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已经止住了,但由于失血过多,导致我现在有些虚,脸色也开始发白,他娘的,这要吃多少个老参才能补回来啊!

  我神色淡然,眼睛漆黑如夜,平静的没有一丝波澜,可平静往往是暴风雨的前兆。

  那女鬼朝我而来,我面无表情的将刀子插进胸口,唯有心头血,才能发挥出血魂咒的最大功效,一滴滴浓郁而精纯的心头血落下,我用手心接住,淡若止水的看着女鬼。

  心头血是血液中最为精纯的,对鬼怪的杀伤力也最为巨大,并非是扎破心脏,不然我在扎入胸口的那一刻,就已经死了。

  待女鬼离我不足一米之距时,我一甩手将鲜血撒了出去,口中快速念着血魂咒的咒语:“以吾身为皿,以吾血为刃,化为血刃,化为囚笼,化为锁链,灭以污秽。”

  pL看U@正B版章节*上L*酷'匠网Is

  只见我的血液浮在空中,闪着一阵阵红光,似乎已经听到我的召唤。

  血魂咒对我的精神消耗量是非常大的,如果连这一招都不行的话,我今日恐怕也难逃次劫了。

  “血笼!”我道。

  心头血化为一条条浮有咒文的锁链天罗地网的朝女鬼而去,就算女鬼速度再快,也绝不可能挣脱血笼。

  果然,女鬼被心头血变为的锁链紧紧困住,疯狂的挣扎也无济于事。

  我抬起眼帘,脸色越发苍白,纤纤细指指向女鬼,淡淡的说:“化血为刃!”

  心头血浮起咒文,闪烁着红光,听着我的控制,化为一道道锋利的血刃朝女鬼袭去。

  不过是眨眼之间,女鬼被血刃割的七零八碎,最后化为一阵黑烟,消失在了空气中。

  见女鬼终于解决掉,我也再也支撑不住,喉咙涌上一股腥甜,我捂住嘴巴,想忍住那股腥甜继续上涌,却到底是忍不住,猛的咳嗽一声,鲜血便从我的指缝间淌了出来。

  这次算是大伤元气,怎么着也得修养个一年把?

  连心头血都用上了,还真是狼狈。

  靠着墙稍微休息了一会儿,将身上的伤口处理好,就在我苦恼该如何处理胸口上的伤口时,我却发现,胸口上的那道伤口却用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

  卧槽?

  这种情况我可从来没有遇到过,用心头血也是第一次,以前咋没发现我的伤口可以自动愈合呢?

  可是……我看着胳膊上的伤口却依然狰狞,难道只有胸口处是可以愈合的?别的地方都不能愈合?

  我心中奇怪不已,但此时的情况已经让我来不及多想了,既然能自用愈合,也算是一个牛逼的本事吧!

  稍微休息了一下,感觉体力稍稍恢复一些,我朝四楼出发。

  我已经准备好了接下来的敌人,但如果一直是车轮战的话,我早晚会支撑不住倒下的。

  而现在,我他妈的连正主是谁都不知道,可千万别让我知道谁是正主,否则我一定要废了他!

  可是在我意料之外,等着我的不是厉鬼也不是什么痢尸,而是一个人脸兔身的怪物。

  人脸是个少女,长得犹如瓷娃娃,很好看,却长了毛茸茸的兔身,显得怪异无比。

  她笑盈盈的看着我,开了口:“季姑娘,我家主人有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