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你相公……相公……公……

  这句话反复在我脑海里回荡,一脸懵逼的看着他,我可不记得我有个小男朋友,还长得这么帅气。

  是我拿着瓦特了?还是我的记忆混乱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说:“那啥,我可能是年纪大了,耳朵有点不好使,你能再说一遍吗?”

  他勾唇笑了笑,薄唇一张一合说的铿锵有力:“我是你相公,你是我娘子。”

  “我们不认识啊,真的,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你,你是我老师,我班主任,我知道我长得好看,但是你这么直接告白,我还是有点害羞的!”

  这中间肯定是有什么问题,寂耀应该是认错人了,我怎么可能是他的娘子?

  再说了,这都什么年代了,哪有以相公娘子互相称谓的?

  在加上这一只只咧嘴邪笑的纸人,这寂耀绝对是个老妖怪!

  他淡淡的说:“虽未见过,但十八年前,你我已然有了婚约,证婚人为你爷爷季海。”

  有了婚约?童婚?不可能啊,如果我真有一个有婚约的相公,我爷爷怎么可能不告诉我?

  已经过了十八年,自称为我相公的寂耀从未出现过,但却突然在这时出现,到底有什么阴谋?还是说他真的和我有婚约,只是我爷爷他们不告诉我?

  寂耀一脸淡然,眸子灼灼,不像是骗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卧槽!

  “不信的话,你问问季海便是。”

  我听罢,立马掏出了手机,拨打了老头的电话,振铃响了半天那边才接了电话:“喂,芳华。”

  “老头!”我叫道:“有个叫寂耀的人来我们学校当老师,刚刚对我说是我相公,还说十八年前就有了婚约,还是你证婚的,你到底瞒了我什么事?”

  电话那边沉默了下来,安静的没有一点声响,就当我以为他把电话挂了的时候,他突然长叹了一口气,说:“他终究还是找来了吗,我早就该知道,区区封印又如何能拦得住他?”

  “什么意思?什么封印!你说清楚点老头!我真和寂耀有婚约?”

  “是。”老头的声音像是苍老了好几岁,他说:“十八年前,我和你爸妈被人追杀,那时候你妈临盆在即,为了早些回到观中,也为了摆脱追杀,铤而走险进入了纸人树林,而纸人树林的主人,就是寂耀。”

  “寂耀当时不肯放我们走,便派纸人前来传话,若想走出纸人树林,就要让你妈肚子里的孩子作为交换,若是男孩,便为奴,若是女孩儿,便为妻,为了一家人活下去,也为了肚子里的你,我只好答应他的条件,后来出了纸人树林后,你迫不及待的想要出世,我们只好在破庙中守着你妈把你生出来,我本以为离开纸人树林回到观中之后拿些东西好生感谢寂耀,以求让他放过你,但不成想,你生下来就有了一枚纸人胎记,只要有这纸人胎记不管到哪他都能找到你,为了能使你无忧长大,我便封印了那枚胎记,本以为可以永远不被找到,但寂耀果然神通,还是找到了你。”

  他说:“怪我啊怪我,芳华,是爷爷对不起你,私自就决定了你的终身大事。”

  ◇x酷匠#网正版'u首l发zw

  我听完后觉得很不可思议,但同时对老头的埋怨也烟消云散了,毕竟是为了救家人,倘若他当时未曾答应寂耀,我连这十八年也没有了,直接胎死腹中了。

  叹了一口气:“没事儿老头,你早点跟我说不就好了?再说我这性子,能乖乖听话吗?搞笑,好了,我这长途也挺贵,剩下的事我来解决,你放心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