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断了吧,我听到了骨头碎裂的声音。

  肌肉男脸色惨白,豆大的汗珠和紧蹙的眉头可以看出他有多疼,正所谓十指连心,现在他的五根手指骨都被我踩裂了,一定疼的钻心吧。

  人群中开始有人窃窃私语,有人拿出手机拍照,闪光灯在昏暗的舞池里分外亮眼,我皱了皱眉头,从地上捡了一枚被肌肉男压碎的玻璃碎片,回头对准了一个拿着手机拍照的女生,毫不手软的将玻璃碎片射了出去,擦着女生的手指而去,女生一惊手指一送手机掉到了地上。

  我对着她微微一笑:“美女,如果我明天或者那一天在网上出现了我的照片,下一次我就不会射偏了哟。”说完朝其他人同样微笑道:“其他人也是一样哟,我有的是时间,不过是找出一个人而已,对我来说不费吹灰之力。”

  笑的太过温柔,温柔的让人毛骨悚然惊起一身鸡皮疙瘩,所有人不约而同的删掉了刚刚拍下的照片,没有一个人说话。

  安静的,不像是夜店了。

  肌肉男捂着手细细的呻吟,我轻笑着说:“接下来,该继续我们的事情了。”

  话落,一脚踹在他的小腹,听着肌肉男的呻吟我好不兴奋,一脚接着一脚,直到他嘴角流出鲜血,我才停了下来,俯身抓起他的头发,笑眯眯的说:“让你朋友下次说话注意点,你也别跟吃了屎一样,最后告诉你一句,枪打出头鸟。”

  肌肉男已经说不出话来,面色痛苦的躺在地上,我重新披上刺绣外套,对周凯说:“走吧。”

  o#最!~新◎+章节,k上L8酷m匠网…

  周凯点头“好的老大。”

  我们一行人刚迈开步伐,一个穿着西装革履一丝不苟的男人走了过来,先是扫了一眼我身后的肌肉男,随即又对我说:“芳华,你又闹事,这样下去,你让我这个夜店怎么开下去?”

  男人姓李,名海涛,一年前欠下情债,被厉鬼缠身,后去我爷爷哪里求得保命符才得以脱身,同样,也是这个名为醉生梦死的夜店的老板。

  我用余光瞥了一眼肌肉男,对着李海涛笑的一脸无辜:“不管我的事啊,有些人不教训教训会上天的。”

  李海涛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你总是这样,我也跟你爷爷说过了,也不知道为啥你爷爷就是不管你,要不是因为他老人家对我有救命之恩,我真想把你赶出去。”

  “给你添麻烦啦。”我笑嘻嘻的说:“又要麻烦你给我解决啦。”

  我惹了事儿,李海涛总会替我解决干净,之所以这么帮我,第一是因为,我的体术强悍凶名在外可以帮他镇场,第二是因为老头有恩与他,第三是因为我身为老头的后人,会些本事,有些关于鬼神的事情他解决不了,就会让我帮他解决。

  我们之间,算是互利的关系吧。

  “算了算了。”李海涛摆摆手:“反正也不是一会两会了,下次注意点,别在这么爆了。”

  玩够了拍拍屁股就走一直是我的作风,这次也一样,我本以为会跟以前似得,事儿过了就过了,可没想到,第二天清晨警察局就来拿人了,以故意伤人罪拘捕我。

  对方朝警察局砸了钱,非要把我判个罪,肌肉男被我打得内脏受损,五指粉碎性骨折,肋骨断了两根。

  故意伤人罪虽然不是什么大罪,但真真判起来,我也得在号子里面待个一两年,法律有规定,十六岁以上属于完全刑事责任人,以轻伤重伤来区分判三年以下,十年以上,无期和死刑。

  我坐在审问室里被两个警察问东问西的,烦的我要死,最后索性一句话都不说了,管他问些什么。

  爸妈气得要跟我断绝关系,这恐怕是我作的最大的一次,正所谓作死王舍我其谁。

  对方是个挺有势力的人,听李海涛说砸了不少于十万块钱,非要让我坐牢,我听罢无所谓的耸耸肩:“随他了,他开心就好。”

  李海涛一脸的恨铁不成钢,说:“你就使劲作吧,要不是咋俩是朋友,你爷爷还有恩与我,我他妈才不管你。”

  我笑了笑:“谢谢您嘞,我要是出去了,请你吃饭。”

  李海涛看着我吊儿郎当的模样,叹了口气,说:“你在这等消息吧。”

  李海涛和我爸到医院托关系,把我的病史改成了精神病,上法庭的那天,由于我有精神病史,最后法院宣判无罪释放,对方的人差点没气死,我幸灾乐祸的笑着他们,砸了十万块钱在局子里面我还屁事儿没有。

  那天之后,我还是以前的我,根本没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但归于李海涛的劝说,我还是稍微收敛了一些。

  我已经升入高中一年,对学校里的任何事情都漠不关心,但在活动室里面和周凯他们聊天打屁的时候周凯突然说在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面学校来了一个转校生,听说是个体术高手,但是为人低调,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是不是个高手。

  我说:“关我屁事。”

  咬着手里的冰棍,活动室天花板上的风扇吱嘎吱嘎的转悠,这个活动室原本只是放杂物的杂物间,后来被我跟校长强要了做成了我们玩闹的活动室,喷在墙上的油漆有些掉色,沙袋也被打的有些破烂,不知不觉已经在这里呆了一年了。

  周凯说:“老大,你就不想知道你俩谁更强吗?”

  “不想知道。”我淡淡的说。

  我怕把他给打残了,毕竟已经答应李海涛最近消停一点。

  “别啊。”周凯哀嚎一声:“可人家真的很想知道你俩谁更厉害嘛!”

  “别跟个娘们似得。”我把冰糕棍扔进垃圾桶,点了根烟徐徐的抽了起来。

  周凯突然像是想到什么似得,说:“老大,我们快要升二年级了,新生要来了,是该开始清扫垃圾了,而那个转校生,不也是未被清扫的那一类吗!?”

  我吐出一口烟雾,眯着眼睛想了想,是该开始清扫了,反正都要清扫垃圾,不如就一起清扫了转校生吧!

  这算是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吗?还是按耐不住我好斗的心情啊,反正不要做得太过火就好了吧?

  九月是新生来学校报到的日子,我升入了高中二年级,转校生和我一个年级,在走廊食堂时常有见面。

  作为清扫对象,我对他时有关注,怎么说呢,他非常的引人注目,大概是因为笑容吧?

  俊美的脸修长的身材和耀眼的笑容成为了这个学校里面最瞩目的一道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