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卫一直没有消息,我也没有打电话问,这件事办起来,肯定是有相当大难度的。

  王天玉随时会找我的麻烦的,上次是发生了意外,他没有想到,那拉扎和李卫会去,这是她没有料到的,如果那拉扎和李卫阻止她,恐怕他们两个,也要跟着我倒霉了。

  那拉扎说过,如果是这人,害得别人跟你倒霉,那是失德,这是一种德性的丢失,对进桃源之地是不利的。

  桃源之地,我没有觉得怎么好,有着痛苦,但是想想,其它的地方,比这个地方更痛苦,那应该算是一个美好的地方了。

  没有一个世界是没有痛苦的,没有一个地方,是没有痛苦的,只是相对而言,那是一个完美的地方。

  我去过桃源之地,但是我不能说。

  李卫四天之后,给我打电话,让我去远洋城旁边的那个山洞。

  那个山洞是防空洞,已经成了一个大库了,装了水果什么的,不进的会有车去拉水果。

  我过去,李卫的车停在一边,我过去,他下车。

  拿着钥匙打开那厚重的铁门进去,在里面反锁上了。

  “干什么?”

  “跟我走就是了。”

  里面全是水果,李卫拿了个苹果就吃上了,边吃边走。

  里面有灯,再往里就没有灯了,岔口有三条。

  “这儿,用脚给我踹开。”

  看着那就是石壁,我一脚下去,就晃动了,十几脚,踹开了,竟然一个侧通道。

  “你怎么知道这儿有洞的?”

  “我找到了这儿的结构图,所以知道。”

  我想,肯定没有那么简单。

  有一些话,李卫不愿意跟我说,那是他们那行的规矩,不能被外人所知。

  他带我来这儿,我真的不知道要干什么。

  在这个市,这样的防空洞很多,一些知道的,一些不知道的。

  李卫在前面走,强光手电晃着,每照到一处,都让我提心吊胆的害怕。

  走了几十米,还没到头,两侧开始出现那样奇怪的房间,一个一个的,只有一个巴掌大小的四方小孔,可以看到里面,没有门。

  这样的小房子到底干什么的?

  “怎么没有门?怎么进去?”

  李卫看了我一眼。

  “有人能进去。”

  “有门吗?我没看到?”

  “没有。”

  这让我理解不了,除了灵魂能进去,人能进去吗?

  李卫好象是在找什么,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找。

  这里建了这么多的没有门的小房间,是非常奇怪的,防空洞都是在战争的时候,建的,一个是民用,一个是军用,这个让我想不明白。

  李卫也没有解释。

  李卫带着我找到了一半的时候,看了一个房间,他往里照了一会儿,说。

  “我们回去,没有。”

  我们出了防空洞,上车,李卫说。

  “这个防空洞原来是一个天然的山洞,被利用起来,那些小房子在更早一些,是古代人建的,如果没有猜测错的话,那是关着灵魂的一些房子。”

  我没说话,猜测,永远也不会让我信服的。

  李卫下车,从后背箱里拿出来一个包,上了车。

  李卫把包打开,拿出一块黑白布,一面是黑,一面是白。

  “一会儿你进去,就在我最后看过的那个房间口处,你用这布,黑冲里,白冲外,钉在那个口上,就是把口封上。”

  “那么多房间,我记不住。”

  “我做了一个记号,粉笔画上去的一个三角,过去的时候,轻点,封口的时候,速度要快,我在车里等着。”

  我看着李卫。

  “你怎么不去?”

  “我在帮你,这有危险,我不想找倒霉,这也是最后一次帮你了,我他妈的……”

  李卫没说下去,他生气了。

  我下车,进山洞,果然在那个有一个三角,我轻轻的过去,一下就用黑白布蒙住了那个口儿,然后就钉上钉子。

  我听到里面骂人的声音,那竟然是袁冬,他骂李卫,不骂我,他知道,只有李卫能收拾他。

  我觉得那只是一块黑白布,伸手捅开就完事了,但是袁冬没有,就是骂,而且我也奇怪,他怎么进去的?进空间,那也得有门,有道儿的,这儿没有。

  _:看正|版章…$节SI上酷匠M网

  “袁冬,是我。”

  “我知道肯定会有你,你把蒙尸布给我拿下去,我们可以谈。”

  “告诉我,你是怎么进去的?”

  “如果你把黑布尸布拿下去,我可以教你进入这个房间来。”

  特么的,骗我?教我进去,不教我出来,靠你大爷的。

  “别做梦了,袁冬我是不会相信你的。”

  我转身走了,袁冬大骂着。

  回到车里,我说。

  “袁冬骂你呢,你,你家里人,你祖宗……”

  我这么说,也是实话,想让李卫生气,可是这货没有生气,开车就拉我去了山海楼,山海楼现在经营的一个老板把这里弄得更阴森了,他主打就是恐怖餐厅的主题。

  进去,暗廊里走几步,有喷水出来,弄了我一脸,吓得我一哆嗦。

  “特么的,这老板素质真差。”

  “是呀,好好的一个餐厅,弄成这个样子。”

  但是,这里的人非常的多,李卫提前两天才定到位置,他来凑这个热闹,真是有点让我想不明白,大概是想让我看看,白丽敏的这家餐厅被弄成这个样子。

  进包间,更恶心,墙上挂着骷髅头,但是白丽敏的画儿还在,配在一起,说不出来什么样的感觉。

  菜上来了,还算可能。

  我们刚喝一杯,一个男人推门而进。

  “哈哈哈……李哥光临小店,碰壁生辉,小弟来敬上一杯,这位老仁兄是……”

  特么的连话都不会说了。

  一个剃着桃心头的男人,胖胖的。

  “噢,作家,白总的老公。”

  “哟,果然是书卷之气,文人,来,敬二位老师一杯。”

  这小子把一杯白酒干了,然后又倒上第二杯。

  “这杯里,我就烦请二位,给留个字,有百字墙,在大厅里。”

  他又干了一杯,我看着,丝毫没动,李卫随着干了两杯。

  他喝完,又倒上了。

  “这第三杯呢,我谢谢两位老师的到来,今天免单。”

  说完又干了。

  “二位老师慢用,有什么需要,叫服务员。”

  他退出去了,就这酒量,吓着宝宝了。

  “他妈的,精神病一个。”

  李卫骂了一句。

  “你认识?”

  “就见过一面,还留什么字。”

  正说着,服务员进来了,拿着笔黑纸砚,还玩上真的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