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大爷的,这脾气是吓死我了。

  如果我和郑敏的婚约一到,那后果……

  这是我害怕的,他非得把我绑上,点天灯不可。

  我打开店里,进去坐下,我不怕他再回来,我和郑敏的事情,一定是要谈的。

  我给李卫打电话,打了几个才接。

  “你是不是后悔了?”

  “没有,我找你其它的事。”

  李卫来得真快,和我给的壶有关系,他左手拿着吴经壶,里面已经泡上茶了,不进的就嘴对嘴的来上一口,那茶确实是好茶,满屋子的香气。

  “我和郑敏的婚约能不能持续到我死?”

  “这是命,不可能的。”

  “那我的下一段婚姻是和谁?”

  “那个等着你的人,白丽敏呀?”

  我闭上了眼睛,想到过白丽敏,她确实是一直在等着我。

  “可是,我会死于非命的,我那老丈人,不把我点了,也得把我打残废了。”

  “你死不了,至于残废不残废的不知道,你命数98。”

  我不想活98,遭罪。

  转眼就到了和郑敏的婚约之期了,我不知道怎么说,就出事了。

  郑敏的幼儿园组织活动,去筐子沟去玩,第二天回来。

  没有想到的是,当天晚上,我的手机上发来了图片,郑敏和一个男人抱在一起,接吻。

  我当时把手机摔了,郑敏经历的事情少,被骗了,这很正常,我不怪郑敏,我应该带着她走世界,让她有更多的社会经验。

  我开着灵车去筐子沟了,两个小时下高速,然后进山道,九曲十八弯,灵车车体还大,心里还着急,几次差点没扎到山下去。

  进村子,知道他们住的那个地方。

  半夜了,我站在院子里喊郑敏。

  她出来了,脸都白了。

  “哥,你怎么来了?”

  “郑敏,跟我回家。”

  园长出来了,问我怎么回事,我没说话。

  园里的人都出来了,其中的那个男人,竟然走过来。

  “干什么?”

  我上去就是一个裆脚,那个男人一弯腰,又是一个漆盖顶到他的脸上,男人倒下,我骑上,就是一通大电炮。

  我站起来,那个男人满脸是血,一动不动的。

  园长过来了。

  “你干什么?”

  “滚。”

  我拉着郑敏上车了。

  回家,睡觉,早晨九点多起来。

  郑敏已经坐在沙发上了。

  “哥,对不起,我们离婚吧?我喜欢他。”

  “你会后悔的,那个男人只是骗你。”

  “没有。”

  我知道,这就是劫难,没办法。

  我给老丈人打电话,让他来,他来了。

  我把手机弄好,让他看了一眼图片。

  他愣了很久。

  “噢,那我把女儿带回去了,这里的所有一切都归你了。”

  这货我以为会发疯,可是那郑敏毕竟是他女儿,他疼。

  郑敏走了,我的脑袋就一阵一阵的疼。

  去店里,坐在那儿发呆,这一切来得这么快,瞬间,灰飞烟灭的。

  事情的发展竟然会是这样的,这是我所没有料到的。

  下午,我又去找了那个男人,是园儿幼的司机。

  他看到我,想跑。

  “你过来。”

  这小子没敢跑,过来了。

  “我告诉你,你对郑敏要是不要,我就用灵车把你拉走。”

  我说完,就走了,那小子腿都有哆嗦着,我真特么的后悔,没有弄死他。

  坐在高尔山顶,看着这个城市,穿城而过的河,那高高的楼房,似乎都跟我离得太远了。

  我准备下山的时候,袁冬出现了,从某一个空间出来的,他一直就躲着。

  他出现,吓了我一跳,跟鬼一样。

  “恭喜你,走出了围城。”

  袁冬的意思是告诉我,我的什么事他都知道。

  “袁冬,回头是岸,你不是想积阴德吗?到阴世的桃源之地。”

  t酷匠$q网M正7版J√首F发

  “这个研究成功了,看着是陨了阴德,但是真的成功了,那可是大阴德,就这么一下,我就可以到那下一世的桃源之地。”

  “袁冬,这个不会成功的,陈涛不帮你们,你们成功不了的,一些技术都在陈涛那儿。”

  “这个你不用管,松月你给我,一切都好办,你想要什么,我尽量的满足你,你好我也好。”

  “袁冬,离我远点,我心情不好。”

  袁冬冷笑了一下走了。

  袁家的隐术,李卫跟我说过,其实,是他们家发现了,就我们普通的人,有的人一下就消失了,死无尸活无人,就是这样,找到切入点,是可以的,谁都可以。

  我觉得那是另一种学科上的东西,只是还没有被发现,没有立一个学科去研究罢了。

  极少的人发现了,但是掌握不了,而袁家竟然掌握了。

  回店里,董晶出去了,松月见我回来了,就给我做饭。

  “哥,你离婚了?”

  “嗯,明天办手续去。”

  “噢。”

  松月陪我喝酒,喝多了,她胡说八道的,说什么她嫁给我,给我生一个班的孩子……

  其实,这是不可能的。

  第二天和郑敏办了手续,两个人一直没有话,那个男人开着车,在马路的对面等着,郑敏真的不应该这样做。

  我上灵车,那个男人打了三次火,才打着,那是紧张了。

  去了山海楼,我想看看白丽敏。

  白丽敏正在画画。

  “你应该画一些正常的画儿。”

  白丽敏看了我一眼。

  “我觉得这样的画儿才能穿透人的灵魂,其它的画我,我不喜欢。”

  一个女人,流着眼泪,坐在一个尸骨的旁边,总是这样风格的画儿,真的感觉不太好,看了人心都不太好,是能穿透人的灵魂,但是绝对不会有人买这种画儿的。

  我坐了一会儿就走了。

  回店里,我把和煜的画卷起来,送回去,我不想看到那个女人再转头。

  和煜不要,说送出去的画儿,他是不收回来的。

  我拿到门口就给点上了。

  和煜出来,目瞪口呆的看着。

  那画烧起来的时候,听到有哭声。

  鬼画,和煜和白丽敏同样都画着这些画儿,但是他们是不同的,鬼画藏着邪恶,而白丽敏表现的是人的一种悲伤,彻底的悲伤。

  我坐在店里喝酒,看着那离婚证书,确实是有点意思,自己没有想到,自己还能拿到这个证。

  这和看大学毕业证是不同的感觉。

  警察来了,让我去一趟,说是配合他们的工作,并不是传唤。

  反正闲着没事,我跟警察上了车。

  不是公安局,也不是派出所,而是一个没有挂牌子的地方,十几层的大楼,进门检查相当的严格。

  还换上了衣服。

  进去,三楼办公室,几个人坐在那儿,是一间会议室。

  “这就是马车,你们谈。”

  警察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