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风吹过,静谧的小树林里,少女躺在地上,紧皱着眉头,似乎在挣扎些什么。

  秦河看着突如其来的异变,看着纣伐问道:“你对芳华做了什么?”

  纣伐看着正在梦中做斗争的我,耸耸肩道:“谁知道呢,也许会死在梦里也说不定啊,毕竟没有人能从镜子中逃离。”

  他说着,走到秦河和徐玥的面前,笑吟吟的说:“时间也差不多了,不过是个没用的废物,救不了自己,也救不了你们,我现在就送你们上路吧。”

  “放屁!”秦河吼道,大力的挣扎着:“芳华怎么可能被你这种人渣打败!”

  “啧,人还真是奇怪,总是喜欢把希望放在别人身上,自己却不肯努力。”他从怀中掏出一把短小精致的苗刀在手中把玩着。

  秦河未搭话,扯着嗓子叫我:“芳华,快醒醒啊,你怎么可以被这种人渣打败!”

  “叫也没用啊,垂死挣扎。”纣伐阴测测的笑:“该送你们两个上路了。”

  话音落下,持着那把精致的苗刀朝秦河的喉咙划去,徐玥尖叫着,秦河在喊着我的名字。

  谁都没有发现身后的我已经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犹如一阵风般消失在原地。

  那把苗刀离秦河的喉咙不过半厘米距离,秦河吼着:“芳华!!”

  我来到纣伐的身边,一把握住那把苗刀,一脸不耐烦的说:“诶诶,秦,我才刚睡醒啊,不要叫得那么大声好吗?”

  “芳华!”秦河和徐玥同时喊道,一脸惊喜的看着我。

  纣伐似乎没有想到我能从镜子的梦中逃脱,短暂的失神后,他手中的苗刀已然来到了我的手中:“真是漂亮的一把苗刀啊,比我以前的袖刀还要漂亮。”

  这把苗刀的刀身上刻着花纹,刀柄上雕有黑哪吒的雕花,在月光的照射下闪着禀洌的寒光。

  我挥舞着苗刀割断了秦河和徐玥的绳子,道:“你们赶快离开吧,这里由我来处理。”

  “诶?”秦河道:“我不放心……”

  徐玥也说:“是啊是啊,要走一起走!”

  “这里太危险了,我保护不了你们。”我说。

  玄门斗法自然是非常危险的,我不想让秦河和徐玥牵连进来,纣伐是冲着我来的,秦河和徐玥不过是我的朋友就受到了无妄之灾,我不想再让他们受伤了!

  “我……”秦河还想说些什么,但接触到我的目光之后,才咬牙点头道:“好!你一定要回来!”

  =酷《!匠网t首发8c

  秦河如果这时候在分不清轻重的话那就是傻子了,他知道这不是一个普通人能参与的,他和徐玥如果在留下来,就是给我添麻烦了。

  我点头,保证道:“放心吧,我一定会的。”

  秦河点头,拉着徐玥朝山下走去,纣伐自然不会让两人离开,低声念着咒语,那两只飞头蛮立刻长着血盆大口朝两人飞去。

  我冷笑一声:“雕虫小技。”

  话罢,我朝那两只飞头蛮冲了过去,持着苗刀在空中花了两道十字,这两只飞头蛮便化为了碎肉,从空中掉落。

  我回头朝纣伐笑靥如花的说:“杂碎,竟然利用白晓来骗我,你应该已经做到了准备死的觉悟了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