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担心的事情,悬着的事情,就是损体,最终还是发生了。

  我那个地方有毛病了,怎么都不行,特么的,竟然会是损这样的体,我扎他爷爷的。

  从这天开始,我和毛艳一有时间,就天南地北的跑,北京,上海,各大城市,有看这病的,就跑去。

  w最●V新=!章T节H上~酷6匠网Fy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也许永远也好不了了,我总是这样安慰自己,也许这就是命数,如果好了,再弄一个马毛出来,那是可怕的,也许就是不让我再弄一个马毛出来。

  从那以后,每天除了写小说,就是沉默,或者是站在窗户前,一站就是半天,或者是到河边,坐着,一坐就是一天,这就是我的日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