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伞柔软上面都是黑红色的蕾丝,我就犹如打在了一块海绵上一般软绵绵的使不上劲。

  这就他妈的尴尬了。

  海玉嘻嘻轻笑一声,忽然将洋伞从自己的面前撤开,露出一张精致可爱的小脸,这么近距离一看,海玉的睫毛还真是长到逆天的节奏啊,就像是一扇小扇子一般扑闪着,在灯光下投射出长长的倒影。

  可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啊!因为海玉那粉嫩的拳头已经朝我肚子袭来!

  我勾唇邪笑,接住了她的拳头,道:“不行啊,小妹妹,力道太轻了姐姐可是会感受不到的啊!”

  说罢,我稍稍加重了手上的力气,海玉皱了皱眉头,似乎是吃痛了,穿着那双红皮鞋的小脚就朝我扫来。

  我松开手身影一闪躲过了海玉的攻击,同时海玉也达到了从我手中逃脱的目的。

  这女孩的体术并不算强悍,速度不够快,力道不够狠,但这只是对我来说是这样的,毕竟我从小练体术到疯狂的地步,吃了不少苦,自然体术强悍无比。

  但若是和普通人对阵,她打到一个成年男人倒是不成问题!

  海玉收了那把洋伞,绵羊轲安自然而然的叼住了伞柄,退到了一边静静注视着海玉。

  只见海玉眼中邪光大声,从怀中拿出一个很小的瓷瓶,瓷瓶上贴着一张紫符,海玉眼中有一丝敬畏,小心翼翼的将瓷瓶放在地上,手指成莲花状,口中念念有词。

  我心中警铃大振,竟然是紫符!我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瓷瓶中的东西绝对不是寻常之物!

  若是黄符我还能对付,若是紫符……我恐怕要折在这里了!

  妈的!我一咬牙,心中想到:天生我必注定吾之不凡,我既入我大道,又岂会让我如此就窝囊的死去!

  海玉念完法咒,贴在瓷瓶上的紫符自然脱落,一股浓郁的黑色阴气从瓶口弥漫而开,我见罢脸色一变,这股阴气浓郁到肉眼可见,这就说明,瓶子里东西,至少是鬼罗刹级别的!

  我挂在脖子上的冷玉突然一阵发热,我这时才想起来,我还有胭脂!

  我有胭脂我怕谁!稍稍安了心,鬼罗刹不是我现在能对付的了的,只能让胭脂来对付了!

  两鬼相争必有一方被食之,胭脂乃百年槐鬼,应该不会比这瓷瓶里的鬼罗刹差!

  瓷瓶里冒出一阵红烟,在黑色的阴气中显得格外显眼,红烟飘出瓷瓶缓缓凝聚在一起,最终化为了一个穿着红衣的女鬼!

  我朝那鬼罗刹看去,不由得心中感慨,同样都是鬼罗刹,我家胭脂咋就那么好看呢!

  海玉微微颔首,毕恭毕敬的说:“鬼罗刹大人,恩师让您能将季芳华带回去,不要弄死,请给她留条命。”

  哎哟卧槽?给我留条命?我是不是还得谢谢你啊?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就敢口出狂言!

  鬼罗刹没有答话,血红色的眼睛透过遮面的发丝朝我看了过来,喉咙耸动,发出咯咯咯的笑声。

  }酷;`匠.网首☆(发M

  这笑声犹如指甲刮玻璃一般刺耳无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