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伐的身份成谜,但单看他所会的道法,我就已然知晓他并不简单,背景必然庞大,但我还是冒着可能会被他口中说的那人追杀的风险杀了他。

  纣伐的尸体跑掉了,那人必然会去读纣伐生前的记忆,到时候定然会找到我报仇,我一人尚且可活命,若是那人将怒火迁怒到刘队他们身上,我可是救不了他们!

  但我真正最担心的是,纣伐肉身未腐,那人若是将他的魂魄从地府带回来,让魂魄回到纣伐的身上纣伐可从新复活。

  虽然所谓的复活并非是真正的复活,而是魂魄附在身子上面,成为一个活死人!

  如果纣伐真的变成一个活死人,那就麻烦了,就等于我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白费的!

  想到这我不禁心中气恼,语气也就坏了起来:“连个尸体都看不住你们警察也是越活越回旋了!”

  “你……!”刘队被我说的气节,刚欲开口,一旁的马老伸手拦住了他正欲说出口的话,对我道:“季姑娘,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你是说我们通通都会死?”

  “没错。”我点头,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道:“大概,快来了吧?”

  马老又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能说清楚些吗?”

  看着马老一脸没听明白的模样,我无奈的解释道:“纣伐操控孙妙子在门口杀了她的男朋友,造成了现场混乱,为了想要与我过招再次杀掉了元蝶,在洋楼里面打伤了我的朋友,掳走了那两个跟你们报案的人,我为了救我的朋友到后山与他斗法最终在斗法的过程中成功的杀掉了他,本想将他身上一种类似传感器的牵丝线和他的魂魄一起消除,可这个时候你们来了,将我带回了警局,导致我无法将牵丝线破坏,也无法灭掉他的魂魄,让他魂魄逃走了,那人通过牵丝线唤走了纣伐的尸体,那人只要去读了纣伐的生前记忆,你们与我定然脱不了干系,我会道门玄机,还有可能活命,但你们乃是普通人,定然无法逃离那人的手掌心!”

  我话音落下,审问室里面一片寂静,谁也没有说话,似乎都在思考我所言真假,到最后马老开了口:“你说的,是真的吗?”

  我撇撇嘴翻了个白眼,我他妈都把事情说了这么明白了,还问我真假,我由得有些烦躁,脏话也就从口中溜了出来“不信拉基吧倒。”

  “你怎么骂人!”刘队皱着眉头道。

  我耸肩:“随便你们吧,反正,我无所谓。”

  审问室又寂静下来,我百般无聊,便坐在椅子上来回晃悠,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到最后,刘队打破了这沉默的气氛,无力的说:“我便信你这一次!若真有人来了,救了我们,我就让你无罪释放!”他咬了咬牙,说:“反正他是黑户,不记录在案也没关系。”

  @最^G新~章:{节上@!酷0匠%w网

  我弯起嘴角笑了起来,最终还是怕了啊,刘队当警察这么年,灵异的事情多多少少总会发生一些,他其实心中早就相信了,但只是,不愿意承认罢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