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意思,就是说放任季芳华不管了?”刘队皱眉道。

  这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家族?孩子杀了人竟然不肯过来解决问题,还说让季芳华自己解决?

  “应该就是这个意思。”皮埃尔点头,又道:“另外,死者的身份至今无法查证,也没有任何关于死者的资料,似乎是个黑户。”

  “黑户?”刘队眉头紧锁,手指敲打着桌面,这件事情真是越来越让人看不透了。

  “是的,查不到任何资料,死者年龄大约二十五到三十岁之间。”

  “妈的!”刘队啐道:“这案子也太他妈诡异了!”

  而就在三人低头沉思时,一个警员慌慌张张的推门而进,喊到:“刘队不好了,刚刚那个死者,不见了!不见了!”

  刘队听罢腾地站了起来,说:“什么意思,说清楚!”

  警员呼呼喘气,脸色惊恐不已:“尸体不见了,准确的来说,他自己跑掉了!我本来推着尸体准备进停尸间,结果尸体突然自己坐了起来,然后下床跑了!”

  “跑了?”刘队吼道:“不可能,尸体怎么会自己跑了?”

  这一系列事件已经超过了他的能力范围之外,诡异的事情接踵而至,一事未平又起一事!

  马老这时道:“老刘,你先冷静一下,我们先调出来监控视频看一下!”

  刘队稍稍冷静一下,调出了停尸间门口的视频,只见来报信的警员推着尸体准备进入停尸间,突然盖着尸布的尸体突然坐了起开,尸布从他身上滑落露出尸体的脸,赫然就是早已死去的纣伐!

  警员被吓得坐在了地上久久没有回过神来,纣伐看了一眼警员,下了推尸车走到走廊的窗户前破窗而出,彻底的消失在了监控视频之中。

  “妈的!”刘队狠狠的锤了一下桌子,阴着脸色走出了监控室,大步流星来到了审问室门口,二话不说推开了门。

  我看着刘队这仿佛吃了屎的表情,笑吟吟的说:“哟,您这是怎么了?脸黑的跟煤炭一样。”

  刘队来到我面前,俯身猛地一拍桌子,沉声问:“季芳华,你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杨静雪被这样的刘队吓了一跳,在她的记忆里,刘队一直都是和蔼可亲的,又何时露出过如此阴鹫的脸色?

  她想问些什么,蠕动着嘴唇,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

  我笑靥如花,口气中带着一丝不屑:“刘队这话就说错了吧?我人都被你抓来了,能搞出来什么名堂?谁又惹到您嘞迁怒到我身上?”

  “别装傻!”刘队低吼道:“除了你这诡谲的家伙,还有谁能做的出来?”

  我不明所以,说:“您倒是把话说明白些。”

  “死者的尸体跑了!”

  死者的尸体跑了?纣伐的尸体跑了?我愣住,一瞬间的惊愕过后,我脸色变得一寒,冷冰冰的说:“你他妈的把纣伐的尸体给弄丢了?”

  马老和皮埃尔这时走了进来,马老说:“什么意思?不是你弄的?”

  “我要他尸体干什么!”我脸色已经黑的不能再难看,纣伐的尸体跑了,肯定是被他口中所说的老头给唤了回去,他明明说过他身上有牵丝线,我本想将他身上牵丝线的痕迹抹除掉,但是因为警察突然到来我完全没有机会!

  最x新I{章节2上=O酷#匠I网

  这下纣伐的尸体跑了,回到那人身边,我所做的一切都会被那人知道,这他妈就尴尬了,这些警察连他妈的一具尸体都看不好!

  我咧嘴笑了起来,让人汗毛直起,脊背生汗,我说:“纣伐的尸体跑了,那人一定会过来报仇,我也许尚有一丝活命机会,而你们,就等着死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