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煜想了很久。

  “一千万。”

  确实是,没有人可以拒绝这一千万的。

  尤其是对我这个穷鬼而言,一直住着女人的房子,一直花着女人的钱。

  “不,你猜错了。”

  和煜愣了一下,站起来,指着我。

  “你就是一个傻逼。”

  和煜走了,我知道,麻烦的事情来了。

  回到店里,董晶把松月交给我说。

  “把你的宝交给你了,下次你可别让我看着。”

  董晶不高兴。

  我把松月带回家,白丽敏晚上跟我说。

  “松月你这样一直带在身边可不行,她对你已经了别外的一种感觉,从眼神中能看出来。”

  “她这么小,现在放在哪儿我都觉得不安全。”

  “是呀,这小丫头命也是够苦的了,这也是你的劫,情劫,蓝灵难见,她就是蓝灵,还跟了你那么久,天天的伏在你的身上,现在活过来了,依然是摆脱不了。”

  “我没有那个心思,你一个就足够了。”

  “是呀,董晶那是一个意外吗?”

  我愣了一下,这是白丽敏所担心的,不能再弄出来一个孩子吧?

  我闭嘴了,解释不清楚了。

  那拉扎说过,一个人跟你走在路上,照了一面,那就是上世有百年的情交,如果这个人总是在你身边,那就是千年的情交,这就是欠下的债,就如同马毛一样,给我了八十万的债。

  松月在我身边,真的就不是个事儿,可是现在怎么办?

  李一江这个坟优再次来了,跟我说松月的事情。

  “坟优是不能结婚的,如果是这样,你可以找其它的人当徒弟。”

  “这坟优不是谁都能当的,如果能,我早就收一个徒弟了,多少事情我都无法完成,我保证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

  看着李一江,我暂时没有答应他,我得问松月。

  李一江把沈阳鬼楼给买下来,投入不少钱装修,这小子看来有点道行,这次真的是一个意外吗?

  我回去想了很久,才问松月,她看了我一眼,坐在那儿掉眼泪。

  我摇头,真是没办法。

  “我同意。”

  松月同意,也是不愿意。

  “算了,不愿意就在这儿呆着。”

  “不,我去,李师傅挺好的。”

  松月第二天让我送她,上车。

  “如果你不愿意去就算了,如果你愿意去,在那儿呆不好,就回来。”

  “嗯。”

  松月是不愿意走的,但是她看出来白丽敏不高兴,虽然白丽敏装着高兴的样子。

  李一江非常的高兴。

  “马车,放心,在这个院子里,没有人再敢进来。”

  这个我相信,坟优的诡异不比巫师差,有的时候,那拉扎都是回避着坟优的,各有所长,各有所短。

  回去的路上,那拉扎竟然坐在路边要饭。

  我愣了一下,把车停在一边,下去,坐在他边上。

  “那大爷,干什么呢?”

  “我在钓鱼。”

  那拉扎这货色,什么招儿都能想得出来。

  “这也没有鱼呀?”

  我故意这么说。

  “傻逼。”

  那拉扎骂我,我站起来,照他的腚就是一脚,踢得他大叫一声,跳起来,我撒腿就跑。

  那拉扎骂着我。

  那拉扎又在干什么事情,我不知道。

  回店里,董晶告诉我,陈涛刚走,说你回来让你去他那儿一趟。

  陈涛没有打电话,竟然亲自来了,那肯定是有事了。

  去陈涛的医院,那拉扎竟然坐在大厅要饭,我去,这货的目的还是阴世人。

  那拉扎瞪了我一眼,坐在那儿不动。

  我过去蹲下了。

  “那大爷……”

  我话没说话,这二货一下就抓住了我的头发,我没有挣扎,顺着他。

  “马车,我让你变成秃驴你相信不?”

  “相信。”

  3+更_`新。最;7快q上J●酷D匠网

  “那你就别管这事,我就要一个阴世人的尸体,他们死了一个阴世人,可是陈涛不同意。”

  “我不管这事,这是你们的事情,好吧?”

  那拉扎松开手,我跳到一边,这货是什么手段都来。

  没有想到和煜进来了,我愣了一下,这小子开始跟我折腾了,折腾着松月。

  “马车,能不能再考虑一下?”

  “松月在坟优李一江那儿,这事跟我没有关系了,她是他的徒弟。”

  和煜愣了一下,走到那拉扎那儿蹲下了,说了半天什么,走了,这两个人有着联系。

  和煜出门,那拉扎起身就走,那些破烂也没有拿着。

  进陈涛的办公室。

  “马车,这医院是开不下去了,遇到这么个货,把我折腾个半死。”

  “阴世人都死了,你就给他尸体,还能要点钱。”

  “马车,你想什么呢?阴世人的尸体也那么容易给的吗?他们跟我们一样,也有亲人,也有朋友,只能是偷,得想办法,如果被发现了,后果我是想不出来的。”

  “你不会想办法吗?就知道偷,抢的,你有几条命?魂斗罗呀,无数条命?”

  陈涛有点固执,也不太会变通。

  陈涛怎么开这个阴医院的,也是十分的奇怪,他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弄了这么一个医院,后面肯定是会有人支持着。

  回到上河郡的别墅,白丽敏夜妆,我拎着啤酒,干果,去上河郡别墅旁边的河堤喝酒,这是一条横穿这个市的一条河,河景很美。

  华灯初上,一切都是那么安静,河里的灯影在变形,幻化出美丽的线条来。

  晚上十点多了,白丽敏还没有来电话,就是说,她还没有回来。

  河堤上的人很少了,静谧的夜,是我喜欢的。

  我已经喝了第八罐儿啤酒了。

  突然,我听到异响,现在对声音是十分的敏感,这也许是训练出来的。

  所有的异响,都会让我感觉到不安和害怕。

  异响只是几声,没有听清楚是什么声音。

  也许我是太敏感了。

  可是没过一会儿,又响起来“吱”的声音,一下一下的。

  那是什么声音?响了一会儿,又消失了。

  我想不出来,那是什么声音。

  当那声音再次响起来的时候,我打开了手机,录音。

  那声音确实是很怪,至少我肯定,我没听过,或者说是听过,也不过仅有的一次,或者是两次,在记忆中,寻找不出来。

  那声音在我录完音之后,竟然消失了。

  我反复的听着,那是什么声音?

  突然,我一下就跳起来了,然后又重复的听,我的手哆嗦了,腿也软了,会是那声音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