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不知道依末花在何处不如我带你去找她,可信我?”君卿伸手放在明小叶面前说道

阳光下,君卿温柔的笑容,望着她的眼眸很是干净清澈

明小叶看了看他的手,又看了看他的脸颊,抬手把自己的手放在他的掌心,宽大的手掌包裹着明小叶洁白的小手,手心传来的温热触感让君卿心中划过暖流,像是平静的水面起了波澜

“我可以叫你君公子吗?”明小叶跟在君卿身后仰头眨着眼睛问道

“可以,那我可以叫你小叶吗?”君卿低头回望轻笑道

“嗯嗯,当然可以”

“这里风景好美,刚才怎么没注意,对了,君公子,我们去哪里”明小叶看着连绵起伏的高峰问道

“我看你走了一天了,肚子不饿吗?”君卿说道

“不饿不饿,我……咕噜噜”明小叶话还没说,肚子传来的声音让她脸颊一红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剩下的话戛然而止

“还说不饿,我带你去吃饭,然后好好睡一觉,明天我带你去找”君卿点了点明小叶的额头笑道

“嗯嗯”明小叶捂着额头点头道

昆仑山

侥纤站在窗边清脆的笛声从口中传来,水涵音边走边比划着刚刚学习的剑术

“咦,好好听的笛声,侥纤哥哥”水涵音停下手上的动作小跑到雀楼推开门叫道

笛声停住,侥纤看着冒冒失失的水涵音问道:“怎么?”

“刚刚是你吹的吗?”水涵音走近侥纤说道

“嗯嗯”

“教我,我也要学”

“好”

侥纤把手中的笛子递给她走到身后环住她的身体握着水涵音的手指说道:“这个手指放在这里,吹的时候不要太用力,你试试”

水涵音吹了几声皱眉说道:“好难听,明明侥纤哥哥吹的那么好听”

“慢慢来,不急,我学这个也学了好久”侥纤轻声安慰道,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水涵音的耳边

“那你要负责把我教会,然后我就可以吹给擎泽听了,嘻嘻”水涵音并没有注意他们的姿势有多暧昧,开心的说道

侥纤放在笛子上的手停住,靠在她肩上偏头看着她,眼中满是复杂的情绪看着她,有受伤,嫉妒,不甘

“让我教你吹笛子就是为了擎泽?”侥纤声音有些低沉微怒的问道

“是啊,侥纤哥哥你怎么了?”水涵音点了点头疑惑的问道

“没什么,我接着教你”侥纤僵硬的脸上扯出一抹难看的微笑说道

“嗯嗯,是不是这样,这只手指要放开吗?”

侥纤一边纠正她的错误,心里却一阵阵的抽疼,眼角不自觉滑落晶莹的泪珠,滴在水涵音的肩头,打湿了衣衫,你的眼里只有擎泽

“吱呀”门被推开,依末花走进去打量着四周,雾气缭绕,根本看不清楚里面到底是什么景象

“这是哪里?”依末花转头问道

“这是无念楼的第二层,无念之楼,无欲之楼,无情之楼,无爱之楼,共四层”云殁尘走近依末花身后说道

“你带我来这里干嘛?”依末花碰触雾气,顿时散开有很快融合

“为了压制你的魔性”

“我已经没想要杀人啦”依末花说道

“可是你一旦使用法力你心里想的是如何置对方于死地”云殁尘边说边拉着依末花的手朝里面走去

“你是在为了我伤了林茹的手怪我吗?”依末花小声问道

“没有,她的手废了,剑术修习不了,最基本的法术也修习不了,我只是不想再看你伤害别人”云殁尘说着,脚步停住,依末花咬了咬下唇,看着眼前的湖,清澈见底,泛着银白色的光芒

“这是静心湖,可以静心养性,我陪你进去”云殁尘说道

“不用,我知道你在怪我,我自己可以”依末花甩开云殁尘的手说完,毫不犹豫的一跃而下,“哗啦啦!”平静的水面泛起波浪

清凉的湖水不断的冲击着依末花的身体

她脸色苍白,额头渗出密密麻麻的汗珠,紧咬着下唇,体内的魔气不断的抵抗着湖水的进入,疼痛袭卷着身体的每一处

被咬的唇瓣流出滴滴鲜血,但是她就是不喊一声痛,就这样自己承受着,这点痛算什么,娘亲的死,爹爹的死,死亡的窒息,杀戮的血腥,比这痛多了

突然感觉腰间被人环住,“哗啦啦”云殁尘把依末花从静心湖中抱出来微怒的说道:“静心湖乃是神湖,你体内的魔气根本没有清除,仙气压不住魔气便会对抗着湖水的进入,如果我不把你抱出来,你会爆体而亡的你知道吗?”

“我只知道,你在怪我”依末花虚弱的说道

“我没有怪你,很痛吗?”云殁尘抱着依末花的身体感觉到她的颤抖问道

“不……不痛”依末花摇头说道

“罢了,先回去吧”云殁尘叹了口气说道,抱起依末花朝门口走去

天界

东海龙王身穿金黄色长袍,急匆匆的走近天门,守在门口的天兵天将拦住他说道:“龙王有何要事?”

“事关人界的大事,快快让我进去”龙王着急道

“是”

天帝坐在上方,流转的白色光芒环绕

“启禀天帝,东海的定海珠消失不见了”龙王行礼道

“怎么回事,你细细说来”天帝沉声问道

“是,今天东海海面突然掀起波澜,使得不少百姓沉入海底,等我知道去查看的时候定海珠已经没有了”龙王说道

“朕知道了”天帝抬手一挥,半空中便出现一副画面,一位身穿黑色长裙的女子打晕看守,拿走了定海珠

“她是……她是……”龙王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画面

“她是你的小女儿,倾绾”天帝手指轻动画面消失

“不会的,我明明记得我把她封印起来了,怎么会?”龙王惊讶的问道

“太白金星,你来说”天帝说道

  ,酷4#匠网正i,版)x首u@发\

“是,不少山脉开始断开,地狱的冤魂也开始暴动,而能够如此动摇六界的唯有一人,那就是千年前于尘仙一同出世的花魔,而你的小女儿也应该是因为这个原因冲破了封印”太白金星抚摸着自己的白胡子意味深长的说道

“难道封魔岛的封印开了?”龙王怀疑道

“不会,封魔岛的封印没有尘仙亲自解开,是不会有开的”太白金星摇头说道

“至于原因还暂且不知,不过如此的异动,应该是一场不小的浩劫”天帝说道

“至于定海珠,你亲自去找寻,朕不便插手”

“是”龙王说完转身离去

“月老,如何了?”天帝叫道

“陛下,她的前世乃是月华公主跟妖鸣魔女”月老说道

“月华,月华,果然如我想的,当年我未能阻止,让她爱上了不该爱的人,也是我的错,不该把她关在荒域,她那时候法力全失这才入了魔道,都是朕的错”天帝悔恨道

“这是月华公主的第三世,难道还要重蹈覆辙吗?”月老说道

“我没想到她会是月华,不对,她不是,我的月华早就死了,早就死了”天帝失神呢喃道

“陛下,可她是月华公主的转世”月老说道

“罢了,因果循环,不能违天命反其道而行,朕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叫闫火去吧”天帝神情疲劳的挥了挥手说道

“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