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一江很高兴,请我到河上餐厅喝酒。

  那天聊了很多,一直到天黑,我去他家拿他记的日记。

  李一江的家,确实是让我开眼。

  一座不大的山,让李一江买下来了,他告诉我,当初买的时候只有十万,现在得上百万了。

  半山腰,别墅,石阶迂回,旁边还一个小台阶,小得不能走人,他说是给那些人走的,我不知道是什么人。

  他的设计中,都有坟的文化,别墅一百多米远,有坟屋,十几个,排列着,他说那里是住人的坟屋。

  他还告诉我,坟优一般是住在坟屋里的,养坟气,才成优。

  我想不出来,那是怎么样的诡异。

  进别墅,拿出来日记,他说就不多留我了,要去坟屋了。

  我下山,回店里,董晶在看书。

  今天我住在外面。

  董晶给我泡上茶,拿出来被铺上,董晶去睡了。

  我坐在沙发上,看着日记。

  日记打开,我就愣住了,字是很工整,也很认真,有的地方写错了,还用涂改笔改过了,看来李一江是一个做事严谨,认真的人。

  这些字从头到尾的我一个不认识,特么的,这李一江是不想让我看。

  李一江来电话了。

  “能看懂不?”

  “不懂。”

  “忘记告诉你了,那是坟字,我有一个学字表,发过去给你,不过很麻烦,得学个一两个月。”

  接到了字表,看着,确实是很难,有一些得死记硬背,不是规律的东西,也不像拼音一样。

  我觉得太麻烦,明天让李一江给我翻译过来就得了。

  第二天,打电话给李一江,他竟然告诉我,想知道是什么,就自己学。

  李一江这么做,我想就是想让我学坟的文化,这到是没什么,我就是搞民俗的,多学点,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没事我就背,看。

  那拉扎给我打电话,让我去沈阳鬼楼,一定要去。

  我开着灵车去的。

  大门是开着的,我直接开进院,坐在车里观察着,死静,没有一个人,早晨九点多,没有动静。

  我没有下车,给那拉扎打电话,竟然接不通,给胖姐打,也是接不通,真是奇怪了。

  我下车,往楼那边走,进一楼,感觉阴气森森的。

  我叫了一声,那大爷,没有反应,看来是出什么问题了。

  上三楼,他们都没在,地下室,也没有,住的地方竟然没有他们,看东西,也看不出来什么。

  我得退出去,看来是出事了,我得找金时,让他再派人来。

  退出来,给金时打电话,说了情况。

  他告诉我,接到了短信,说出事了,他正带着人过来。

  金时带着四个人过来了,年纪都不小,开会的时候,坐在最前面的四个人,有点资格。

  我不说话,这个时候显不着我。

  我跟在后面,再次进了楼里,开着的门,都进去了,没有找到人。

  R看;%正1版章节#上.酷匠qn网k

  金时问我,人会在什么地方,我摇头。

  四个人看着我,没说话。

  “我们不要在这里呆得太久。”

  我提醒。

  “不,今天你们四个留着,找人,马车,你跟我走。”

  金时上了我的灵车,开车离开沈阳鬼楼,他指路,竟然在一家酒店门前停下了。

  “我先进去,你找一个地方停车,不能把车停在人家门口。”

  我找地方停车,坐在车里点上烟,这金时什么意思?竟然进了酒店,找什么人吗?

  我进酒店,服务员就把我带进了包间,菜已经上来了几个,酒也摆上了。

  “马车,大哥请你喝酒。”

  “人都找不到了,还有心思喝酒?”

  “马车,如果那拉扎都失踪了,出不来了,我们现在还能做什么?等吗?”

  “研究楼那边那么多人,没有一个人……”

  “别说了,是有不少人,但是他们只知道数据,这些事情他们还是不行。”

  如果是这样,那么也没有几个那拉扎那样的人。

  程明扬给我打电话,说听那拉扎失踪了,他说他和扬春水可以试一下,也许能行。

  我跟金时说了,他告诉我,他们年轻,没有经验,怕出问题。

  “试一下,总是这样,也长不了什么经验。”

  “也好,让他们到这儿来,研究一下。”

  我知道,金时觉得我并没有使出本事来,所以在这个时候请我,也算是让我觉得他有诚意。

  程明扬和扬春水来了。

  “说说你们的计划。”

  程明扬也是巫师,我想,巫师不管是国内的,还是国外的,应该是相通的。

  “我和师傅伊布拉欣学过不少,找人还是可以的,人的气场有鬼的气场是不同的,我可以感觉到,但是还没有到感觉十分强烈的程度,所以失败的可能性还是有的。”

  “那就试一下。”

  其实,我是报着很大希望的,伊布拉欣这个马来的巫师,被称为巫王,自然也有称王的道理。

  晚上十点,我们回到沈阳鬼楼,那四个人坐在三楼的房间里,不说话,看来是一无所获。

  我们进去,金时看了他们一眼,让他们回去休息了。

  “金主任,你跟着一起回去吧,我们三个人留在这儿就行了。”

  金时想了一下,带着这四个人走了。

  我坐下,打开啤酒,这肯定是那拉扎背来的,这货色,一天二十四小时不断啤酒。

  “明扬,春水,你们两个能行吗?”

  “试一下,什么事不试,怎么会知道呢?”

  “说得有道理,可是这事不是做不好,能重来的,一切都要小心。”

  他们两个出门,我跟在后面,程明扬手里握着一个东西,那是骨味,人的骨头,寻找人用的,这个我见过,那拉扎有好几块。

  两个人并排走着,从三楼,一个门一个门的,然后二楼,然后一楼,然后就是地下室。

  依然是没有收获,程明扬有点着急。

  “别着急,慢慢来。”

  我刚说完,后面有人扯了我一下,我的汗下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