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拉扎走到市长身边,小声说了半天,市长愣着看了他半天。

  “散会。”

  市长突然说了这么一句,没有一个结果就散会了,看来那拉扎是玩邪恶的了。

  那拉扎冲我摆手,让我过去,我看了金时一眼,他冲我摆了一下手,就走了。

  我过去,那拉扎说。

  2I看w{正版章{4节◎上3酷't匠#R网

  “跟我去市长办公室。”

  进市长办公室,市长直接问。

  “你能在12之前让现金回到金库?”

  “对,没有问题。”

  我一听就明白了,这是抢功,他也有这个能力抢,把我拖进来,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那拉扎提出来当主任,研究楼的一把,市长告诉他,他可以和省里申请,如果这事成了,百分之百的把握。

  我觉得也是百分之百,那么么的案子,悬而未绝,又出了这么一个诡异在案子。

  我出来,看了一眼那拉扎。

  “那大爷,你这是把我往火坑里推。”

  “我推你干什么,不就是有一台破阴灵车吗?我也有,但是没出来,如果你没有,我拉你干什么?这可是一路向上,懂吗?拉你赚钱,赚地拉,我如果是主任,你就当副主任。”

  你爷爷的,我根本就不喜欢这些。

  “别废话,天黑后,把灵车开到市总行院里,等着我。”

  我回了店里,坐在那儿喝啤酒,这事跟着那拉扎干,怕是会惹出麻烦来,这货,为了一个主任的位置,竟然动了这样大的心机。

  我给金时打电话,约好山海楼,我开着灵车过去的。

  坐在包间里。

  “对不起,金主任。”

  “能者上,我希望出来能人。”

  金时一直很大气。

  “金主任,你相信鬼吗?”

  “我相信,阴世人就是鬼,这确实是存在,发生了那么多诡异的案了,一点进展也没有,我这个主任当得也是没脸。”

  “这次的案子也很诡异,你完全可以说是阴世人,让那拉扎接这个任务。”

  “如果我那样,那拉扎不会尽心尽力了。”

  “研究楼了,除了有那拉扎这个巫师,就没有比他厉害的了吗?”

  金时沉默了一会儿。

  “有是有呀,点到为止,都不想把命丢了,阴世人是不好控制的。”

  我摇头,这也没有什么错,谁愿意把命丢掉呢?

  “马车,好好的干。”

  那天天黑后,我把灵车开到了市行的后院,那拉扎九点多才特么的来,让我等了三个多小时。

  我下来就来气了。

  “你干什么?”

  “就让你等一会儿就急了?是不是急着想当副主任?”

  我想掐死那拉扎,他笑起来。

  进楼里,两个警察跟着我们。

  进金库,空空的,那拉扎让警察出去,把门关上,让他们把监控也关掉。

  那拉扎又从那破兜子里掏东西。

  摆了一地,自己坐在中间。

  “成败一瞬间。”

  那拉扎说完,我也意识到,这也是玩命的一瞬间,那拉扎这样做,也是拼着命的,争取而来的,想想,也没有什么不对的。

  巫盘转起来,那速度要飞起来了,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快的。

  巫盘“咣”的一下停住了,吓了我一跳。

  那拉扎拿出刀来,照自己胳膊就是三刀,这三刀真是快,血一下就流出来,三只黑碗,接着血。

  完事后,他都不包扎,用黑纸沾上血,“啪啪啪”就拍在地上的三个方向。

  “出来。”

  我后退,靠着墙。

  阴世人出来了,有四个人,他们瞪着眼睛。

  “你们四个人为什么要这么做?”

  “巫师那拉扎,你的出现,让我们失去了孩子,让我们族人不得不离开这里,我们四个不想活了,找你拼命来了,要回我们的孩子。”

  “嘎嘎嘎……”

  那拉扎站起来,拎着剑,那把剑在半米长,那拉扎从来都放到大包里背着,干什么用的不知道。

  此刻,他眼睛里冒出来凶光来,一点一点的往前走,四个阴世人并没有害怕。

  那拉扎在他们一米之外站住了,突然一挥剑,自己的胳膊下来了,血喷了阴世人的一身。

  “嘎嘎嘎……”

  我特么的吓得都跪下了。

  “那拉扎,算你厉害,钱我们马上还你。”

  四个阴世人瞬间就成了一滩血。

  “傻逼,你他妈的还看什么,送我去医院,用灵车,不然他们会阻止我们的,他们的灵还要存活半个小时以上。”

  那拉扎此刻我不是不说服了,他竟然自己拿起在地上的胳膊,我背着上了灵车。

  开车,上马路没多完,一个人站在马路中间,拦车。

  “马车,听我的,别害怕,那是他们的灵,会有四次,冲过去,冲过去。”

  我分明看着的就是人。

  “不要拐,不要绕,会翻车的。”

  我闭上眼睛冲过去,并没有撞到什么东西。

  果然,又有三次,我也是疯了。

  到医院,下车,这那大爷,自己拎着胳膊往里跑,把其它的人吓得尖叫。

  一进去,看到医生,他就“咣”的一下倒在地上了。

  送进手术室,我坐在一边,金时来了,还有不少人来了,市长出来了,现金真的回去了。

  那大爷,你特么的也是太拼了吧?

  那大爷是第二天醒来的,他的胳膊没有接,拿进手术室的时候,就黑了,很快的黑了,那大爷告诉我,那是阴世人最后的报复,这是活该了。

  那大爷,因为做巫,失去一只左眼,这又失去半条左臂,再这样弄下去,不知道还要少什么零件,这就是巫师的命运之路,想要得到什么,就要失去什么,这是那拉扎总是跟我说的。

  其实,人都是这样,得到什么,就会失去点什么,只有我们不是身体,是其它的。

  那拉扎住院,我天天去一趟,一直到出院,那拉扎回家休息一个月,再上班。

  我去那拉扎家,一个女孩子照顾着那拉扎,还照顾着五个孩子。

  那拉扎告诉我,这是他的女儿那拉。

  我心想,去你爷爷的,哪儿捡来的吧?

  那拉扎告诉我一个故事,他年轻的时候,很帅的,我特么的丝毫是看不出来。

  他和一个姑娘相爱了,结婚了,但是,他入巫的时候,巫断不结婚,可是他结了,没有想到,孩子生下来,他的妻子就死了,而且让他瞎掉了一只眼睛,这就是巫断给他留下的。

  我没有想到会这样,当巫师,竟然会有巫断,巫断就跟佛的戒律一样,他选择了不结婚,可是还是结了,因为他不相信,年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冰儿说:

狼人,给你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