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过头,眼睛犹如一滩死水,老妈吓了一跳,她似乎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我,明明我是个天不怕地不怕,没心没肺荡如浪子的人,眼睛总是熠熠生辉又或者是懒散的,而现在眼睛却只有绝望和死寂。

  她心疼的摸着我的脸颊,说:“白晓是个好孩子,但他已经死了,别再惦记他了,你在这样下去,他也会不开心的吧。”

  我没有说话,接过母亲倒好的鸡汤,上面飘着油腻腻的一层油,胃中翻滚,恶心的想吐。

  但是看着老妈担心的面容,我到底没有说出来不喝。

  长痛不如短痛,不如一口吞了,也省事。

  我这么想着,仰头连续喝了好几口,刚到达胃中就开始翻滚,想忍下这反胃吐出来的冲动,可到底是忍不住,一口吐在了地上。

  这几天进食很少,早就消化的一点不剩,吐完鸡汤就只能呕出酸水来。

  老妈吓了一跳,一边拍着我的背一边问:“怎么了,是不是我做的鸡汤不合你胃口?”

  “不是。”我微微摇了摇头:“我喝不进去,什么都不想吃,什么都没有胃口。”

  “没有胃口?”老妈愣了一下,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似得,将我扶好,立马摁铃叫来了医生。

  我的了厌食症。

  在我意料之内,刚刚知道自己可能得厌食症的时候进食就很少,有的时候还会全都吐出来,我不想告诉老妈,不想让她知道,但毕竟纸包不了火,终究是要露馅的。

  老妈呜呜的哭着问到底造了什么孽,我抹去她的眼泪:“别哭,别担心我。”

  她抱着我说:“没事芳华,会好的,一定会好的。”

  我闭上眼睛静静的感受着老妈温暖的怀抱,小的时候,总是喜欢抱着老妈撒娇,长大了之后却做出了让她伤心的事情。

  这个世界上没有比她更爱我了不是吗?

  厌食症越来越严重,什么都吃不进去,每天只能靠着输葡萄糖维持身体机能,我的身体迅速消瘦,就像是薄薄的一片纸一样,似乎风一刮就被吹跑似得。

  冬天过去了,大地开始回春,院子里的梧桐生了绿色的芽。

  我看着窗外的景色,春天到了啊。

  |$看正#版i章(节#√上…^酷匠ZH网k

  我对老妈说:“我好累啊,我们回家吧。”

  老妈说:“好,我们回家我们回家。”

  当天就办了离院手续,公务繁忙的老爸开着车过来接我们,他心疼的看着我,蠕动着嘴唇,可到底什么也没说。

  由于厌食症,我必须每天靠输葡萄糖来维持身体机能,老爸特地请了专门的医生每天到家中过来给我输液。

  周凯来了,拎着水果篮,他看着我露出震惊的表情:“老大,你怎么变成了这样了?白晓那个混蛋呢?是不是他让你变成这样的?”

  我淡淡的笑了笑:“不是他。”

  “那白晓去哪儿了?怎么不来照顾你?这男朋友怎的当的!”

  “他化作枯花随风而去了。”我轻轻的说:“再也不会见到他了,再也不会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