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要一辈子都跟着自己孙女的意思啊!只要有这纸人胎记,不管孙女走到哪,纸人的主人都能知道,都能找到她,完成自己对他的承诺!

  “怎么会这样……你早就看透我的心思了吗!”男人失神的喃喃自语,看着那皱皱巴巴的小脸,内疚和自责油然而生,如果不是因为自己,这孩子也不用承受她日后发生的所有事!

  “爹你怎么了?”青年小心的问,他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露出过这幅表情。

  男人没有回答他,只是把目光放在了一直紧紧抓着没有松手的牛皮包上,昏暗的目光中咻然亮起一点希望,没错,只要有了这个东西,应该就能摆脱纸人的主人了,就算不能一辈子都不被找到,但至少也可以一直保护着孙女到成年!

  “阿铭,我现在要把那东西种进我孙女的身体里”男人沉重的说,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什么?把那东西?可是……”青年惊讶的看着男人,语气中带着些许的犹豫,这一连串的事情全都是那东西引起来的,现在如果要把那东西种在孩子身上,这也太……

  “没时间多想了,如果不把那东西种进去,恐怕我孙女活不过六岁就会夭折!放心吧,我会用封眠咒印封住那东西的,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有事的!”

  青年听罢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虽然危险了点,但父亲是不会说谎的,万一孩子真的早夭了怎么办? 

  男人打开锦盒,里面只放着一颗很小很小的珠子,呈青色,还弥漫着一股异香,男人拿出珠子后小心的喂进婴儿的嘴里,那珠子倒也奇怪,一进入婴儿嘴里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男人没有什么反应,似乎早已经知道会这样了,他咬破自己的指尖,渗出红艳艳的血珠,在婴儿的胸口和背后画了一道繁琐的符文,口中念念有词:“天地无极,道法玄妙,三清降临,现我真身,赐吾神力,除秽灭魔,敕!”

  春芽紧紧的握着青年的手,投去询问的目光,青年开口抚慰道:“放心吧,春芽,我爹不会害我们的孩子的!”

  男人画好了符,甩了甩手上的血珠子,紧皱着的眉头微微舒展开,似乎是松了一口气,说:“阿铭,你抱着春芽,我抱着孩子,我们赶快走!”

  “哪去儿啊?”

  穿着唐衣的老人缓缓走了进来,身上还有些许血迹,手中拿着一把红色的纸伞,直勾勾的看着男人怀里的婴儿:“没想到啊,季海,你竟然把拿东西种进了你孙女的体内,不过也无妨,等我把你们都杀了,再把你孙女给宰了,把那东西拿回来!”

  “药鬼!”男人神色一秉,上前一步把青年护在身后,冷冷的看着来人道:“没想到那纸人树林的主人竟然把你放了出来!”

  “不过是和你一样做了个交易罢了”药鬼桀桀怪笑起来:“别再垂死挣扎了,赶快把那东西交给我!论道法,你一届小儿郎如何胜的了我!”

  男人将婴儿放到青年的怀里,悄声说:“你快走,不管怎么样,一定要回到观里!”

  “爹,那你……”青年不放心的看着他,他现在一边扶着春芽一边抱着婴儿,就算一会儿打起来他也帮不上忙。

  g;酷B!匠网Va唯N一*V正;版…g,其。他都|是`盗:版p

  “我没事,你快走!”男人说完,大喝一声,快步跑到老人面前朝着他的面门一拳打去,老人负手而立,微微偏身躲过了男人刚烈的拳头:“速度怎么慢了?是因为脚不行了?”

  说罢便一拳打向男人的小腹,同时五指夹着五根银针甩手射向了想要逃走的青年面前,不偏不倚,擦着他的额头扎在了一边的柱子上:“想要走?到底是年轻了些,不知道我药鬼的手段!”

  男人振振腹痛跪在老人面前,额头冒出虚汗,见青年逃跑被发现,心中焦急,竟一下子抱住了老人的小腿,大喊:“阿铭,快跑!”

  “呵!”老人冷笑一声,一脚把男人踹出几米开外,此时的青年想赶快带着妻女离开,却无奈脚下就如同生了根一般,怎么也动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老人一步朝自己走来。

  “不要!”药鬼就算已经老年却依然那么厉害,果然是自己的能力不够,连自己的至亲之人都保护不了!

  “别着急啊,季海,等我杀完了你儿子和儿媳,就轮到你了,至于的你孙女,我要是心情好,留在身边养着也不是不能,哈哈哈哈”老人狂傲的大笑,丝毫没有一点怜悯!

  就当男人绝望之际,以为必死无疑的时候,门口突然刮起一阵香风,一个穿着白衣的女子笑吟吟的站到了药鬼面前。

  那女子模样娇美,瓜子脸,柳叶眉和杏眸,扎着一条麻花辫,弯着眉眼,笑道:“老头儿,你可认得我?”

  药鬼皱了皱眉头,冷冷的问:“黄家的人?”

  女子眨了眨大眼睛:“对啊,我是黄家的人。”

  “黄家的人来这里做什么?”

  “我是来保他们的”女子指了指青年和男人:“受人之托。”

  “呵,你倒是好大的口气?保他们?我倒想看看你如何保得住!”

  女子轻笑,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老人,嬉笑着说“老头儿,我自然是保不住了,不过在我来之前,我跟我家老太爷说了,我若回不去了,可要记得为我报仇,嘛嘛,你也知道,我们黄家脾气可是出了名的睚眦必报,我要是出了事儿,黄家的人是不会放过你的,就算你躲到阎王那里边儿,我家老太爷也能把你揪出来,犯不着吧,你还会是放了吧这样对我们都好。”

  药鬼听罢脸色阴沉的看着女子,确实以黄家的脾气来说,要是这女子真的出了事儿,是不会放过自己的,要不今天就放了季海一马,长路漫漫总能找到机会把那东西拿过来!

  女子笑吟吟的等着药鬼的回话,一点都不着急。

  “好”老人沉沉的答道,看了一眼趴在地上的男人,说:“季海,我这次就放了你,我有的是时间,总能把拿东西拿回来,你可千万要看好了你孙女,别哪天落到我手上!”

  说完狠狠的剜了男人一眼,撑着你把红色的纸伞消失在了庙外的黑夜之中。

  青年见老人已走,连忙去把季海扶了起来,问:“爹,你没事吧?”

  男人摇了摇头“没事”

  一瘸一拐的走到女子面前,恭恭敬敬的说:“谢大仙相救,敢问大仙的名字?”

  “黄娇绒”

  “大仙之恩,必当重谢,也不知道是谁让您过来救的季某?”

  “是阎家的小子,他与我有恩,他爹知道你今日有难,特前去山中找我救你一命,现在事情已过,我也该走了。”

  是自己的师弟阎三郎!男人一愣,万没想到,在最紧要的关头竟然是自己的师弟救了自己!

  “恭送大仙”男人看着女子渐渐消失的身影不由得感叹了一句:“自己还是太弱了,修道三十余年,不成想还是学艺不精,被人逼得如此地步,竟要黄家大仙来救!”

  男人把婴儿从青年怀里抱了过来,仔仔细细的看着和自己有几分相似的眉眼,道“你是个女孩儿,长大一定是个美人,我给你起名为季芳华,芳香留世,华然万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