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告诉我,他们早就知道王天玉没有钱了,而且找到了下家,他今天就过来。

  他们早就把王天玉给弄出圈子外面了,她不知道研究的最终数据,这个研究成果将来就是成功了,也没有王天玉的份儿。

  我发现,这儿的后台人物并不是投资者,而是一个隐藏在后面的人。

  电梯下来了,出来一个人,我当时就呆住了。

  我腿一软,差点没有坐到地上。

  我扶住了墙,真是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

  这简直就是让我无法相信。

  这个人竟然是白丽敏。

  “小敏,你……”

  “马车,你是这儿的老板,我想也应该让你知道了。”

  这些人看到白丽敏都害怕,都叫老板。

  “那个人什么时候来?”

  “一会儿就来了,派人等着了,一会儿就带下来。”

  白丽敏带我进了一间办公室,装修得相当好。

  我坐下,一个人进来给泡上茶出去了。

  “马车,你也不用奇怪,如果这个研究成功了,那么对人类贡献是非常大的。”

  “小敏,那是以人为牺牲的。”

  “牺牲一个人两个人,那算什么?那可是拯救人类的一个科研。”

  白丽敏和王天玉是一个调儿,我不想再劝说了。

  “马车,你好好的,不管怎么样我要研究下去,不会有事的,不会影响我们过日子,你写你的小说,我做我的事情。”

  我不说话,知道劝也没用的。

  “松月不能那样。”

  “这可是你管不了的事情。”

  白丽敏十分的不高兴。

  一会儿,一个人进来了,我愣了一下,竟然是我的同学,周波,这小子高中毕业就跑到南方去了,做什么衣料的生意,听说有不少钱。

  他看到我,笑了,抱住我。

  “马车,多少年没见了?还在写小说吧?”

  我们说了几句,周波就跟白丽敏谈研究的事情,我坐在一听着。

  这周波真有钱,他们竟然谈成了,一下就拿出来五千万,他们签了合同,研究成功后,是三七分成,就是这个科研成果的利润。

  我知道,如果这个真的能成功了,那真是名利双收了,要多少钱没有呢?

  那天,周波请我和白丽敏吃饭。

  聊了高中时候的一些事情,我没有多嘴,白丽敏也是担心我多嘴,把事情说出去。

  周波就是第二个王天玉,这个我很清楚。

  那天回家,白丽敏没有再跟我说什么,此刻我不知道如何是好,我不管吗?显然不行。

  没有想到,半夜松月给我发来短信,告诉我,她在地下十六层。

  我坐在那儿发呆,要不要去救松月呢?

  显然,我已经无法说服白丽敏了,这件事实在是太让我吃惊了。

  第二天,我有河边坐着的时候,毛艳竟然来了。

  她坐下了。

  “最近还好吗?”

  “不太好。”

  我把事情说了,毛艳愣怔着看着我。

  “怎么会这样呢?你家白丽敏可是够吓人的了。”

  “你有办法吗?”

  “我看你不能跟她过了,太可怕了,说不定哪一天你就被当实验品了,这是真的,我不说假话,因为你是极阴之人,在你身上也是发生了不少的事情,人体科学的研究,那是一直没有停止过的。”

  我没有往这儿想,难道白丽敏还能把我解剖了?我们是夫妻。

  “不可能。”

  “马车,你太天真了,现在你才知道,最后的老板是白丽敏,如果你不发现这件事,她会告诉你吗?你现在是阴阳使者,有这种能力的人,都是他们的目标,你是很难找到的人,她和你结婚,恐怕都是有目的的。”

  毛艳这样说,让我心里也毛了。

  那天我和毛艳喝大了,才回家。

  白丽敏一夜没有回来,肯定是在研究室里呆着了。

  我不知道怎么办?

  第二天,我还是去了,坐电梯到了第十六层,进去,两个人守着那儿。

  “马车,你不要来这儿,如果你不是老板的丈夫,你进来都出不去了,老板也交待了,你不要来这儿。”

  “我看看松月。”

  “这个我们得跟老板请示。”

  他们打电话给白丽敏,她竟然同意了。

  我看到了松月,脸色苍白。

  松月看到我就扑到我怀里大哭起来。

  “没事,没事。”

  松月告诉我,她们已经把孩子弄走了,她不在这儿呆着了。

  “我要带松月走。”

  我给白丽敏打了电话,她想了半天,让我把电话给看着的一个人。

  白丽敏竟然同意我把松月带走了。

  酷匠8◎网首'发

  我带着松月去毛艳那儿,暂时让她在毛艳那儿呆着,白丽敏同意我带走松月,那么她不会把松月弄回去的,她什么想法,此刻不知道。

  我跟白丽敏谈了。

  “松月这是一个难以得到的实验体,你带走她,我暂时是让你带走,你会想清楚的。”

  “不,我想不明白,那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我们没有让她死,我们也不会让她死的。”

  “你们这样做,不如让她死了。”

  我火了,白丽敏骂了我一句什么,摔门而出。

  我点上烟,在窗户那儿,看着白丽敏开车走了,看来我们夫妻是真的走到头儿了,这绝对是一个要命的事情,白丽敏这样折腾,会把命折腾没有的。

  毛艳给我打来电话,让我去她家。

  我过去,松月就哭,说害怕。

  “不用怕,没有事情的。”

  毛艳把我叫到另一个房间里。

  “马车,你最好别折腾这事,想想,那些人的死,恐怕没有那么简单,白丽敏是实验为大,你这样折腾,她有可能会要你命。”

  我也感觉到了白丽敏的杀气了。

  “那怎么办?”

  “把她送回去,这事你不要管了,你管不了的,这不是我们能管的。”

  我摇头,松月我是不会让她再回去了,那就等于把她送到死路上去了。

  “马车。”

  毛艳叫了我一声,看着我。

  我摇头,真的就下不了手。

  没有想到,毛艳说对了,那天我在街上转着的时候,过马路,一辆车就冲过来,根本就没有停的意思,从什么地方冲过来的,我都没有看到,我一个大扑,扑到了人行道上,那车停都没有停的就走了。

  我手和脸都擦破了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