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程扬明见面了,他脸色憔悴。

  “发生了什么事情?”

  “很麻烦。”

  他眼睛是放空的,看不出来什么。

  “你的声音……”

  “马车,你撤身及时,我已经是来不急了,我师傅那拉扎现在过阴去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恐怕要麻烦了,他说三天就回来,可是这已经是第五天了,我没办法。”

  “你的声音?”

  “另一个阴世人在我的身体里养着,这是我师傅让我养着的,说到时候我就能到阴世的桃源之地。”

  那拉扎都不知道,到底有没有桃源之地,这是骗程明扬,这样下去,能不能活命都不知道。而且,那拉扎过阴去了,巫师是可以过阴的,但是这么久,恐怕是积重难返了。

  我给胖姐打电话,她来了。

  “那大爷的事你知道吗?”

  “知道呀,怎么了?”

  “他过阴已经第五天了?”

  胖姐看了我一眼。

  “过阴22天,巫师是这是极限,不用着急。”

  22天,这让我太意外了,22天,那拉扎去干什么?就是说有阴世要呆上22天。

  胖姐告诉我,她回家了,不想在研究楼呆着了,她觉得那拉扎疯了。

  一个人太急功近利了,你失去方向,失去理性。

  “胖姐,不管怎么样,我们跟那大爷也是朋友,再救他一回,以后再有什么事我们不管了。”

  “马车,姐四十多岁了,没爱过一个人,我爱你。”

  胖姐胆儿是真大,我当时就傻了。

  其实,我就是傻子,胖姐对我那么好,我应该意识到。

  “姐,对不起。”

  “马车,没有什么对起的,姐年纪大了,知道不配,但是爱就是爱了,今天说了,也痛快了,姐退出去了,也不玩什么仙道了,只想过一个平常的日子,但是今天这事姐答应你,22天后,那大爷不出来,我会入阴的。”

  “姐,不用了,那是他的命。”

  “我一定要做,如同你所说的,是朋友。”

  我不想让胖姐去。

  “姐不用去了。”

  “你三体一身归一了。”

  胖姐看来是什么都知道了。

  不管怎么样,我跟那大爷这么久了,也是有感情的,他入阴,五天了,我担心,胖姐跟那大爷没有什么朋友的感情,他们一个是巫,一个是仙,不同道,不同谋,还有争端,所以,胖姐想求那拉扎,也是看我的面子。

  酷◎匠@{网‘/正GS版首J“发S

  但是我给不了胖姐什么。

  那拉扎,入阴,我猜测就是为了阴世人,他需要成功,那拉扎走了一个不好的道路,那是可怕的。

  我一直等着那拉扎的消息,依然没有,第十天了。

  毛艳开着灵车来了。

  竟然到了上河郡,停在别墅的边上,她还不下车,就打着闪灯,我知道,看不到阴灵车了,那是实实在在的。

  白丽敏从窗户看了一眼,看了我一眼。

  “你应该下去,马毛的妈。”

  她没有提前妻,显然是不高兴。

  毛艳,你这是要闹什么呀?

  我下楼,走到车边上,毛艳到是高兴。

  “哥们,喝一杯去?”

  我知道,毛艳一直就是不甘心,她在折腾着。

  “毛艳,我们的一切都过去了。”

  “你忘记你的儿子了吗?”

  毛艳递过来一串珠子。

  “送你的。”

  毛艳开着灵车走了,她竟然又开上了灵车。

  我看着灵车走远,才回去。

  白丽敏看到了珠子。

  “马车,毛艳一直不甘心,心里有病,她也是走得太远了,阴易,化妆,灵车,积重难返你也是知道的,那拉扎入阴,他就不应该进去,那是阴世,虽然有很多我们阳世的人,无意中入阴世了,那是不同的,他们没有目的,那边是可以接受的,可是那拉扎却是不同,能不能走出来,那都不一定,所以,人需要放下的,就放下。”

  白丽敏所说的我明白。

  去摆弄着珠子,有一种亲近感,还有一种心里发慌的感觉。

  “这珠子我真的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

  这话我听着,这珠子是有点来历了?

  “你说,没事的。”

  “那是骨珠子,是马毛身上骨头磨出来的,盘出来的珠子。”

  我手里拿着,就傻在那儿了,这毛艳到底要干什么?

  白丽敏走到窗户那儿,看着窗户外面。

  “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就当留一个念想吧,放到柜子里的左上角,最高的位置就行了。”

  毛艳的做法上我怒了。

  我第二天去流浪者酒吧,那儿竟然改成了一家饭店了。

  我给毛艳打电话,她说现在在开灵车,问我在什么地方,我告诉她了。

  她竟然开着灵车来的,我犹豫一下上去了。

  “这车曾经拉过马毛,他竟然会那样喜欢灵车。”

  “毛艳,你能不能正常点?”

  毛艳突然伏着方向盘哭起来。

  很久,毛艳说。

  “其实,我当初听你的好了,不开什么灵车,一切都能避免了。”

  “这事跟你没有关系,马毛的出生,是因为我是极阴之人,跟你开灵没有关系。”

  “算了,有没有关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阴店我关掉了,真的不适合我,从开阴店,我没有一天心安的时候,我回火葬场开灵车,才安心。”

  “换一个其它的工作吧?身上一股死人味儿,而且会改变你的人生,没有人喜欢这种味儿。”

  毛艳沉默并没有回答我。

  我本想说的是马毛骨珠的事情,看来也不用说了。此刻,一切都没有必要了。

  “我和姚飞订婚了,下个月结婚。”

  毛艳告诉我,看着我。

  “艳子,好好的,这一生挺短的,过去我们回不去了,有马毛在中间,那是伤。”

  “嗯,我会好好的,你也好好的。”

  这是我们从马毛死后,第一次这样好好的说话,感觉我们并没有分开一样。

  那天,回家,白丽敏请同事在家里吃饭,介绍我的时候,说我是作家,其实,我就是一个混事的。

  喝了一杯酒,我就出去转了,我并不喜欢这样的场合。

  坐在河边,看着那母子雕塑,那下面就是一家三口,这个蔡华,这个雕塑家,完成了自己人生最完美的一件作品,这雕塑就如同有灵性一样,那眼睛,不管你在什么地方,都是在看着你。

  也许,生活原本就是这样,大家在努力着完成一件属于自己的,一生的最完美的作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