痢尸的恐怖之处,就在于他的肉身,如果没有完全毁灭他的脑中枢,它就会一直活动。

  就算只剩下头,它的头也会按照主人的意思继续攻击敌人。

  所以非常难缠。

  我掏出一直藏在袖子里的袖刀,神色凝重起来。

  袖刀上面有一层层的咒法,刀身由玄铁打造,再加上被黑鸡白狗之血浸泡过九九八十一天,对鬼怪的杀伤力非常可观。

  这也是我爷爷为了保证我安全所专门给我打造的。

  我很喜欢,因为比较小巧,所以一直藏在袖子里面。

  突然一阵阴风袭来,那悬挂在灯管上的两具痢尸飘飘荡荡的转起来。

  H更=k新^z最Y快上}“酷●/匠网

  嘴角弯起,渐渐扩大裂开嘴角,露出森森发白的锋利尖齿。

  那嘴角已经咧到不可思议否认地步,就连那长在最后面的智齿也能清晰可见。

  只听崩的一声,挂在痢尸上面的绳子断裂而开。

  两具痢尸齐齐落地,女痢尸仰天嚎历叫一声,那男痢尸就像是接受命令一般,嚎叫着朝我冲来。

  看来这男痢尸是受女痢尸命令的,就算是鬼,也是有等级之分的,说明这女痢尸比男痢尸还要强!

  闪着黑光的长指甲直冲我脸而来。

  我这貌美如花的脸若是被这指甲刮到了岂不是要毁容?更何况这痢尸的指甲上面恐怕是尸毒!

  我这小暴脾气能忍?绝不惯它毛病!

  微微偏过身子,躲过了男痢尸锋利的指甲,抓住它的胳膊,一刀挥下,就如如同切豆腐似得将它的指甲给切了下来。

  你感受到过绝望吗?抓了一首蛆的绝望!

  恶心的我差点吐出来!

  我之所以不将它的胳膊切下来,而是将它带有尸毒的指甲切掉,是因为指甲上面没有可操纵的细胞,是死物,所以就算切掉指甲,指甲也不会反过来伤害到我。

  男痢尸嘶吼一声,猛的朝我抬拳挥来,我也顾不上有蛆了,双手护住小腹接下了它的一拳。

  力量之大,已经堪比铁锤,我舔了舔嘴唇,如果不是因为衣服太多,活动不灵活,恐怕也不会受到这一拳。

  我微微后腿,褪去了厚重的外套,嬉笑着说:“你这一拳还不够劲儿啊!完全感觉不到啊!”

  看似是跟男痢尸说话,其实是说给女痢尸听的。

  她留有两魂两魄,所以还算有一点人类的思维,但其中有一魂一魄是男痢尸的,所以女痢尸除了等级之外还可以操纵男痢尸。

  我话音刚落,那女痢尸果然怒吼一声,男痢尸伴随着它的声音对我的攻击越来越猛烈。

  我游刃有余的化解掉它所有的攻击。

  但总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我不敢砍掉他的身体上的任何一部分,否则我会在遭受另一波的攻击。

  必须要一下破坏掉它的脑中枢!让它彻底坏掉!

  我浑身放松,浑身没有一点力气,摇摇晃晃的朝男痢尸走去。

  我已经进入了脱力状态,在脱力的过程中,我的战斗力会大幅度的增加。

  所谓的脱力,就是将全身的力气放空,达到一种无我的境界,按照最原始的念头进行杀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