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洗掉嘴角上的牙膏沫,草草的洗了把脸,抓起外套就往外走去,走出小区不久,突然听到嘈杂的人声,我瞭望过去,发现一家化妆品店门口站满了人,还有两辆警车。

  我本不愿多做停留,但我感受到了一股阴气,和昨天晚上的一模一样。

  怀着好奇的心里,我走到人群中眺望,只见两个警察抬着一副担架,担架上面盖着一张白布,能看得出来,白布的下面躺着已故人的尸体。

  那白布上升起肉眼无法看见的黑色的气体,是阴气。

  看来这人的死亡并非正常死亡,而是关系到了鬼神之乱。

  周围的人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让我听着尤为烦躁,我悄然挪到警车旁边偷听两个警员交谈。

  “又死了一个,这是这个月死了的第三个了吧?”

  “是啊,死的好惨,和上次的一模一样,是同一个凶手吧?”

  “作案手法都一样,应该是同一个人。”

  “不过这杀人手法也诡异了,心脏心肝都被掏出来了,但是完全没有任何的伤痕,就跟死者跟没有张过心脏心肝一样。”

  {酷7◇匠a网首/D发

  “哎,谁知道呢?”

  我在一边悄悄的偷听着,心中腹诽道:心脏肝都被掏出去了,身体上却没有一点伤痕都没有,除了鬼怪还有谁能做出来,一群蠢货。

  挖人心肝食之,身无痕,唯有厉鬼鬼煞妖魔而为之,

  我曾看过爷爷的灵异记事薄上看见过这种情况,除了厉鬼和鬼煞以上的鬼可以做到杀人取心肝而身上毫无痕迹,就只有妖魔了。

  听这两个警员所言,估计市里又要不太平了。

  连杀了三个人,却到现在没有抓住,按现在的科技来说,这种杀人狂魔绝对不会逍遥法外。

  再加上白布上散发的阴气,我已经确认为鬼怪无疑,绝不可能是人为。

  我勾起唇角,这可有意思了,坐等那些条子们焦头烂额却找不到元凶并且死的人越来越多,除非,有玄门里的人过来帮助他们。

  等他们意识到事情不对劲的时候,也许会到观里找老头帮忙吧。

  我刚迈开步伐准备朝学校走去,身后却传来了一阵响如洪钟的声音:“季芳华!”

  “啧。”我做梦都不可能忘记这是谁的声音,如果他没有把我关在局子里面的话,我也许根本不会记得这个人的声音,我回头,微笑:“刘局,又见面了。”

  他就是上次想把我定罪的警察局局长,刘广。

  这个人渣,能那么不顾一切的将我定罪,也是因为收了钱吧。

  钱这个东西啊,真是让人趋之如骛,怎么赶也赶不走,这个世界上,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

  我也爱钱,但我至少还不像刘广这样为了钱可以一切都不顾。

  我虽然对他没有好感,甚至是对他心怀厌恶,但是作为笑面虎的我,还是对他笑的从容。

  “季芳华,别以为你赢了官司,离开了局子,我就不能把你怎么样。”他皱着眉头说道。

  心中想道:都怪这个小丫头片子,要不然那十五万块钱就如约进了自己的腰包,却不知道怎么的变成了有精神病史的精神病,官司也输了,钱也没了,该死!

  我笑,自然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刘局,你不会以为,这件事情是我干的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