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拉扎那拉大答应我,明天来,去找林然。

  那拉扎晚上五点多来的,满面红光,精神头十足,一看就知道是吃了犹肉的原因,看来这犹肉修体是真的厉害,那拉扎总是弄这阴事,是损伤身体的。

  那拉扎告诉我,这次他找林然,容易出问题,因为林然知道得太多,尤其是关于梦的,他不甘心,心里有念,重念不死,他要想办法出来,不管怎么是在他的梦里,还是怎么样,那绝对是一件麻烦的事情。

  如果这样说,林然是不配合的,既然不配合,那么问了,林然也不会说的。

  既然,既然这样,冒这个险就没有意思了,再把林然的阴世之身给弄回来,那就是操蛋的事情了。

  我把我的担心跟那大爷说了,他说他也是考虑了,但是他有办法,放心。

  其实,我根本就不放心,巫师邪恶,如果有事,真的敢跑,巫师知道利和害,有害避,有利趋,这很正常,人的本性所然。

  那拉扎肯定也是有他的目的,单纯为我冒这个险,他是不会做的,一般巫师做事都会一箭双雕,甚至是三雕,巫师的脑袋就长成这样,思考问题的一种方式。

  那拉扎是在半夜才过阴的,看出来,他也是有所犹豫。

  我一直守着,天亮才,如果他自己醒不过来,就要摇醒他。

  那拉扎这样做,对我还是信任的,如果他醒不过来,我不摇,他就不一定什么时候能出来了,甚至说,有可能就永远的出不来了。

  那拉扎天亮的时候,自己醒过来的。

  他起来,就躺到床上。

  “我休息一会儿,你先出去。”

  那拉扎累了,每次过阴的时候都会这样。

  那拉扎九点多从房间出来,我已经给弄好吃的了。

  他吃着喝着。

  “那大爷,怎么样?”

  “林然是见到的,跟我们想得差不多,谈条件,他要以阴而阳,他说要完成他没有完成的事情。”

  “什么条件?”

  那拉扎抬头瞪了我一眼。

  “就是以阴而阳,活在阳世,实体的方式,这个可是麻烦,他被火化了,那么要借体还阳,这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那就算了,让他自己折腾去。”

  “是呀,我们不可以去害一个人,虽然我是巫师,不知道谁要倒霉了,借了谁的人体。”

  “他能做到吗?”

  “当然,是要等机会的,我不做,会有其它人做的,阴易的人也多,这个可以赚到大钱,林然有一笔存款,得有百万之多,他可以把这些钱拿出来,借身回阳。”

  “这是违背了规律的。”

  “当然,但是借体还阳的,也不是没有,只是他不说,你不知道,当然,你不知道,我知道。”

  那拉扎吃完喝完,就走了,看来这件事我得小心,林然恨着我,如果真的借体还阳了,还不来收拾我?

  我真的没有想到,出事了。

  那天,中午,我坐在店里的时候,一个男人进来了,坐在我对面,冲着我笑。

  笑得我直毛愣,这个男人我不认识。

  在阴店里,总是会遇到稀奇古怪的人,他们有着怎么样的能力不知道,反正让我感觉不安,紧张,害怕。

  对于阴店,我也是一直就容不进去,似乎这并不是我要做的事情。

  这个男人要了酒,一些干果,坐在那儿喝,不时的看我一眼,冲我笑一下。

  有病?我出去转了一圈,进了王天玉的店。

  我说那个人,王天玉过去看了一眼,回来。

  “马车,你要倒霉了,那个人专门找你来的。”

  “是呀,不找我也不到我店里去了,是什么人?”

  “这个……”

  王天玉看了一眼站在旁边听着的董晶。

  董晶也看明白了,转身到其它的地方去了。

  最/o新:章节J上W酷@匠E网Wn

  王天玉小声说。

  “借体阴世人。”

  我差点没跪下。

  “你怎么看出来的?”

  “这个自然有我的办法,只是你不往这行使劲儿,很多事情你并不知道,借体阴世人,有,我见过一次,他们从阴世带东西过来,做阴易,这是绝对赚钱的事情。”

  “还有呢?”

  “噢,他们也可以得到在阴世人的一些信息,带过来,卖掉,当然,我们阴店是中间人,他们不会跟阴世有阳世人的亲人见面的。”

  我想到林然,他能这么快吗?

  我回去,这个人已经走了。

  王天玉告诉我,跟着这个人,最终会看出来,这个人会是谁。

  我是想知道,看来这件事很麻烦。

  我马上去了医院,如果是林然借体了,他最关心的就是研究的医学的事情。

  我坐在陈涛的试验室里,十个人在忙着。

  “有进展吗?”

  陈涛摇头,他告诉我,也许那些字就是关于这个的一个研究成果。

  “你老师林然不是有医学研究报告吗?”

  “有一些数据我老师是不会说出去的,只有自己知道,他弄了那样的文字,就是不想告诉其它的人,他要拿到诺贝尔医学奖,自己。”

  我也是听出来了,林然拿奖也是自己,不会让别人窃到他的成果的,尽管是一个团队在研究着。

  我出来,去看丰静。

  丰静看到我,就跑过来,笑着拉着我的手。

  “怎么样?”

  “挺好的。”

  我无意中,看到了在我店里的那个人,借体的人,就在走廊的尽头,一闪而过。

  如果这个人在医院出现,肯定就是林然借体。

  我跑过去,人没有了,跑到陈涛的实验室。

  “陈涛,马上回办公室。”

  陈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到了办公室,我就躲在了门后,告诉他,不要说话,有一个人会来找你的。

  果然,几分钟后,有敲门的声音,我的心狂跳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