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进山了,向导带着我不停的走,他知道哪儿有水。

  向导不爱说话,只是告诉我,不一定能找到,魂草有灵性的。

  第四天的,一无所获,我也是真的屁吱吱的了。

  蓝灵突然就伏到我脸上,欢悦起来,这是很少见的。

  “是不是看到了魂草了?”

  蓝灵飘到我眼前,动着。

  “不要走了,坐下休息。”

  休息的时候,我四处的看着,在石壁上,有水流下来,跟小溪水一样。

  我看着,突然,发现缝隙中有开着的花儿。

  我走过去,真的就在缝隙中,看到了魂草,太漂亮了,十三色,花儿不大,十三个花瓣,十三种颜色。

  我小心的弄出来,向导也是目瞪口呆的看着我。向导只看到一次。

  那魂草真太美了。

  “你得马上煮了,只有十几分钟,花就败了,就白摘了。”

  我开始煮魂草,半个小时后,把水倒出来,一小瓶,倒进小瓶子里,就如同没有水一样。

  往走,没有想到,快出山的那天晚上,向导把魂花水偷跑了,把我扔在了山里。

  好歹这货还有良心,在路上给我做了记号,让我出了山。

  我出山就找那拉扎那大爷。

  “那大爷,你的向导偷走了魂花水。”

  那拉扎瞪大眼睛看着我。

  “你真的找到了?”

  我点头。

  “要是我我也偷,而且把你杀了。”

  那拉扎的话,让我冒了一身的冷汗,如果那个向导杀掉我,那是太简单了,他手里永远有一把砍刀,不管什么时候都不离身。

  那拉扎那大爷有点疯的状态。

  嘟嘟囔囔的,在说着,真的找到了,真的找到了……

  “那大爷,你到是给我找那个向导去呀!”

  “小子,魂草水除了我所说的那个,还可以让死人活过来,就是人死不超过三个小时,那魂水喝下去,就还转魂,还有活上五七八年的。”

  我一愣,这货没说,如果说了,我也会防着向导的。

  大爷的,太吓人了。

  p$酷匠网cL正b版62首V+发、d

  那拉扎带我去向导家,向导回家了,又走了,这是避开了。

  给向导打电话,关机了。

  那拉扎就跟向导老婆说。

  “明天早晨,他要是不把那东西拿回来,我那拉扎就把你家的祖坟都刨了。”

  他说完,带着我回去,他坐在院子里,跟得了精神病一样。

  我睡觉,实在是太累了。

  半夜,我醒来,看到那拉扎举着刀,我靠他大爷的。

  我一个高儿跳起来。

  “你想干什么?”

  “我在想,那魂水要是送回来,我是不是得杀掉你?”

  “那大爷,你不能这么玩,你想怎么样?”

  “我留着魂水,我死后,让人给我喝下去,那样我又多能活个五七八年的,多好,多好。”

  你特么的好了,我完了。

  那拉扎那么确到桌子上。

  “小子,你命真好,我是巫师,我是邪恶,但是我也不会杀人的,唉……”

  这个那拉扎做事让人感觉到害怕。

  我不敢再睡了,一直到天亮,那向导能把魂水送回来吗?

  看那拉扎是信心十足。

  真是没有想到,向导把魂水送回来了。

  “那大爷,你管这闲事干什么?”

  “滚。”

  这个向导怕那拉扎,这个可以看出来。

  我拿着魂水就走。

  “放心,我不会害你的,不过你小心点,防着点别人。”

  我回到店里,这汗就下来了,后怕,差点没把命丢了。

  我开始琢磨着,这魂水可以让死去的人,再活过来,多活个五七八年的,那么给林然喝了,他就会还体,死掉,那是怕阳间的某一东西,正好是相反,阴阳相反。

  这么用了,是不是可惜了?

  这到是让我犹豫了,可是那些字总是在我脑海里转着,时不时的就跳出来,让我心里难受。

  这现我先放在一边,等我完全的心静下来,再做决定。

  魂水拿回家,锁到了保险柜里,这保险柜是老丈人给弄来的,用特么的吊车给干进来的,这二货,以为我有多少钱,多少金子。

  郑敏还是发现了灵车。

  她看到车库里的灵车,吓得大叫一声。

  我不得不告诉她实话,所有的,她听完,目瞪口呆的看着我。

  其实,她慢慢也会接受的,就像我刚开始的时候一样。

  第二天毛艳给我打电话,让我去流浪者。

  我过去,毛艳拿出来林然的梦的笔记,指着那空白的地方问我,这些字是什么?

  “这东西怎么会在你的手里?”

  “我没有不能弄到的东西,告诉这些字是什么字?”

  “毛艳,我可以告诉你,也可以不告诉你。”

  “当然,你可以这样做,我们可以做一笔交易,我需要这些字。”

  “算了,给你你也弄不明白。”

  “那可不一定。”

  人都这样,觉得自己比别人强,事实上,谁也不比谁多什么。

  “拿什么来换?”

  “阴易的东西,那东西我一直放在北墓,得晚上去取,值个十万八万的没问题。”

  “是什么?”

  “到时候就知道了。”

  我想,给你也没屁用,不给她,她还要折腾你,毛艳就有这种坚持的精神,开灵车的时候,并不是那么一帆风顺的,遇到了很多的事情,但是她还是坚持下来开灵车。

  我把手机里的图片发过去。

  “全部的。”

  我起身走了,去店里,这阴易店里,他们有的买阴易的东西是积阴德,有的则是从里面赚钱,反正各有自己的目的。

  陈涛来了,脸上粘着一块胶布。

  “怎么了?”

  “林然给我拿刀划的,告诉我要听话,如果不听话,下次划的就是我有脖子。”

  我没有想到,这林然竟然会这样,下手这么狠,他大概也是担心,最后的桃子被陈涛给吃了,那么他就是白忙一场。

  我还是在犹豫着,用不用那魂水。

  陈涛走后,丰静给我打电话来。

  “哥,你能来医院吗?”

  我去医院,在走廊,丰静就叫住了我。

  她把我拉进一个房间,把门反锁上。

  丰静的话让我一下就靠到了墙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