要进谷求药的目的呢,看来事情进展顺利,老者已经答应了小丫头,不过好像谷中有着一些禁制,我们还需要闯谷。”

  詹天明锐的听到了老者和天从商量的话语,第一时间告诉了龙昊。

  这个时候张坤,张亮也是醒来过来正好听到了詹天的话。

  “詹天兄弟,这好像是我第一次知道兄弟原来还叫这样的名字啊!”

  张亮有些挪移的说道,似乎在抱怨詹天不够意思。

  詹天则是哈哈大笑,有些不好意思。

  “不过,这天从谷的闯谷关卡听闻非常的困难,在它还没有封谷的时候,听说前来求药的不计其数,可以进去的没有几个,而且这进去的稀里糊涂得了药,又莫名其妙的被送了出来,他们求的要只是一般珍贵的药,不像我们,我们单是大哥要用的就仙草就是这谷中仅有的灵药,极为的稀有,方圆万里只有天从谷一处,如果我们闯谷被送了出来,那就不好了。”

  张亮说出了自己担忧的地方,看着面前的天从谷,又看看身边越来越憔悴的张坤,顿时满目愁容。

  “哎!不知道大哥还能坚持多久。也不知道这谷中困难如何,我们过不过的去。”

  詹天奇怪的看着有些丧气的张亮,不过一会就明白了这个睿智的家伙,喜欢的一种知根知底的战斗,对待自己不明白不知地的事物有着先天的抵触,不知不觉之间就有了一些要放弃的感觉。

  这样的人说好了是不打无把握的仗,说白了就是没有去冒险的精神。

  “你根本就没必要想这些。”

  詹天立刻打断了张亮的低语,似乎想说些什么。

  张亮有些奇怪的看了詹天。

  “因为,就算是前方坎坷,但是只要这条路还在,我还在这路上,既然有路那么就会有没有过不去的坎,坚持我不想说,但是只要一路上有你有我,我们一行人,这条路就算是苦,可是苦却也是甜的。”

  詹天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脑海中竟然浮现那个人的身影以及那个熟悉而又霸道的声音,这些话说给了张亮同时也说给了自己。

  龙昊目光一亮,看着詹天,心中激荡。

  张亮震惊的看着詹天,转过了身去,堂堂七尺男儿,眼底倒是有了些红润,这话他听的明白,也听的真切,这个时候,张亮才接受了詹天这样的人,无论他大袍后面有着什么样的秘密,这个人值得他付出。

  张坤只是笑,但是他却是笑的满足,师傅,你说的那样的人原来真的有,而你徒弟有幸遇到了。

  “小友说的好!”

  就在众人感慨的时候,只见那老者一步迈出竟然直接来到了众人的身边,这是法技!竟然如此简单的就使用了出来,詹天几人不由的被老者简单的手段给震住了。

  老者知道这行人惊讶什么,没有说破,扶了自己的胡子笑着说。

  “天从小丫头已经和我说了,你们一行人看起来遭遇了不小的伤害,不过老头子我并不能帮助你们。”

  老者顿了顿,却是让詹天心中一惊,难到刚才这老者是说给天从逗着玩的!

  “不过,你们要求的药的时候,必须全部进去,闯这天从谷的关,天从谷有着天从谷的规矩,希望你们可以遵守。”

  “前辈你客气了,我们来着贵地取物,当然应当遵守贵地的规矩,放心我们会全部进去的。”

  龙昊是大家族的弟子,一些规矩礼仪在这一刻都表现的极为出色,就算他身上的衣服破碎整个人有些脏乱,但是举手投足之间显露的贵气,极为的得体。

  老者满意的点点头,倒是一旁的詹天被震住了,张亮搞怪的杵了杵愣住的詹天,靠近笑道。

  “怎么样,小龙昊的作套很无语吧,要知道他刚开始拜师的时候,才两岁,要知道这么小的家伙跟个人精一样,这礼仪作了整整一年我们才将他改了过来,不过这小子还没有将全部的实力拿出了,我滴天,要命啊!”

  关系亲近的时候,张亮认同一个人就会这样熟套,詹天体味着张亮的信任的时候,也是不由的苦笑。

  老者将向他抱怨的天从送了谷中,不让她在这闹腾,然后大手一挥,一道白光从巨大的石碑上投射了出来,天从的整个身体立刻消失在众人的面前,就当众人被老者的手段惊住的时候,白光瞬息变大,然后一道白色的光门就出现在谷的正口,石碑上的黑色符文这个时候才是涌动,依附到门的四周,周围震动的空气,瞬间平息了下来。

  这手段当真恐怖,竟然是一个小世界。怪不得,天从谷可以隐藏在这兽族遍地的大海之森,并且屹立万年。

  “众小友,还望将今日知晓的事情放在心中,不可说出。天从之门已经打开,你们进去吧,万事小心,剩下的事情就看你们自己了。”

  “谢前辈!”

  众人拜谢老者之后,便一个接一个入了光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姬无雪说:

  默默的发稿,然后你们就默默的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