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件事,绝对让我没有想到,竟然会是那种声音,但是我完全的就确定不了。

  我回家,白丽敏刚到家。

  “去河堤坐了一会儿。”

  白丽敏显得很累,每次夜妆的时候都会这样,因为活儿复杂,缝尸,对骨,排形,这都算是简单的了。

  “你休息吧!”

  “不困,就是有点累了。”

  “那我想让你听一个声音,我判断不出来是什么声音。”

  我放录音,白丽敏听了一会儿,告诉我闭了。

  “棺钉往外起的声音。”

  我一下呆住了,确实是,我爷爷死的时候就是这样,棺钉封棺后,发现有一件他喜欢的东西没有放里,又起开,就是这种声音,没错,没错。

  我和白丽敏说了,她看了我一眼。

  “没事,你是极阴之人,听到也正常。”

  白丽敏像没事人一样,泡上菊花茶,打开电视。

  我心里害怕,遇到这样的事情,就知道,不会没有下文的。

  但是,我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进书房,看李一江的日记,其实,我不想往下看,看完就会有事。

  这次打开,那坟字让我觉得熟悉,甚至有点喜欢,怪怪的坟字。

  第篇日记,竟然提到了棺钉,起棺钉之声,而且形容的极其到位,就是那种声音。

  “听棺钉之声,必入棺。”

  后面的这一句话,就完事了,没有了下文,听棺钉之声,必入棺?

  我从书房出来,把日记拿给白丽敏看,她看了一眼日记。

  “坟字?”

  “对,李一江的日记。”

  白丽敏竟然认识坟字。

  “这个李一江,竟然把坟字学会了,还写了日记,这个李一江。”

  白丽敏什么意思?

  “李一江把坟记给了你,每一篇都是一个坟结,他解不了,学了这坟字,就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他解不了,给你看了,你学会了坟字,那么这个就转嫁到你的身上,你要帮着解决这些事情。”

  “这就是给我挖的一个大坑?”

  “对,你好奇心重呀?活该。”

  卧槽,我还拿李一江当好人使呢!

  “怎么办?”

  “没办法,你就一一的解决就完事了,再有就是你找李一江打一架。”

  白丽敏说完,冲多笑了一下。

  “睡觉去喽了,自己的事自己解决吧!”

  白丽敏又露出两个酒坑来,我一下没抓住,跑回房间,反锁上门就睡了。

  白丽敏个性,每个月的下半月,要自己睡。

  特么的,都是怪人。

  我给李一江打电话,晚上11点多了。

  “谁呀?”

  看来李一江睡了,我把录音放开,不说话。

  我听到电话扔掉的声音,我关机了。

  李一江这一夜别想睡好,他是坟优,对于这棺他应该能处理好,但是他也有处理不了的事情。

  第二天,去店里,董晶给我泡上了茶。

  “董晶,这样也不行呀,孩子生下来,怎么办?”

  “我自己养着。”

  我不想再说了,再说自己就掉坑里去了。

  李一江进来了,带着松月,松月看到我,跑过来,扑到我的怀里。

  “哥,想你了。”

  “好了,这么大丫头了。”

  松月和董晶进屋聊天,李一江才开口说话。

  “你昨天吓我?”

  “我还想抽你呢?没找你,你到是找上门来了。”

  我拿起瓶子就要砸他,他摆了一下手。

  “别,马车,我这是给我长本事,长知识,你应该感谢我……”

  特么的,真会说,也能说。

  “别喷了,你心里知道是怎么回事,别让我收拾你。”

  “马车,你看,我们是兄弟,不管怎么样,我还帮你管着松月,她可是一个大麻烦。”

  h酷I匠~网唯!:一…√正;版R,其/‘他都是盗Y。版

  “你捡便宜卖乖是不?”

  我伸手就抽他一下,他一下躲开了。

  “马车,你手太欠,好奇心也重,活该。”

  “别废话,那棺钉声,怎么回事?听棺钉之声,必入棺。”

  “这个没办法,你在哪儿听的,哪儿就有棺材,你找到,到时候你就都清楚了。”

  “李一江,今天你不讲明白,我就把扔进棺材里去,你信不?”

  “嘿嘿,你把我扔进棺材,我把脸扣进坟,这挺公平的事情,不过,入坟可不是好事,入棺可以出来。”

  我又要拿瓶子。

  “马车,动武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技不如人,就服气吧!这个世界原本都是坑,你需要一个一个的填平了,才能才路,松月,走了。”

  松月出来,拉着我的手。

  “哥,有空去看我,姐,你也要看我。”

  松月恋恋不舍的走了。

  看来真是有一件麻烦的事情。

  我晚上再去河堤,九点之后,就听到了棺钉声,那声音绝对让你听着不舒服,起钉子的声音,生锈的钉子,从木头里往外起,就是那种声音,让你抓心的难受。

  我寻声,找过去,竟然是在一个雕塑的下面,那雕塑是一个母亲抱着一个孩子。

  那棺钉之声就是在下面发出来的。

  我确定了,但是我没有动,因为要移动这个雕塑肯定是要动用机械的,太大了。

  我回家,白丽敏回她妈家了。

  坐在家里喝啤酒,想着这事。

  市里的雕塑家,我认识几个,但是这个是谁的作品我不知道。

  我打电话,问一个朋友,告诉我,那是蔡华做的。

  蔡华我认识,三十多岁,一个沉默寡言的人。

  他的雕塑是以雷锋为主,大量的雷锋雕塑,遍布了全国,是一个名人,他基本上不会创作这样的作品。

  这两个突然就沉寂了,没有了声息,这也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我打听到了蔡华家的地址。

  竟然是在调兵,他竟然跑到那儿去住了,那儿有瓷泥,这也许是一个原因。

  我开车去调兵,找到了蔡华的家,那是一座老院套。

  敲门,蔡华开的门,我看到一愣,头发竟然全白了,才三十多岁,院子里孩子,女人的雕像,摆得到处都是,孩子蹲着玩,跑着玩,跳着玩……

  我似乎感觉到了什么。

  “是马车,请进。”

  坐在院子里,泡上茶。

  “马车,你怎么来了?”

  “过来看看你。”

  “谢谢。”

  我问起河堤雕塑的时候,蔡华就站起来了,不安的,在院子里走来走去的。

  我没有再追问下去,这里面肯定是有事了。

  蔡华安稳下来,进屋,拿出来白酒,还有一些菜。

  “我们哥两个喝一杯,我告诉你一件事,这件事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我再不跟一个人说,我就会疯了。”

  我的汗下来了,看来是真的有事了,而且不是一件小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