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天玉进来了,看着我。

  “马车,拿钱吧!”

  “你知道我没钱。”

  “没钱你装你奶奶个逼。”

  我靠,这货来脾气了。

  这个时候,一个人进来了,走到吧台。

  “我可以帮你。”

  这个人我不认识,王天玉看了这人一眼,没说话。

  三哥和另一个警察坐在一边,我让董晶给泡上茶。

  这个人看了一眼摆在架子上的瓶子,那是灵灰。

  “我只需要一点点。”

  他比划了一下手指盖儿。

  我心里有点吃惊,那么一点值四十六万?

  我拿起瓶子,倒出来一点,把瓶子就收到吧台下的保险柜子里。

  这个人包好后,出去,到车里拎着一个袋子出来。

  “五十万,不用找了。”

  这个人走了,我是目瞪口呆的,三哥也看傻了。

  另一个警察跟三哥说着什么,三哥就过来了。

  “马车,你在弄毒品?”

  “三哥,你别瞎说,你不懂就别说。”

  “这位警察大哥,那不是毒品,他们是朋友,逗你玩呢,那不过就是石灰粉,装在瓶子里,就是装饰,他哥们爱开玩笑,也是给你们演戏。”

  王天玉给我圆场,这让我有点奇怪。

  最新S章节M上:D酷匠2网(

  三哥一看没事了,走了。

  我打开包,果然就是五十万。

  “拿走吧!”

  “马车,你告诉你,下次阴易的时候,不要有第三个人在场,这是阴易的规矩,那个人那样做,大概也是新入进来的,如果你把阴易给炸场了,你死得就快了。”

  王天玉说完,拎着袋子走了。

  我靠,这一场又一场的,简直就是要我的命。

  我开车去修车,修车的师傅看了,心疼的要死,我说一激动,就撞了。

  修车师傅说,这得从国外弄件来,中国没有,算下来,得个七八十万,我靠。

  我告诉师傅。

  “你就当是一台破车来修。”

  “你脑袋有病吧?一千三百多万的车,那么修,这车就毁了。”

  “我没钱。”

  “没钱?装他妈犊子,滚。”

  这货真操蛋,我一下就抓住他的领子,过来几个人拿着扳手,我松开了,笑了一下,上车就跑了。

  爷爷的,仇富,这是,绝对是。

  我也不修了,就这么开着,爱怎么着就怎么着。

  这也是命,开出去没几百米,一个坡,一个红灯,我停下,前面的车溜车,给我撞上了。

  我大笑起来,爷爷的,这命。

  我下车,那边的司机下车,是一个女人,长得挺漂亮的,二十多岁,一个就是新手,下车看了一眼,就打电话。

  这个女人不认识我这车。

  电话打了一会儿,那个女人挂了。

  “一会儿我对公来处理。”

  半个小时,一个男人来了,这个男人看了一眼说。

  “大哥,对不起了,这个女人归你了。”

  说完,拦辆出租车跑了,那个女人傻了,然后大骂着。

  “行了,别骂了。”

  “你这是什么车?”

  “你别管什么车,一千三百多万。”

  这个女人愣了半天。

  “你他妈的有病吧?开这么好的车,出来瞎他妈的晃什么?有钱呀?装呀……”

  我靠,这是疯了。

  “我车不要了,给你了。”

  “妹妹,别发疯了,这个男人你不要跟他了。”

  “我跟你行不?”

  我靠,吓死宝宝了。

  “姐,奶奶,你走,不用你赔了,你走。”

  这个女人愣了半天,上来就亲了我几口,看热闹的大叫着,大笑着,这个女人上车,还冲我喊了一句。

  “大哥,你真爷们。”

  我上车,开车走,还有特么的起哄。

  “哥们,你赚了,得了一个女人。”

  这特么的都什么心理呀!

  回店里,看着董晶,我就发傻了,怎么办?那孩子真的是我的吗?

  不行,我得早点跟白丽敏说,迟早得说,如果不说,等董晶肚子起来了,我就成二货了。

  白丽敏听我说完,几分钟不说话,把电话挂了。

  我想完蛋了,特么的,现在我最担心的,我还有一体在外面,可别惹出来祸。

  我那一体怎么就那么没有出息,见到女人就想睡,特么的,我抽死你。

  我给那拉扎打电话,说了这事,他说那是可以的。

  “我想杀掉我这一体可以吗?”

  “那你还不如把你自己阉了呢!”

  这二货说完就这么呛人。

  白丽敏再来电话,约我到市里最高的二十四层酒楼。

  我想,这是要跳楼的旋律了,我特意的换了一身衣服,死也得光亮点。

  开着车去,停车的时候,保安过来了,拿着相机,拍照。

  “干什么?”

  “哥,你这车可是自己撞的,我们得留证据,不然你赖上我们,我们就得跳楼了。”

  靠,现在人做事都这么小心,看来人心失信了。

  我上楼,进小包间,白丽敏在,她冲我笑了一下。

  我坐下,往外面看,二十四楼,真高,可以看到全市的景色。

  喝酒,白丽敏说。

  “马车,没事,这事不怪你,既然来了,就生下来,我们一起养。”

  我真的想跳楼了,这叫什么事?如果白丽敏抽我一顿,我还觉得正常,这完全就不正常了。

  “小敏,这……”

  “事情都发生了,也没有办法,董晶愿意呢,就这样,我不能生孩子,至少我还在火葬场,就不能生,马毛的事情,我是不想再发生,我也喜欢孩子,这也挺好的。”

  好个屁?这叫特么的恶心人的事情。

  白丽敏说结婚是要和她结的,证也果和她领的,而且下个月就结。

  我点头了,回去做董晶的工作,把孩子拿掉,我把和郑敏的别墅,给她,当补偿,没办法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冰儿说:

给 可爱的狼人 加上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