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士是不受拘束的,迎合大道而生,不会被任何事情所拘束,心中向往大道,不论男女,大道皆纳之。

  现世间无圣人,圣人也,参悟大道,道之玄妙,深不见底,故,圣人成而难。

  自古便有魏夫人创立上清派,自以女儿之身,参悟大道,驾鹤飞升。

  “家中前辈幼时拜入师祖门下,故而学到些本事,我为他后人自然也会点道门玄学。”我说。

  我虽不是正统道教所传,但老头幼时曾和他师弟拜师祖门下,学到了些本事,而我师祖,是正一天师派,仔细算来,我也算是天师。

  元蝶还是不敢相信,又问了一遍:“你……你真的是道士?”

  “自然。”我点头:“你应该已经感觉到不对劲了吧?现在,能帮你的,就只有我了。”

  元蝶问:“你能帮我……?”

  “当然。”我点头:“你和李芝吵架的原因,大概是因为,你自己看到过那人头,心中恐惧,不愿意相信床头果真有人头看你,而李芝到处宣传你被脏东西缠身,你害怕的同时自然会恼,对吗?”

  元蝶听罢沉默了下来,过了半响,才缓缓开口:“是,我看见了,那时候我还没睡,在被窝里玩手机,刚准备关手机的时候,抬眼却看到了那个人头,无鼻无眼,只有一张对我咧嘴森笑的大嘴,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恐怖的东西,恐怖到,连我尖叫都忘了。”她顿了顿,说:“直到我听见李芝的尖叫,那个人头就那么消失在了空气中,就像是一场梦,我心里害怕,不敢相信,也同样的无能为力,而李芝到处宣扬我遇到了脏东西,我心里的恐惧化为了怒火,就这样和李芝吵了起来。”

  “我知道了。”我笑着说:“李芝到底是太多嘴,说就让她说去把,我会帮你解决这件事情的。”

  她直了直腰,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颓废的倒下,无奈的说:“你怎么解决?”

  “我是个道士啊,这件事情,也就只有我能解决了吧?”

  孙妙子的事情我不能让她直接和杀人这件事情脱离,但关于鬼神祸乱,我是有能力的。

  我什么都不怕,什么也不惧,我只有一条命,但人生不就该是冒险激情的吗?

  我不一定比那人强大,但人都是通过失败一步一步的变得更加强大,而那人,也不过是我变强大的垫脚石罢了。

  她问:“那我需要做什么吗?”

  “什么都不需要做,一切交给我,你只需要相信我就好了。”

  她抿抿嘴唇,似乎是下定了决心终于决定相信我:“好,我相信你。”

  我微微一笑,从怀中拿出一枚护身符,递给她,说:“你带着这枚护身符不要摘下来,不要粘上污秽也不会沾水。”

  “好的。”她接过护身符,挂在了脖子上。

  我还想说点什么,手机突然震动起来,我拿近一看,是秦河的。

  “喂,怎么了秦。”

  秦河说:“我们在半山腰的餐馆吃饭呢,你来吧。”

  我的肚子很配合的咕咕响了起来,确实有些饿了,从昨晚开始就没吃过什么东西,饿了一天,是该吃点东西来补充体力了。

  我说:“好,你们在哪儿等我,我马上就去。”

  挂了电话,我对元蝶说:“你在宿舍呆着,哪儿都别去,我吃完饭过来接你,晚上做法事。”

  Gd看9正版E章节;;上f酷ZT匠网D{

  “好。”

  “记住,无论什么情况,都不要摘下护身符。”

  “我知道了。”

  我出了宿舍,缓缓朝半山腰的快餐店走去,忽然胸前冷玉炙热,一阵阴风刮起,穿着红衣的绝美女子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说:“有头绪吗?”

  胭脂微笑,红唇一张一合:“她一定会死。”

  “元蝶吗?”我皱着眉头说道:“我会保护她的。”

  胭脂轻轻的摇摇头:“你护不住她的,元蝶的命灯会灭。”

  “什么意思?你说我护不住她?”

  “是的,那个人,他想,跟你玩。”胭脂笑吟吟的做着口型,有清风拂过,吹起她乌黑的长发和红艳的裙摆:“第一步,就是杀了你在乎的人。”

  “在乎?”我笑一声:“我并不在乎她,只不过是想减轻阴差的工作量罢了。”

  胭脂笑笑,口型极为清楚,我看见她一个字一个字的说:“秦、河、徐、玥。”

  说完便化为一缕红烟钻进了我胸口的冷玉之中,我停下步伐,呆愣在原地,背后惊起一片冷汗,不好的念头从我心口蔓延而上。

  那个人不会是想要对秦河徐玥下手吧!

  我再也不敢停留一步,快速朝快餐店跑去,如果那个家伙敢伤害秦河徐玥一分一毫,我一定会杀了他!

  反正斗法这种事情,警察没有能力管。

  我很快就跑到了快餐店门口,一般人会大汗淋漓的情况下,我却因为冷玉没出一点汗。

  我冲进快餐店,四处寻找两人,最后在角落里发现了他们俩。

  见秦河徐玥安然无事,我心里的那块石头稍稍放下,我长吁了一口气,笑着走到他们面前:“嗨,小兄弟。”

  “你来啦!”徐玥将凳子挪到我面前:“给你点了份凉面。”

  “谢啦!”我坐下来,漫不经心的询问:“你们俩没什么事儿吧?”

  秦河一脸奇怪的说:“什么事儿?”

  徐玥也说:“什么事儿啊?”

  “就是有没有遇到可疑的人啊?”

  秦河说:“没有啊,怎么了?”

  我敷衍的笑笑:“就是随便问问,哈哈。”

  秦河徐玥听罢皆是耸肩无奈的笑笑,这时候两个服务员端着三碗凉面上来。

  我吃过冷面也吃过凉面,都是凉的冷的,咋差距就这么大呢!

  我就吃过一次冷面,还是西红柿味儿的,我吃了那一次之后再也没敢吃过,我配不上它。

  要知道当时那碗凉面我吃了第一口就想吐出来,可粒粒皆辛苦,不能浪费食物,忍着心中的厌恶吃了个精光。

  我把一次性木筷仔细的搓好,递给了徐玥,紧接着自己也搓了一双,大口大口的吃起面来。

  秦河是男生,不需要这么矫情,之所以要搓木筷,也是因为上面有些木刺,扎到了,可就麻烦了。

  徐玥好像想到了什么,神秘兮兮的凑到我面前,低声说:“跟你说,咱班的孙妙子,杀了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