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想活着,穷人想要活着,有钱人更想要活着,他们有很多钱还没花完,又怎么舍得死?

  李光远也是一样,他看见了我眼中的疯狂,他知道的,如果他在多说一句激怒我的话,我手中的银针就会立刻刺穿他的喉咙。

  这时候,作为白脸的李海涛开了口,他皱着眉头呵斥道:“芳华!”

  “嘁。”我配合他演戏,佯装一脸不耐烦的收回银针,回头看他:“这个老男人太让人烦啦,废掉他算了!”

  “冷静点!”

  我哼了一声,抬脚连人带椅子的踹到了墙边,一脚剁在他两腿之间空出来的椅子上面,拽着他的领带说:“收好你的眼睛和你的舌头,如果以后在干乱看乱语,我不介意拔掉他们,也别打安娜注意,我可不保证我不会做出什么来。”

  “我……我知道了!”李光远颤颤悠悠的说,心里却在想:不过是一个丫头片子罢了,能闹腾出什么来,只要我会到公司,看我不把你和安娜抓起来拍片。

  我回到原位,李海涛微笑着说:“不好意思啊李董,家妹向来脾气暴躁,做了些失礼的事情,还请你别见怪。”

  “没事没事!”李光远喘着粗气,从怀中拿出手绢,擦了擦喉咙上的血珠和额头上的薄汗。

  “家妹和安娜乃闺中密友,恐怕这部片子的女主角得另找其人了。”

  “我看安娜小姐可能确实不适合当这部片子的女主角,那就听李总的吧。”李海涛说话圆润,从一开始的说话咄咄逼人,到现在温顺犹如一条狗,我看在眼里,满是不屑。

  贪生怕死,不仅老又丑还装逼,除了人渣以外,我不知道再用什么词来形容他。

  “那就多谢李董迁就了。”李海涛微笑:“我为您准备了一份礼物,还喜欢李董能喜欢。”

  礼物吗?应该是女人吧。

  李海涛绝对不会是这么简单就放过李远光的人,恐怕李光远早就在李海涛的算计之中了。

  从来都是这样,李海涛总是运筹帷幄,将对手玩弄于股掌之间。

  他不喜欢动用武力,因为他有绝对聪明的头脑。

  “哦?”李光远从惊吓中缓过神来,恢复了精神,对李海涛口中所说的礼物非常感兴趣。

  李海涛拍拍手,莲花包间的门被打开,原本改在舞台上跳舞的那两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女郎绕过山河锦绣屏风走了进来。

  “李董,这两个女人可是床上尤物,虽然被调教一段时间,但还是个雏儿但保准你玩的开心。,”李海涛笑到。

  我目光扫过刚刚和我在舞台上互动过的女郎,朝她微微一笑,而那女郎也注意到了我,神色惊讶不已。

  :看$正版(章》节上'酷匠…|网

  李光远淫秽的目光在眼中乍起,贪婪的在女郎的胸部和大腿上流连:“果然漂亮,既然李总有心,那李某我就笑纳了。”

  李海涛将面前的三份合同推到李光远三人面前:“如果各位对我刚刚所说的没有异议,那就签字吧,合同在签字那刻起生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