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少女不简单,而她身边那只小绵羊,也让人感觉到深不可测。

  这只小绵羊有着一双淡金色的眼睛,眼睛里面流露着只有人才有的神情,如果它不是羊身的话,只看眼睛,就如同一个人!

  少女在警局里面设置了结界,让我们置身于另一个空间里面,这样反而正和我心意,我可不想有过多的人收到牵连!

  少女弯着嘴角嘻嘻的笑了起来,眼睛里面闪烁着疯狂的光点,她问:“谁是季芳华?”

  Q酷匠oP网jc首I~发

  我轻笑,朝刘队要了一根烟,点上后吸了一口,仰头徐徐吐出烟雾,在灯光下,淡白色的烟雾显得那么迷蒙,我正视着少女,说:“我就是了。”

  少女呵的低笑一声,说:“吾辈名为海玉,这只羊是吾辈的搭档唤作轲安,奉恩师之名特来捉拿伤吾辈师兄之人。”

  “你师兄?是纣伐吧?速度倒是快,尸体刚跑了,人就来了。”我说:“你恩师是谁?总要报上名来吧?”

  “吾辈恩师岂是你等小辈能够知晓的?”海玉说。

  啧,这态度还真让人不爽啊。

  刚欲张口,那只绵羊突然咩的一声开了口:“海玉,说多的无用,你我快快了事回去交差!”

  这绵羊不开口,一开口便口吐人言,众人着实吓了一跳,皆道:真是邪乎。

  我蹙眉,脸色渐渐浓重起来,绵羊口吐人言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修炼成精便可吐人言,二是这绵羊里面住了一个人!

  人死后不愿投胎,留恋世间红尘,为了能在人间停留便会找巫师将自己的魂魄封印在动物身上,以人类的思想控制动物的身体,以达到“复活”的目的。

  而眼前的绵羊轲安显然不会是成精的羊妖,世间妖怪,除了蛇、鼠、黄鼠狼、刺猬、狐狸和山海经的大妖怪以外,其他的飞禽走兽皆要百年吐人言,五百年受天劫,千年修人型,这个过程是非常艰苦缓慢的,而眼前的绵羊只是幼羊,又怎么会是修炼百年的羊妖呢?

  所以他定然是个人,不过是用自己的魂魄占用了这只羊的身体,从而控制了这只羊思想。

  “轲安说的也对呢。”海玉似乎非常在意绵羊轲安说的话,更可以说是听话。

  我吸完最后一口烟,踩灭了烟蒂,神色慵懒犹如豹子,眼睛却有着凌厉的目光:“小妹妹,太过嚣张的话,可是会被揍的哦。”

  海玉嘻嘻的笑了起来,眼中的疯狂之色大盛,粉嫩的舌尖舔着尖尖的两颗虎牙,说:“太啰嗦了,老太婆。”

  “啧,所以我说我最讨厌小孩子了。”我脸色渐渐黑了下来,面皮上也结了冰,脚底发力箭步来到海玉的面前,一拳朝她面门砸去,口中说道:“小小年纪患有眼疾可真是要去医院好好查查了,姐姐不会怪你乱说哦。”

  老子明明这么好看,这么帅,这么漂亮,这死小鬼是瞎吗!

  海玉微微往后退了一步,在原地旋转一圈,将洋伞挡在了自己的面前,我的拳头便砸在了这洋伞之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