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明扬和扬春水进去半个小时了,依然是有一点动静。

  “那大爷,我们进去看看。”

  “等着。”

  我真是害怕出事,出事了,也不好跟金时交待。

  四十多分钟,我跳起来了,看到两个人拉着手出来的。

  那是虚的,两个人形,灰色的。

  “那大爷,灵,两个人的灵出体了。”

  那拉扎站起来,看着。

  程明扬和扬春水的灵竟然出体了,走到我们旁边,我问。

  “出什么事情了?”

  “别问了,他们听不到,马上上灵车。”

  我们跑到灵车那儿,他们的灵就上了灵车。

  “回实验大楼。”

  车开回去了,两个灵下车,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我们把金时叫起来,把事情说了,他是目瞪口呆的看着我,半天才说。

  “开会,开会。”

  五十多人进来会议室,说了事情,竟然没有一个开口说话的。

  金时也是一时的火了。

  “你们平时这么能,那么厉害的,到这个关口了,就没有人说话了吗?”

  “行了,金主任,我的责任,没照顾好年轻人,等早晨起来,把可胖子叫上,回沈阳鬼楼。”

  都会去睡了。

  我和那拉扎睡在一个房间。

  早晨起来,可人胖姐就来了,头不梳脸不洗的。

  “你能不能利索点?这样你八十也找不到丈夫。”

  那拉扎瞪了她一眼出去。

  “可姐,去收拾一下,漂亮的。”

  可姐回自己办公室,收拾去了。

  我们两个上了灵车。

  “那大爷,你能行不?”

  “我怎么不行?”

  那拉扎也不知道气从什么地方来的,简直让你想不明白。

  可姐上车,开车就走。

  沈阳鬼楼,我们进去,进那个房间,程明扬和扬春水的肉体不在。

  “可姐,你看怎么办?”

  “那大爷有办法,到时候我请吃饭。”

  那拉扎看了可姐一眼,站起来,从包里翻东西,乱七八糟的,弄了一大堆出来,然后坐在那儿。

  巫盘转动起来,我勒个去,那刺耳的声音就出来了,感觉内脏都碎了,我捂着耳朵,没屁用。

  开门我就出去了,可姐也跑出来了。

  “这个死老头子折腾什么呢?我的心都快碎了。”

  我们两个在外面,就听不到了。

  几分钟后,那拉扎叫我们进去,喊声大得吓人。

  我们进去,程明扬和扬春水冲着我们乐,我一愣,知道是阴世人借了他们两个人的身体,他们很少干这种事情,借体弄不好就会出大的麻烦。

  “你们两个把肉体给我还回来,不然我那拉扎就烧掉这里。”

  “怎么烧?”

  程明扬的借体一说话,那声音都把我吓了一跳,借错位了,竟然是女声。

  “你借体都错位了,也不怎么样的一个阴世人。”

  那拉扎从包里拿出来几张纸,点上了,那火竟然是灰色的。

  “阴火,你们用的火。”

  程明扬和扬春水的借体半天才说话。

  “那拉扎,还有二位,你们都在修行阴德,想在死后,去那个阴世的桃源之地,我们做一个交易,我们可以帮你们进那桃源之地,那可是很难的,但是我们能做到。”

  “少扯犊子。”

  那拉扎来脾气了。

  突然,程明扬和扬春水的肉体就倒下了,借体的阴世人跑了。

  “背上,背上。”

  我背着程明扬,那拉扎着着可姐。

  “大胖子,背上,难道还让我老头子背吗?”

  可姐要发疯,看了我一眼,就算了。

  我们背着肉体上灵车,开车回去,把肉体弄回办公室。

  “马车,看住了,他们会跑的,我去牵灵。”

  灵出体之后,都不愿意回去,那是一种特别的体验,就如同吸了毒品一样的体验。

  那拉扎要是不把灵牵回来,三天后,这肉体也没屁用了,就是臭肉了。

  我和可姐在这儿等着。

  那拉扎一直没有回来,打电话,不接。

  “姐,我去看看。”

  “不用,我去。”

  可姐出去了,十几分钟,拉着一根灰线就回来了,后面跟着程明扬和扬春水的灵。

  进来,回肉体,两个人一下缓过来。

  那拉扎拿着球棒子进来了,上来就要打。

  程明扬和扬春水吓得直躲。

  “那大爷,别生气,我们三个去吃饭。”

  拉着那大爷出去吃饭,吃饭的时候才知道,程明扬和扬春水的灵不回体不说,还用灵气把那大爷给伤了,虽然不是大伤,但是让他很生气。

  “胖姐,你是怎么把他们弄回来的?”

  “那大爷忙着,不然我也没那本事。”

  “少给我戴帽子,你弄回来的就是你弄回来的。”

  那拉扎那大爷是一点面子也不给。

  “你说,他们两个一个是伊布拉欣的徒弟,一个是专门研究这方面的专家,也算是专家了,在美国呆了两年呢,怎么会这样呢?”

  “外国的鬼跟中国的不一样。”

  那拉扎说完,胖姐大笑起来,那嗓门子,把服务员都引来了。

  “对不起,姐,您小点声,影响到其它的客人了。”

  胖姐这脾气。

  …更新最1快u'上(酷7匠%网

  “我……”

  我一下把胖姐拉住了。

  “姐,坐,坐下,素质,素质。”

  胖姐坐下了。

  程明扬和扬春水的灵出体,这事,我相信。

  因为,我在六年前,看到一场车祸,是在半夜,当时在高速路上,一台撞得很惨的车里,走出来一个男人,灰色的,虚的,在移动着,那就是灵,当时我吓得尿裤子了。

  从那以后,我就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灵魂的存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冰儿说:

给 Rui8d30 加一更,谢谢解封和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