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静告诉我,每天半夜,都有一个女孩子,穿着红衣服的女孩子在走廊走来走去的,看到她,就冲她招手。

  丰静告诉那个女孩子长得什么样子,我的汗就流下来了,擦了一下,那个女孩子就是在负二层的那个女孩子,有自愈能力的那个女孩子。

  林然管她叫二号尸。

  她怎么有出来呢?

  “丰静,这几天你请假,不要来医院,什么时候来,我打电话给你,记住没有?”

  丰静脸都白了,点头。

  我去陈涛那儿,他不在办公室,也不在实验室,肯定就是在负二层了,我在陈涛办公室的衣服里,翻到了去负二层的钥匙。

  我坐四号电梯下去,进去的时候,十多个都在,林然也在,他们看到我,都瞪着我不说话。

  陈涛跑过来。

  “你要干什么?”

  陈涛是非常的紧张。

  “找林然。”

  借体的林然过来了,他看着我。

  “我找你谈谈,我们上去,或者是下去。”

  我看着林然。

  我知道,这个林然可以在白天,你不睡着的情况下,也可以进入到你的梦里,但是现在是借体,我不知道他能不能行。

  “也好,我正好也想找你。”

  我们两上电梯,林然接着按负,电梯下行。

  第三层停下,下去,下面竟然是他的办公室,这货色。

  “这是第狱的十八层的第三层吗?”

  “哈哈哈……”

  林然大笑起来。

  “什么十八层,这是真实存在的,盖这栋大楼的时候,就存在了,你绝对不知道,这大楼是日本人盖的,干什么你也应该是知道的,电梯就是到负二层,正常的显示也是第负二层,我无疑中,在一间破旧的房间里,发现了这个大楼的一个平面图,才知道,这里有十八层负层。”

  原来是这样,他就编出来什么地狱十八层,企图不让别人知道,无意中下去的人,也不敢乱说。

  看来这个林然有自己的目的。

  “这些我不管,但是你不应该再做另一个事了,你说二号尸也把命丢了,相顶了,可是你不能再找人来了。”

  “你都知道了?”

  “对,你用二号尸招人,这个不是一个好办法。”

  “我也是没办法,想一个和二号尸年纪一样的,血型一样的,出生年月日也是一样的,还有更多一样的,没有找到,但是发现了一个。”

  “丰静。”

  “对,确实是这样,做一个比较,没有比较,我现在发现,找不到不同点了,看看问题到底出现在了什么地方,或者在丰静身上用一下试试,能不能行。”

  前面的话是迷惑我的,后面的话才是真的,这就是说,林然的试验结果,是有了成效了,准备临床,但是这个临床可是致命的。

  “你不能这样做,如果你坚持,不会有好果子的。”

  “马车,你是一个很奇怪的人,怎么会这样,我不知道,希望你不要阻止我,阻止我就是阻止人类的进步,医学的发展。”

  特么的,这罪名可是够大的了。

  “林然,你可以想其它的办法,比如在动物的身上……”

  “你懂个屁。”

  林然打断了我。

  “我告诉你那字是什么意思,我们就各走各的路,你不要来管我,我也不再打扰你。”

  看来林然对我有某些的了解。

  “你不能碰丰静。”

  “不行,丰静所有的指标都跟二号尸太接近了,几乎达到了一个完美,这个我不能放弃。”

  我没有想到会这样,这也是太可怕了,我不能让他动丰静。

  这件事怎么办?

  “我们没办法谈。”

  我按钮,电梯上到了一楼,我出去,回头看到了林然那阴笑着的脸。

  我回去,给那拉扎打电话,说了事情。

  “魂水就用了吧,没办法了。”

  我也清楚,没有选择了。

  六点半,我给陈涛打电话,他这个时候工作结束。

  陈涛说正在往这儿走的路上。

  我准备点菜,等陈涛,毛艳就进了,把东西放下了。

  “答应你的东西。”

  “那字你看明白了吗?如果没看明白,就算了,拿回去吧。”

  “阴易更讲的是一个信誉。”

  毛艳走了。

  我到是希望他能早点找一个丈夫,这样下去也不是一个办法。

  陈涛进来,我们进后屋。

  “那边怎么样?”

  “不好,林然要把一个护士弄到下面去,就是那个丰静。”

  “这事我已经知道了,你们不能做,那是犯罪,他的结果你们也看到了,他可以借体,可是你们不能,而且他借体的时间也不会太久了,三年五年就到头了。”

  “我知道,这不是来了吗?”

  既然这样,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了,我把魂水拿出来。

  “他每天有喝茶的习惯,分三次,倒进他的茶杯里就可能了。”

  “下毒?”

  我摇头。

  “他十分的小心,就是让我泡茶,他都用一种东西试一下,有没有毒,对谁都不放心,这事都当着我们的面儿做。”

  林然是真的疯了。

  “没事,这东西他测不出来,就是拿最精密的仪器也测试不出来,放心。”

  “什么东西?我当医生这么久就没有听说过。”

  “这个你不用管,他没看到,就没事。”

  我不想跟陈涛说太多,这就看他对我的信任了。

  G看5√正"c版m!章节a上D(酷e匠\网#

  陈涛还是点头了。

  “这事解决了,希望你能正常的去研究那个课题。”

  “这个你放心,我们有很多种方法,但是林然都不接受。”

  剩下的事情就是等着。

  我等了三天,也不敢给陈涛打电话,这种等待比等死还难受。

  陈涛发短信来,告诉我,马上去负二层,短信发来已经是半夜十二点了。

  我开着灵车去的,不知道突然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觉得有必要。

  下负二层,陈涛脸色苍白,林然躺在一张床上,看来陈涛是得手了。

  我看了一眼林然,他突然睁开了眼睛,坐起来,我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冰儿说:

给 杰森斯坦森 大力 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