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出去的话,就不能再收回来了。

  第二天去了山海楼,那货竟然不在,看来是躲着我。

  我给他打了电话,他说有事,明天让我来,这就是让我知趣,我这个人还跟驴一样,我还较上劲儿了。

  E酷G匠#网唯d一;$正${版z,%?其他√都&是盗%版23

  我叫同学来酒楼喝酒,没两天,这小子就出现了。

  把我叫出去。

  “马车,实话告诉你,这酒楼我是租的,现在是天天赔着钱,我……”

  “少废话,我拿钱,你就给我安排好,如果出一点问题,我就把你腿打断。”

  “那是,那是,马哥就是讲究。”

  我特么的真想抽死这货色。

  我找毛艳,在茶楼。

  “艳子,18号我们结婚。”

  毛艳看着我,突然大哭起来,抱着我哭。

  这件事定下来了,我的心也似乎落地了。

  我告诉了毛艳,损体的事情,她说没事,不管怎么样,我们一起面对,没有什么过不去的事情。

  我还是担心,和毛艳的父亲喝酒,我也说了这件事。

  “马车,你是一个男人,不管怎么样,我都赞同这件事,出什么事,最多就是拿钱治,没有什么可怕的。”

  话是这么说,如果真的出现大的麻烦,那也是要命的,我知道,这次的麻烦不会小了,肯定的,到现在还没有出来,这是我想不出来的麻烦。

  忙碌着婚礼的事情,一切都挺顺利的。

  那拉扎在我结婚的前三天给我打的电话,他说在宾馆。

  我过去,这老头子,真是可以了,住上了总统套房,那可是一夜一万钱的地方,这那拉扎是真舍得。

  “马车,我有寿限已经到了,就在今天晚上,你结婚我去不了了。”

  我愣住了,巫师可以算出来自己死的日子,而算命的就不可以。

  “那大爷,别哄我玩了。”

  “马车,我没有跟你开玩笑,这是我的存款,这是我的房证,都在这里了,我走后,所有的东西都是你的。”

  “那大爷……”

  “你别说话,听我说,我去了桃源之地,其实,我死后,根本就去不了那个地方,去的地方是最受罪的,而且在阴世普通是百年,而我是三百年,要受三百年的罪,所以,我在去桃源之地的时候,动了手脚,但是没有成功,我并不后悔,原本还有二十年的活头,可是就是动了手脚,今天就到头了,我的身后事,由你来完成了。”

  我没有想到会这样,这那拉扎那大爷,没有一刻是按着本去演戏的,总是走样。

  “马车,记住了,以后不要走阴路,行巫事,做一下正常的人,不然没有好下场的……”

  那天,那大爷跟亲爹一样,告诉了我很多事情,注意的事情。

  那天,那大爷跟我喝了人生最后一次酒,让我走了,告诉我,明天早晨来收尸。

  我回去,毛艳在忙着弄婚纱,我把她叫到一边。

  “艳子,有点事,我们先得办那边的事情。”

  毛艳搂着我的脖子。

  “小哥哥,什么事呀?这么严肃?”

  “明天用灵车拉一个人。”

  毛艳激灵一下,我感觉得到,她松开我,看着我。

  我说了那拉扎的事情。

  毛艳想了半天。

  “好,那大爷也是忙了我们不少的忙。”

  “明天早晨拉尸,然后当天就炼化,巫师不能放,我现在去北墓,给弄一个墓。”

  “那拉扎不是给你自己早就弄好坑了吗?”

  “被人占了,他进不去了,就像阳宅一样,被人占了,这是那大爷最可怜的地方,因为是巫师,得罪的人,或者是鬼魂太多了。”

  我去北墓,马振军看到我来了。

  “马车,这个时候还跑到这儿来,马上就要结婚了。”

  我说了那拉扎的事情,马振军摇头,叹了口气。

  “跟我来吧!”

  马振军带着我北墓的老区。

  “我在那儿留了一个位置,那个位置很不错。”

  北墓的北铡,一个单独的墓位,用尸砖围了一个小场子。

  “真不错,那拉扎会满意的。”

  “唉,不住他能住住不?”

  这些我明白,阴宅和阳宅,并不是说你搬进去,就能住住的,有的住不好就会出问题,但是现在这些并不是我要想的了。

  第二天,五点,我上了灵车,毛艳开着,进了宾馆的院子里。

  警察已经在了,最后确定是意外死亡,我们作为家属,签约,把尸体拉走了。

  张明给炼化的,两个多小时,把骨灰拿出来,还有一块黑色的东西,张明说是巫石,只有修行到位的巫师才会有,戴在脖子上,可以让人百阴不侵。

  没有想到,那拉扎在最后还给我留了一块巫石。

  送那拉扎去北墓的阴宅,我心挺酸的,那大爷这一辈子其实,很坎坷的。

  那天,一切都很顺利。

  回去我把巫石钻了一个孔,系上绳给毛艳戴上了,她开灵车,这样就不会有问题了。

  结婚的那天,我最担心的就是会出问题。

  预感,一切不会那么顺利。

  我和毛艳重复了这段日子,真是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程度。

  那天,也真是特么的不痛快。

  典礼刚开始,门口就开来了灵车,号灵车,我们毛艳办的是户外婚礼,当时所有的人都傻了,毛艳傻了,我也傻了,那号灵车,开过来,停在了离我们十几米的地方。

  从上面下来一个人,年纪不大,走过来,拿着红包。

  “师傅,恭喜,恭喜。”

  毛艳机械的接过红包,那小子上车就走了。

  这个人竟然是毛艳的徒弟,你大爷的,你特么的懂点事行不?开着灵车来送礼,你当特么的丧事呢?

  我就奇怪了,就是不懂事,这事也应该明白。

  “没事,艳子,结婚有灵车,那是发财的意思,吉利。”

  我特么的也是安慰毛艳,好歹的主持人会说,说灵车是灵气降临,灵车代表着财运,大财大运……

  这让亲朋好友才从惊吓中,缓过来。

  反正我是觉得别扭。

  婚礼结束了,我心里一直悬着的一件事,还是没有发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