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李海涛认识也有两年,对他的脾性也有所了解,我自然从一开始就知道,李海涛不会放弃任何一个抓住对手把柄的机会,就算是合作人,他也总是保持着警惕的状态。

  抬手之间,将人玩弄于股掌。

  李海涛是一个合格的商人,醉生梦死也不过是他开着用来赚零花钱的而已。

  在商业这方面,他涉及的很广泛,下到餐饮上到IT,他都经营的很好,有着大大小小不同的成就。

  #L酷!匠网@t首K"发o

  从李光远和李海涛合作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他们已经进了李海涛的网里。

  想要从网中脱离就要舍弃翅膀,可惜不是人人都能做到,当他们舍弃翅膀从网中逃离那一刻起,他们就已经是废人了。

  我笑道:“又有三个蠢货进了你的套子。”

  李海涛吐出徐徐白烟,眯着眼睛看着监控视频上激情赤裸的男女,说:“商人就是如此,只有有备无患才能万无一失。”

  “行了,我也不跟你说了,我今天是要来快活的,我先出去玩了。”

  打搅我和女郎的互动我还是有些恼怒的,但事关安娜,也就泄了火。

  “去吧。”李海涛将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说:“好好玩吧,记得早点回去。”

  “好的哥。”

  我出了办公室,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已经十一点半了,夜店一般十二点高潮,两点结束,还能玩个两个点。

  我走进李海涛给我的专属卡座里面,周凯正在玩手机,见我过来,忙说:“老大你去哪儿了?刚刚在台上看见你突然就走了!”

  “去办了点事。”我说。

  朝打碟的地方看去,已经换了一个dj,安娜现在应该已经回到了住处吧。

  我给安娜发了条短信询问她是否安全到家,很快安娜就给我发过来一条短信:芳华我已经到家里了,今天真是谢谢你了。

  我发道:傻,有什么好谢谢的,我做的一切也是李海涛的意思,你去谢谢他吧,我先玩了,勿回。

  安娜果真没再回我信息,估计是在给李海涛打电话吧。

  我叫来酒保,点了一箱啤酒,对周凯说:“人活着就是麻烦,可是也不想就那么死了。”

  “是啊,谁想死啊,就算活着再累再苦,也没人想死啊,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周凯说。

  我倒上一杯酒,一口吞入腹中,舔了舔嘴角的酒渍,说:“那可不一定,也许死了之后地府的比人世间好得多呢?就算不入地府,也可以漂泊在世间,无忧无虑,无人拘束。”

  无忧无虑,无人拘束啊……这不是一直都是我想要的吗?

  可是,又不想就这么变成一缕幽魂。

  “无拘无束?那还要道士干什么?”周凯问。

  “白痴。”我笑骂一声,说:“地府有规矩,持有夜游症的鬼魂是可以在人间行走的,不过夜游症要三年一检查,这期间持有夜游症的鬼魂必须要没有任何害人的前科才能受审夜游症继续在人间待下去,剩余没有夜游症的鬼魂就属于道士,阴阳先生和一些方士抓捕对象了,同时每个地区都会固定的阴差来带走新死之人的魂魄,以维持地府的秩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