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妙子杀人的消息被传的很快,不肖几个小时就已经在学校里面闹得沸沸扬扬,虽然学校领导尽力想将这件事情压下来,可还是传的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

  就在我们吃饭这会子功夫,更有几个本地的家长闹到学校里来。

  校方领导一个劲儿的说让家长们放心,是孙妙子的原因,而不是学校的原因,可很显然,这个说法并没有什么说服力。

  有那个家长会放心自己的孩子待在一个曾死过人的学校呢?当即就有家人要退学费带着孩子离开。

  我听完后不由得唏嘘,啧,一个这么大的连锁学校,最终把事情赖在了孙妙子的头上,她也是个受害者啊。

  吃过晚饭,我和秦河徐玥回到了洋楼,将做法事的法器收拾好装进包里,让徐玥秦河在洋楼里等我。

  现在最安全的地方,恐怕就是洋楼了,我要去为元蝶做法事,自然不能带着他俩去,只能让他们待在洋楼里。

  秦河问我去哪,我说出去办点事,千万不要出洋楼,等我回来。

  ,Y酷{C匠网Me正版km首发

  徐玥张嘴想问我,秦河却制止了她,他说:“我们需要给她隐私。”

  徐玥听罢点点头,再也不过问。

  秦河还是有些了解我的,知道我最讨厌别人过问自己的事情。

  我背着背包出门,拿起手机给神棍打了个电话,让他帮忙保护一下秦河徐玥两人,在得知我住在洋楼之后,惊讶的问:“我说你住哪儿呢!原来是洋楼啊,你怎么在哪儿住呢?”

  远处来了一个男子,穿着黑衣,我似乎在哪见过他,他有这一双深邃的眼睛。

  啊,想起来了,就在几个小时前,我在车上坐下的那一刻,见到了这个男人。

  全黑的衣裳裤子太过显眼,深邃俊郎的脸也让人记忆深刻。

  我一边注视着他,一边对神棍说:“以后详说,你一定要保护好他们俩,有什么事儿给我打电话。”

  “好的,ok。”

  男人从我身边擦肩而过,他的身上散发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冲进我的鼻腔,让我有些窒息。

  好重的血腥味!

  我看见男人弯起嘴角,擦着我的耳朵,说了一句:“初次见面,我给你,准备了一份见面礼,希望你能喜欢。”

  见面礼?什么见面礼?!

  一股不好的念头在我心中升起,我突然想起了在宿舍里面的元蝶,还有男人身上的血腥味。

  他不会,把元蝶给……

  我回头想要找男人问个清楚的时候,却发现身后空无一人,男人不知在何时,已经消失了。

  我已经来不及想那么多了,电话那头神棍还在絮絮叨叨的说些什么,我几乎是用低吼的声音对他说:“赶快去洋楼保护秦河徐玥!”

  神棍被我的声音吓了一跳:“啊?出了什么事了?”

  “黑衣黑裤黑发黑眼,这是那个人的特征,我刚才遇到他了,宿舍应该是出事了,你赶快去洋楼,我怕他会对秦河他们出手!”

  “好,我马上去。”

  我匆匆挂了电话,丝毫不敢停下朝宿舍跑去的脚步,一口气上了五楼。

  门把手怎么也扭不动,该死!宿舍被锁上了!

  我一脚踹开宿舍门,缓缓的走进宿舍,脚底下黏黏的,像是地上有什么东西,我打开灯一看,竟然是一大摊血迹!

  浓烈的血腥味冲鼻,在往前看,一个穿着睡衣的少女躺在血泊中,手脚被切了下来,整整齐齐的摆放在桌子上,鼻子眼睛嘴唇被剜下,看起来好不凄惨。

  已经没救了……流了这么多血,四肢被砍下了下来,不流血而死也会被活活痛死。

  太残忍了……我心里的怒火汹汹燃烧,这个疯子!

  没想到那家伙下手这么快,仅仅是我吃饭的功夫,他就闯进女宿舍杀掉了元蝶,还用如此狠毒的手法!

  我脑海突然走马灯似得播放起我和元蝶死之前的对话。

  我需要做些什么吗?

  什么都不需要,你只需要相信我。

  好的。

  我握紧了拳头,气的浑身发抖,元蝶选择相信我,可我最终还是没有保护的了她,我食言了。

  牙齿被我咬的咯咯作响,我说:“元蝶,我会帮你报仇的,这一次,我绝不会食言了!”

  到现在为止,那人杀了两个人间接性的害了孙妙子坐牢,他手中的杀孽,太重。

  我掏出手机给警察了个电话,快速告诉他们位置之后,就挂了电话。

  突然之间,宿舍的灯忽然灭了,我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是停电了吗?

  我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走出了宿舍,走廊里面静悄悄的,一个人影都没有。

  浓重的阴气弥漫在走廊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手电筒找不到的地方蠢蠢欲动。

  我冷笑一声,是鬼打墙啊,想困住我,到底还是嫩了些!

  就当我准备破阵之时,突然传来低沉的男声,像是在念经,又像是在念咒。

  我似是在哪儿听过,我一遍遍回忆,最终确定为地藏王招鬼令!

  声音低沉缥缈,我不禁皱起眉头来,那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即会泰国降头师的飞头蛮,又会控魂符,还会地藏王招鬼令。

  这还真是不好对付啊……

  我不知道他背后有什么背景,但我知道,他定然和泰国降头师和佛教中人挂钩!

  我与他为敌,就是埋下了以后祸事的种子。

  可是,谁管呢?我向来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而现在他刚好惹怒了我。

  什么后果,什么祸事,我通通不管,玄学一行本就是如此,拼的,比的,就是本事,两人在斗法之中必有一人陨落,而陨落的那一方,也不过是本事不过硬罢了。

  我从小就明白一个道理:只要拳头硬,在哪儿都是大爷。

  普通人是这样,而我们也是一样,过硬的本事,才能在这个世界上活下来。

  打定了主意,我也越发放肆起来,冷笑一声,对那空无一人的走廊道:“尔等蝼蚁,还不快快现身,如若不然,灰飞烟灭!”

  胭脂在我胸口的冷玉中释放出一股强大的威亚,温度猛的下降,一个个若隐若现的影子浮现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