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汗下来了,靠道边停下来了。金时坐这车,突然就出现这种情况,也是吓了我一跳。

  金时是主任,这个主任可不是什么小主会,整个大楼他最大,也是总负责人,研究人。

  金时下车,看车牌,然后上车,阴514。

  “和县火葬场的一台车是同号。”

  “对姚飞开的。”

  突然,我感觉后面阴气。

  “感觉后脖子发凉呢?”

  金时说,有时候,人会突然觉得后背发凉,如同吹凉风一样,那是鬼吹风,魂阴气,容易出现问题,最好是回头吐上三口唾沫,就没事了。

  这是那拉扎告诉我的,真的假的,反正巫师的话要相信。

  阴车自己动了,我想应该是灵,去他要去的地方。

  “让车停下来可以吗?”

  “不行,你坐在车上,跟我在一起,可以看到这灵车,如果你离开我五米远的地方,就看不到这阴灵车。”

  金时不相信,他下车,走到五米之外,就四处找了。

  车的速度快起来,金时找不到车了。

  我笑了一下,就是不想带着他,对于他所研究的事情,确实是一个新的领域,那是另一种犯罪,现在他们已经意识到了,成立了这个一个研究机构,新型犯罪。

  我没有想到的是,灵车往火场开了,张明站在那儿等着。

  车停下来,张明过来。

  “我跳的灵,遇以你的车了,谢谢。”

  张明打开后面的门,接灵放到瓶子里。

  我下车,灵车正常了,进了张明的办公室。

  “你养灵干什么?你一直没有告诉过我。”

  “这个你以后就会慢慢的知道了。”

  “是呀,如果你在阴世,是不是非常拘禁呢?”

  “应该算。”

  我心想,金时他们这个新型犯罪,这个有没有规定呢?

  张明不告诉我,再问下去也没有意思,开车回店里。

  金时竟然等在那儿,看到我笑着。

  “果然是,我们喝一杯。”

  进店,我在外面叫了两个菜。

  “马车,没有想到,会是这样,我们这个研究团队有六十人,当然,这里面也有能人,也知道一些阴事,但是这样的事情,还是没有遇到过。”

  金时劝我加入这个研究团队,每个月拿工资,待遇都非常的高。

  我还是没有同意,那里面的一切,我不知道是怎么样的,研究新型犯罪,这他们应该是早就意识到了,现在形成了这个机构。

  没有想到,金时一个星期后来找我,是失踪案。

  一个重要的人物失踪了,坐在家里的沙发上就失踪了。

  金时告诉我,这应该是一种新型的犯罪。

  金时给我看了当时的监控,确实是,这个人坐在家里就失踪了。

  但是,那拉扎告诉我,会弄这些事情的人,不会犯到有地位的人,或者有权势的,除非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们不想让更多人发现这种诡异之事。

  我看那录象,十几遍了,我一直在盯着看。

  H看正:E版◎章ZM节c上uU酷V$匠|网"

  其实,我看出来点问题,在墙角有一个虚的东西,很淡很淡。

  “你看出来什么了?”

  我问金时,他摇头,告诉我,这录象看了不下百遍了,就是看不出来有什么问题,还告诉我,公安局那边也在调查着,挂号的一个案子。

  如果这个案子这边能破了,那是一个突破性的进展,这个新型的犯罪研究,也算是成功了第一步。

  我指着墙角的位置让他看。

  金时看了足足有半个小时。

  “有动的什么东西是吧?”

  “对,几乎是看不到。”

  “那是什么?”

  “如果当时在现场,也许有什么发现,现在看,不知道是什么。”

  “去现场。”

  我就这么的被绕进去了。

  走到半路,我给那拉扎那大爷打电话,他竟然还市里喝酒。

  “那大爷,你过来,一会儿请你吃海鲜大盘。”

  海鲜大盘就是一个大盘子,有半个桌子那么大,摆着二十样海里的东西。

  那拉扎喜欢吃这个,我知道。

  我跟金时说了这个巫师,那拉扎那大爷,金时很高兴,说他请客。

  那大爷来了,这二货,竟然开着拖拉机过来的,我都傻了,所有的人都看着,那拉扎买车,几十万的车,都是小菜,他竟然开着拖拉机,这种拖拉机,现在你想弄都弄不到。

  金时看了我一眼,有点慒了,这什么人呀?

  那大爷让我们上车,我跳上去,金时出跳上去,那大爷有点作死了。

  警察开着车跟上了,让那大爷靠边停车,那大爷“嘎”的一声,速度就上来了,疯了一样,我是吓屁了,金时脸都白了。

  “停车。”

  那拉爷怪叫着,越跑越快。

  到了研究所大楼,停下,警车也在后面停下了。

  那拉扎大笑着,说爽。

  我心想,特么的,警察马上就把你带走。

  我有腿是一个劲儿的哆嗦着。

  警察过来了,金时就迎过去,不知道说了什么,他们上车就走了。

  看来金时还是有力度的。

  金时让门卫开门,然后把拖拉机开进去,关门。

  往里进的时候,就是不停的扫瞄,检查,然后换衣服。

  本来说好是去现场,那大拉这二货就给拉到这儿来了。

  进去,办公室,那拉扎坐下,金时把一张单子递给了那拉扎。

  “你的车我批下来了,自己去办就行了。”

  我一听,特么的,他们早就认识,而且还车什么的,那拉扎开拖拉机玩的竟然是这么一手。

  进到那拉扎手里的钱,想出来一分,都难。

  “马车,你如果来,也可以给你买车。”

  “不必了,既然你们跟那拉扎这个巫师都有联系了,那现场我自然不必去看了,那大爷一个人就搞明白了。”

  我起身要走,那拉扎一下就扯住了我。

  “拖拉机给你还不行?”

  我差点没气吐了。

  “那大爷,您留着给您孙子当玩具吧!”

  “马车,正经事,这次的事情,我真的没有弄明白,巫师也不是万能的主,这次当那爷求你。”

  我得给那拉扎面子,将来我说不定就遇到什么事情,还得求那大爷,从马毛的出现,不知道求了多少回那大爷,我给得给他这脸。

  我们去了现场,一栋别墅,看来这家人是挺有钱的。

  “马车,这个人是我们市最大的开发商,十个楼盘都是他开发的,上景,万豪,帝国,这些。”

  我听到这些名字,知道,这些楼盘都是最豪华的。

  进房间,客厅,就是这个老总失踪的地方。

  其实,做这事,完事,跟我们正常人是一样的,把现场都清除掉,来了也没有什么收获,但是,那个动着的东西,肯定是有什么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